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满院妖魔(1 / 1)

夫人请现形 药石可医 1181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慕府。

清静的新婚院子中,柳树摇晃树枝,池塘泛着微微的涟漪。

小白牛站在练功房不远处,浑身都感觉不舒服。

夜晚的余光皎洁,地面上洒下白霜,四月的春风吹在身上很是柔和,但它却是浑身颤抖。

“呼呼呼呼!”

忽然,风声骤急,小白牛脸色剧变,看向那女子所在的屋子中,额头冒出冷汗。

“又来了!”

紧跟着,就在下一秒,一道黑影从远处几个起跃,来到了女子所在的院子外面。

“嘶嘶嘶!”

嘶鸣声不断,月光下映照出一道细长,长着许多触角的影子。

妖!

而且是实力不俗的妖怪,哪怕隔着老远,小白牛也在瑟瑟发抖,这是一只已经迈入筑基期的妖物。

那妖物身影隐藏在夜色中,隐约只能看到一双竖瞳,冰冷而又阴森,所踏过地方,气温都降低了好几度。

仰天嘶鸣一声后,妖物闻着屋中的气味,露出舒爽以及满足的表情,双眼中更是闪烁出了贪婪,渴望。

然而,就在下一秒。

“吱呀!”

房门忽然大开,一只粗壮,布满鳞片的爪子,从里面奔袭而出,只是瞬间变一把抓住了其头颅。

“嘶嘶嘶嘶!!”

妖物剧烈挣扎着,面色倏然大变,变得惊恐,害怕。

“噗!”

轻微的声音传出,那布满鳞片,足有人类半个躯体大小的爪子,直接掐爆了妖物的头颅。

随后,爪子一收,连带着妖物的尸体被拖入了房屋中。

“咔擦咔擦!”

半晌,咀嚼的声音从屋中传出。

小白牛四肢发颤,汗毛倒竖,看着远处房屋,快要吓尿了。

那房屋烛火的倒影中,能够隐隐看到柔弱女子正在细嚼慢咽吃东西的影子。

“哞~~~”

弱弱的低吟一声,小白牛瘫倒在地,收回双眼,又是看向练功房方向。

这幅情景,已经是他这一个月里,不知第几次看到了。

外表温柔,美丽的夫人,却是一个生吃妖魔的恐怖存在。更匪夷所思的是,这诺大的慕府中,竟然无一人察觉到这处新婚院落的异常。

那些妖物实力都要远高于他,但来的快,死的也快,上到筑基后期,下到炼气,通通沦为了那女人的食物。

“就连这柳树,都是妖!”

小白牛快麻木了。

明明是永宁城四大世家之一,这处院落中,却遍布妖魔。

整个冷清的新婚院子,除了自己那位主人之外,没有一个是人。更匪夷所思的是,自己这主人还活着,甚至还活蹦乱跳,很是欢快。

说起来这主人还真是什么也不知道,这一个月内,一直在闭关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十分自在。

那位妖魔夫人,则是每隔日几都要进食几只妖物,唯有自己,担惊受怕,瑟瑟发抖。

生怕哪一日,新婚房内伸出一只爪子,将自己拉进去,做成一盘牛肉。

练功房内。

慕长安此时正在冲击,在普遍意义上,人类所不存在的炼气十一层。

悟性篇开启后,他曾悟道《鬼谷玄功》,不仅将此功法完善,甚至硬生生推到了第十三层。

前十层,依靠武圣资质加上开挂,他修炼的飞速,短短时间便达到了。当然,这一方面,也是依赖于十八年来的积累,厚积薄发,所以进境神速。

但之后,却需要一步步脚踏实地的来。

毕竟,悟性开挂更多的是在领悟天地道理,参悟玄妙法诀上展现出威力,对修炼并无太大增幅。

想要修炼神速,修行更高深的法诀神通,更多的得依靠资质,根骨以及资源。

洒落在地的血玉,已经大多变为了粉末。剩余的几颗,仍在为他提供着大量的灵气。

体内的真气,此时已经如一条条江河,奔涌不断,在经脉之中动如虬龙,运转时甚至有龙吟之声。

“只差一步!”

“突破十一层!”

慕长安心中鼓着劲,他希望自己的修为能在最短时间内,得到长进。

这不仅仅是因为近端时间以来,有人说自己那夫人是妖,来自不知名地方的窥测,更有十八年来,无法修炼的压抑。

他想要争一口气,将这十八年来失去的岁月,无法修炼所欠缺的进境追赶上去。

一指戳爆画皮妖,一剑战胜林露禅,这不算什么。

他想要的是,一举突破筑基期,奠定漫漫长生路的第一步!

筑基境的修行者,已是极其强大的存在,论官职,可镇压一城之安宁,在府城之地,那都是重要的大人物。

在世家,则可担任世家之主,供奉长老一职,享有无上的地位,以及源源不断的修炼资源。

论手段,亦可走出府城,前往深山,面对凶残狰狞的妖物,与之厮杀,拥有自保之力。

时间流逝,慕长安身周的血玉越来越少,当距离十一层只有一步之遥时,最后一颗血玉啪的一声破碎为粉末。

“灵石还是不够!”

无奈的睁开双眼,摇头叹着。

“如果没有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看破青铜棋盘,应当足够我踏入十一层炼气境!”

“但掌握那一式神通,却也很值!”

慕长安面上露出笑容。

他能感觉的出来,那残破棋盘上的一式神通,非常强大,甚至超越了境界的桎梏,是关于一种道的阐述,威力强大。

悟性超强之人,境界都无法束缚,哪怕身无修为,亦可展现出攻伐之力。

“也只是凭借风灵月影,方才能悟出,否则,即便是以武圣的悟性,竟然也无法真正触及!”

慕长安轻叹。

由此也可见,这棋盘的起步之高,有多么恐怖。但是,这样的神通,却也力量非凡。

缓缓站起身,全身真气鼓动,霎时间如江流奔涌,透体而出,一圈无形之风,震散衣袍上的灰尘。

全身骨关节,肌肉组织,更是在此刻发出虎啸龙吟般的低沉之声,震荡着空气。

“炼气十层,普通人意义上的圆满之境!”

“很强大!”

“我完全可以依靠此境,吞下筑基丹,备好材料,准备踏入筑基境!”

“但我更好奇,传说中的炼气极境,又是怎样一番风采!”

慕长安眸子闪烁,光芒璀璨。

炼气极境,即便是转世武圣,也未曾达到的境界,也是修行者,最难达成的其中一境。

一步跨出,人已经到了门前,身形之轻巧,力量之增强与掌控,远超之前。

“吱呀!”

慕长安推开房门,便看到了,趴在远处的小白牛,瞪大眼正看向他。

后者听到房门声,激动的猛地起身。

“哞哞哞哞!”

竟是叫个不停,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在主人面前撒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