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生命不能承受之痛2(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当黄文达再醒来,衙门已经派人收了他爹的尸体,掌柜的带他去衙门认领尸体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了。

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愿意开口,不愿意搭理别人。

掌柜的担心他因此病倒,可是黄文达吃喝一样不落,到现在他依旧清楚记得,结局,账本,孟翁的书信,虽然那不能算是账本,其实那就是两个人打算好的,在上面把需要什么,都给算了写上而已。

这三样东西,是他借口去衙门再看一眼尸体的时候,偷出来的。

书信,他就看过一遍,那个年纪,本来就不懂事,再加上刚死了爹,他能看明白什么?

只觉得字里行间,都写着孟翁抛下他爹的那种无情。

也因为如此,从小在心里就祸根深种。

他发誓,一定要孟家全家老少,不得好死!

现在想想,黄文达只觉得自己蠢,那封孟翁留下的信,他没看过第二遍。

甚至从来都没有仔细去想,为什么钱庄忽然翻脸不认人。

不过,在孟晓晚而言,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心里是不能够理解的。

“你想说什么?还有遗言?”

黄文达再度抹了一把雨水,好让自己的视线不被阻挡。

他看着孟晓晚说道:“其实你不杀我,我也活不了,我吃了聚灵丹,灵魂都被连在一起,最多半年,肯定耗尽元阳而死。”

“与我无关。”孟晓晚沉声回答。

黄文达摇头:“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天你清醒了,不必自责,你没害我,你只是帮我提前解脱。”

孟晓晚皱紧了眉头:“你到底在演什么?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只觉得自己太蠢!”黄文达告诉她。“我长大的这些岁月中,我能够平心静气的日子,屈指可数。”

“但因为想做生意,南来北往地跑,你孟家什么时候回到冷家沟的,我都不知道。”

“直至做了捕头之后,某一天突然看见孟家钱庄……”

“可是,一切都是我的臆想,还有黑魔的利用!对不起了,孟小姐。”

言及此,黄文达突然爬起来,跪在地上,冲她磕了一个头。

孟晓晚连连摇头,后退了两步。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前后不一,就算想明白了,能这么快吗?”

“此前还在我家想害我父亲,一转头,你就想明白了?”

黄文达微微抬头:“有时候,很多事情真的只在一念之间,动手吧!”

“对了……”

咔嚓!

孟晓晚没给他这个机会,抬手就是一刀,从脖子上劈过!

血和着雨水,一起溅在她的裙摆上,孟晓晚大口大口喘着气,她想不明白,也没办法说服自己放过这个人!

“我就知道,你有问题!”

杀和不杀,在这一刻,已经不再是问题。孟晓晚宁愿相信他最后是看时机成熟,想抛出阴谋。

“大概,他想求你放过他弟弟吧,毕竟这世界上,就剩黄耀武这一个黄家人了。”

“谁!”孟晓晚循声看去!

巷口的位置,一个黑色长袍的男子依靠在墙上,缓缓地摘下头上的斗笠。

“青竹?”孟晓晚说着,就抬起了刀。“你说,你到底是谁?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

但这一抬刀,她不免顺着看过去,那巷子里,横七竖八躺着四五个捕快!

那些……也都是她杀的。

“你觉得我是谁?”青竹反问。

孟晓晚想了想,才说道:“魔尊,伏天?”

“你说是就是,说不是,也不是!”青竹扔掉了斗笠,走近看了看黄文达的尸体。

“不错,出手干脆利落,有点你当年找我的时候的风范了!”

“当年……”孟晓晚突然想明白过来,前面的剧情发生改变!当年,也和书中不同。

“你指的是虚浮山大战之前?”

青竹笑着点了点头:“终于想起来了?孟小姐!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很诚信,你要我联合魔族,届时凤凰双剑归他们,长明门归你。”

“我问你,交易还算数吗?”

孟晓晚顿时失去底气,再度后退了两步,脚下还有些趔趄。

“我还真是个恶毒女配。”

青竹只是问她:“回答我,孟晓晚,交易还算数吗?”

“这么说,你真的是魔尊?”孟晓晚问。

青竹摇头:“这个,就留给你自己去猜了,只是,我想不明白一件事,出卖同门都能那样果敢,现在,你在愧疚什么……”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内心。

“这里,是不是很难受?”

“别听他的!”突然,又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厉声喝道。

孟晓晚跟个惊弓之鸟一样,四处去看。

“又是谁?”

“姑娘,许久不见。”人,在身后,缓缓踱步而来。“当年的一饭之恩,送衣之恩,老朽还铭记于心呢。”

孟晓晚仿佛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跑向了他:“冲虚道长,你是冲虚道长!求求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

“唉,你果然变了。”青竹又来了这么一句。

冲虚道长没管他,只是伸手很是慈爱地摸了摸孟晓晚的头:“孩子,一时的迷茫不代表你就是该是这般活法,但是放弃思考,你就一定不可能好过。”

孟晓晚抬起头来,身子在颤抖,泪花在被一颗颗雨珠击溃。

“可是我……我杀了好多人,我……”

冲虚道长伸出食指,轻轻戳在她的眉心上:“孩子,这事不怪你,有些东西,你不努力,是摆脱不了的。”

“好好想想你的初心,为何你会到此,想想就明白了。”

“我……”孟晓晚一时语塞,自己来这里,不是想彻底斩断这件破事吗?

可再看冲虚道长,他面带微笑,眼神中写满了对她的信任。

那必定不是问这个!

孟晓晚反应过来,为什么来这里?难道是问自己为什么到了这个世界?

好像也没毛病,冲虚道长早就挑明了他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我为什么到这里……”

孟晓晚逐渐陷入了沉思,脑海中的浑浊也逐步退去,那天的画面渐渐放大。

那个炎热的下午,她离开了出租屋,去干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了,可是,走过红绿灯,那条金毛犬在斑马线上来回跑,似乎在找谁的愚蠢身影,她始终记得。

“我……”

孟晓晚好像明白了什么,她父母没什么功夫管她,一个人,总是需要些陪伴,猫猫狗狗什么的,对她而言,有特殊的感情。

所以,她也和那条金毛犬一样愚蠢。

为了带走它,不惜跑回去,跑就跑吧,不少司机故意让路,她却心慌不已,是怎么后退,怎么被货车撞上了,记忆有些模糊。

可是,真的好蠢,明明是做好事,却被自己搞砸了,赔上性命不说,那条狗也不知道到底活下来没有。

“想起来了?”冲虚道长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现实。

孟晓晚依旧很是茫然地点了点头。

“孩子,你是那个救狗的孟晓晚,虽然蠢了点,但你不是这个挥刀的屠夫……”

冲虚道长说着,在她要回答之际,笑意盈盈地再度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孟晓晚下意识地乖巧低头,只是这么一当儿,温暖的手掌如清风般消散,再抬头,冲虚道长不见了踪迹。

“听半天也听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青竹忽然开口。“总之,在你有准确的答案之前,交易依旧作数,再会!”

言讫,青竹一挥手,化作一团黑气消散在眼前。

站在雨中的孟晓晚,眼神逐渐清澈起来。

她看了看手里的刀。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躁了?”

“我不是她?”

“难道……我是受原文中孟晓晚的影响?”

【宿主,你总算明白了,系统替你捏了一把汗。】

【你代替了她,可是,她没有完全消失,她无处不在,当你因为冲动失去所有理智之际,她就会出现。】

【最终任务没那么好完成,因为这个世界有自己原本的方向,原本的孟晓晚,是这个世界给你安排的最大的敌人。】

孟晓晚哭笑不得,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

“哈!”

【任务很重,但不是难以完成的,当宿主你自己的心完全定下来,原本的孟晓晚才能完全消失。】

孟晓晚忍不住问:“我也是个成年人了,算上在这边活的岁月,都快老了,我的心不定?我能迷茫什么?”

【宿主,上一世,你不过做了一个时辰的孟晓晚而已,轮回后,我封锁你小时候的记忆,等你在全新的环境中苏醒,你的眼前,难道不是只多了你最渴望的那些吗?】

【幸福的环境,容易让你忘记了你原本的不安和迷茫,很抱歉,系统没办法让你一直活在这个环境中。】

【当一切打破,你的那些不安,恐慌,迷茫全都钻出来,你很容易逃避,不是吗?】

孟晓晚蹲了下来,她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系统给说教了。

是哦,逃避,不逃避的话,毕业了,她干嘛自己出去一个人租房子住,养了猫,养了狗,假装不用面对那些。

假装,等她找了工作,跟所有人一样,进入人生的循环中,一切,都会好。

“好无聊……”

【啊?宿主,你在说什么?】

孟晓晚抬起头来,让冰冷的雨水好好在她脸上胡乱地拍拍。

“我在说,现世,我的人生规划,好无聊……”

“大概那时候我做完了人生任务,会更无聊地等死吧。”

【所以,宿主明白了吗?你来这个世界,不是系统在选择你,是你选择了系统。】

孟晓晚自嘲般地笑了起来,也点了点头。

她松开了刀,双手将头发往后捋,将脸上的雨水抹掉,起身离去,手一招,刀自己飞了过来。

“走吧。”

【去哪儿?】

“我总不能全部都怪原文的孟晓晚吧?也有自己的原因,既然犯错了,就去想办法弥补。”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