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五章 庞大的靠山!(1 / 1)

超能仙医 肉丸 1169 字 22天前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丰臣平正的效率,让唐锐颇有些惊喜。

只是,丰臣平正的口吻并不兴奋,相反还有几分凝重。

“看样子,这线索挺烫手啊。”

读出丰臣平正的潜台词,唐锐轻声开了句玩笑。

丰臣平正顿了顿,方才开口。

“锐哥,是这样的,整座神州的钩吻藤,都来自于一座叫做天尘庵的地方。”

“它地处神州西域,看似只是一座寻寻常常的尼姑庵,但实际上,它的实力极其强大,仅是一品高手,就有十余人之多。”

“而钩吻藤,是天尘庵最大的秘密,所以她们对自己的客户名单,也是格外保密,我派人多次调查,也只知道,除了寺庙主持,再无第二人知道那份名单。”

唐锐微微皱眉,比他想象中,这个所谓天尘寺的确过于棘手,至少已经是超出了气象组能在神州动用的能力范围。

“而且,还有最麻烦的一点。”

丰臣平正突然发出一声苦笑,“除了天尘寺本身的实力,他们还有一座庞大的靠山,足以庇护她们不受任何势力的威胁。”

“什么靠山?”

“镇守西域的白虎战王,从军前曾是天尘庵弟子。”

听到这,唐锐眉峰顷刻绷紧。

白虎营,安如是。

四方神军中唯一的女战王,虽说未入巅峰,但修为深不可测,是当世少有几位能被称作准巅峰的存在。

甚至,由于是女性武者的缘故,经常有人把她和武协的楚观音相互比较,更给出了“武有楚观音,军有安如是”的评价,可见其地位之高。

有这样的背景靠山,难怪让丰臣平正如此头疼!

“可不可以请陈战王帮帮忙?”

等唐锐结束通话,林若雪小声提醒,“他们同属四方神军,应该还是能说上话的。”

唐锐却是摇摇头:“只有主持才知道名单,一旦发生变故,名单可能就石沉大海,再难找到其他的线索了。”

“弟弟,那你的意思是……”

钟意浓意识到什么,试探开口,“亲自动身,去天尘庵拿出名单?”

“这是最保险的办法了。”

唐锐眯起眼睛。

狭冷的目光透过窗外,望向西方。

除了调查钩吻藤,天尘庵所在的位置,亦是让他决定要跑一趟的原因。

西域。

凤凰会,唐门都在那里,还有原定要参与合作的上杉家族,这很难不让唐锐怀疑,此事真正的主导者,其实是黑羽林。

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这次西域之行都是不得不去了。

片刻,詹姆斯二人已经在叶小器的安排下离开,唐锐也就带着女孩们返回客厅。

叶小器率先开口:“锐哥,我会把詹姆斯二人暂时安排在叶家,时刻向他们问询有关凤凰会的情报。”

“好。”

唐锐点头道,“有关虫潮和坟冢的那一部分,可以再详细问一问。”

叶小器不禁听的一怔。

其他人也都露出微愕之色。

他们记得,詹姆斯说的并非虫潮,而是黑潮。

以他们对唐锐的了解,这显然不会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口误。

宋仲阳认真问道:“会长,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竟会引发那样离奇的伤势。”

“虫潮,准确来说,是由噬灵虫组成的一种黑色潮汐。”

“这种怪虫体积很小,即使是成虫,也只有毛发般纤细,它们平日里以灵气为食,也就导致它们分泌的毒液具有极高的致命性,而且它在蛰咬皮肤以后,它会迅速融化,成为脓液。”

“这也就是为什么凤凰会成员找不到怪伤的原因,只是我也很好奇,噬灵虫已经消失了数百年,除了一些鬼怪志异,几乎没有哪本典籍记录有这种怪虫的存在,竟然在一座坟冢中,又出现了它们的身影。”

听完唐锐的解释,宋仲阳震惊许久都难以回神。

不止被噬灵虫的毒性震慑,更因为唐锐的话,而让他认识到自己的见识,是有多么匮乏而空白。

对于消失数百年的毒虫,都是如此信手拈来,唐锐的学识,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浩瀚啊!

“我知道了,一旦有什么新消息,我立刻就通知你。”

默默把这些记忆下来,叶小器的目光,突然落在钟意浓脸上。

她的神色犹疑,似有什么话要说。

叶小器立即意会,对宋仲阳说道:“宋老,您也随我回叶家吧,万一那个琳达伤势反复,您也好及时出手。”

“这……”

宋仲阳老脸一红。

他根本连那几针的医理还没弄懂,若是遇到叶小器所说的这种情况,他也是两眼一抹黑啊。

看出宋仲阳的尴尬,唐锐笑了笑说道:“那一式针法,可解数十种剧毒,若旧伤复发,便照着葫芦画瓢就是了。”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宋仲阳这才长出一口气离开。

而后,唐锐视线落在钟意浓身上,轻声道:“姐,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我知道,我劝不了你,也并不想劝你什么。”

钟意浓的口吻很是认真,“但我想要你知道,你也劝不了我。”

唐锐先是一怔,随即便猜到了什么:“姐,难道你……”

“这次西域之行,我要和你一起去。”

“意浓,还有你唐锐,你们不要太冲动了。”

林若雪立即给出反对意见,“也许还有别的办法调查天尘庵,只要我们从长计议一下……”

“若雪,这恐怕是唯一的办法。”

钟意浓苦笑一声,“其实你也明白吧,弟弟他踏足西域,为的不止是那份名单,还有那座坟冢里的东西。”

这一刻,客厅内气氛骤降到极点。

黎瓶儿第一个打破沉默:“那怎么行,万一遇到噬灵虫潮,不就危险了吗!”

“瓶儿,我既能说出噬灵虫的来历,自然就有办法对付它。”

唐锐苦笑一声,有些头疼的看向钟意浓,“但话说回来了,此行确实凶多吉少,姐你还是……”

“还记得我被岳家所害时,修炼的那部《无欢功》吗?”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唐锐脸色蓦然沉了下来。

《无欢功》他自然记得,只有真正魅骨天成的武者才能修炼,而一旦修行,就会沦为异性武者的绝佳鼎炉,以自身真气,供养对方,直到对方修为大成,方为结束。

作为代价,《无欢功》的修行者,从此沦为石女,再也不能人事。

而无人知道的是,这所谓石女,还有一个副作用。

石女的血液,极易受到毒虫毒物的欢喜,一旦相遇,便会沦为它们的活靶子。

换言之,钟意浓是想先与唐锐人事,再献祭自己,引开虫潮,助唐锐进入坟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