番外大唐:79(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文龙你回来啦。怎么喝的这么多?”解文龙的外室见状,连忙迎了过去,用手扶住解文龙的身体,埋怨道。

“今天高兴,所以和朋友多喝了两杯。”解文龙也顺势把一些力量压在了女人身上,一边顺着对方的力量朝屋中移动,一边笑呵呵的说道。

“什么事这么高兴?”女人表示疑惑道。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事情吗?”

“什么?”

“蜀锦生意的事。”

“记得,怎么了?”

“刘长青那个家伙同意了,愿意我入股到他的商会里。以后啊,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也能有大笔的银子入账,你说我能不高兴吗?”解文龙得意道。

“真的?”女人惊喜道。

“自然是真的,难道他刘长青还敢骗我不成?”解文龙傲然道。

作为蜀地实际上的掌控者解晖的独子,他确实有这个自傲的资本。

哪怕,这是因为他父亲的威势。

但这些迟早也会是自己的,所以现在就利用起来又有什么问题?

“那你先在床上躺会,我去弄些醒酒汤给你喝。”这时,女人将解文龙推到了床上,直起身,扭身朝屋外走了出去。

……

“夫人,真的不用小的上手吗?”片刻后,厨房内,负责照顾女人伙食的厨娘看着在灶台前忙碌的女人,一脸迟疑的询问道。

“不用了,王妈妈,我自己来就好。”女人摇头道。

“那夫人你小心,我就在旁边,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尽管叫我。”王妈妈道。

“我知道了,王妈妈。”

随后女人再不理会旁人,安心的帮解文龙堡起了醒酒汤。

也不复杂,除了正常的葱姜蒜等调味料外,主料不过是橘子皮——也可以用陈皮代替,反正都是一个东西,只是一个是鲜货,一个是晒干后的状态,然后再加上些白术、茯苓、肉豆蔻、莲子、桂花,慢炖上一到两个小时,所谓的醒酒汤就算是制作完了。

然后女人将汤舀入碗中,再用一个木头托盘托住,女人就端着这碗新鲜出炉的醒酒汤朝卧室走了回去。

不过却在即将进门的时候再次停了下来,并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龙眼大小的丹丸,放进了醒酒汤中。

随之整个丹丸消失不见,连一点痕迹都不再存在,但独特的浓郁香气却是突兀的从醒酒汤中散发了出来。

知道这应该是丹丸药效起效的女人不再迟疑,上前打开房门,端着醒酒汤进入了房间中,来到了此时已经因为酒意睡了过去的解文龙的身旁。

“文龙,文龙,起来先把这碗汤喝了再睡。”女人先将醒酒汤放到床榻旁边不远的桌子上,回到床边,一边用手轻轻推动着解文龙的身体,一边呼唤道。

“别吵,没看到老子在睡觉吗。”解文龙一脸不耐烦的挥手道。

“文龙,是我,文秀,快起来,把醒酒汤喝了再睡。”女人也不怪他,只是继续推着他的身子催促道。

似乎是她的名字起了作用,解文龙皱着眉头,迷迷糊糊的清醒了一些。

但却也没全清醒,可以说是处在半梦半醒间,然后女人将醒酒汤端了过来,递到解文龙的嘴边道:“文龙,来,把汤喝了……”

解文龙像是迷糊的傻子一样,在女人的服侍下,将参了东西的醒酒汤给喝了下去。

而后解文龙再次躺回到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女人没有办法,只得先把空碗放到一边,这才出去叫来了解文龙买回来服侍她的婢女,让婢女和她一起动手,帮解文龙脱去了身上的衣服。

之后动手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翻身上了床。

却又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解文龙猛的睁开眼睛,上手将女人给推倒在了床上。

“文龙?”女人奇怪道。

解文龙不做回答,而是如同失去了理智的野兽一般,凭借本能的行动起来。

“文龙,文龙,你怎么了文龙,你不要吓我啊!”

……

“看来你们两个昨天玩得很疯啊。”上午的时候,兰斯再次以穿墙术的方式来到了宋玉华的卧室内,看着双双抱在一起躺在床榻上安睡的两人轻笑道。

“大师,你进来怎么也不提前招呼一声。”见状,宋玉华立马拉过一旁的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有些嗔怒的朝兰斯埋怨道。

“招呼?你难道就不怕我打招呼的时候被外人看到吗?那样的话,你到时可就真的说不清楚了呢。”兰斯没有丝毫愧疚的轻笑道。

傅君卓随之坐起身,毫不在意的当着兰斯的面穿着起了自己的衣服。

宋玉华默然,这才想起,兰斯的到来是秘密进行的,除了她之外,整个解府中根本没第二个人知道,他要真像普通访客那样叫侍女通传什么的,那她还真就是黄泥糊裤裆,不是那什么也是什么了。

“那大师你能先出去一下吧?我要穿衣服。”宋玉华退而求其次道。

“你可以像君卓一样,我不会介意的。”兰斯笑道。

“可我介意。”宋玉华瞪着他喝道。

“好吧。”兰斯摇了摇头,转过了身躯。

“你可以穿了。”

“你能先出去一下吗?”宋玉华不相信兰斯的品性,强调道。

“真拿你没办法。”兰斯无奈,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空气中。

“大师?大师?”宋玉华试探着叫道。

“别叫了,他要是真想偷看的话,你就算是防备的再严也没有用。”已经穿好了衣服的傅君卓淡定道。

宋玉华闻言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便也没在迟疑,也从被窝中爬了起来,抓过散落在床榻还有地面上的衣服,穿戴起来……

当然,这些都只是暂时的,等之后她就会找别的干净衣服换上,而不是把这些已经‘脏’了的衣服再穿上来。

“大师,我们好了,你可以回来了。”这时,重新换好了干净衣服的宋玉华朝虚空喊道。

而后下一刻,兰斯的身影就不出意外的浮现了出来。

果然如同傅君卓所说,他要是真想做坏事的话,自己真的防御不了。

“不知大师昨天在哪休息的,休息的可好?”宋玉华不想让自己陷入烦恼,便转移话题的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