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是我败了(1 / 1)

夫人请现形 药石可医 1160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看着慕长安一本正经的表情,刘焕清一愣之后,摇头笑了起来。

他自然只以为对方在开玩笑,四大世家都是家底殷实的大家族,势力很大,世家公子更是从小就含着金勺子长大的。

锦衣玉食已经不足以去简单形容了,各种修行资源,功法,师傅应有尽有,起步便比一般人高了不知多少。

这个世界有皇朝,有宗门,两者都把控着大量的资源,再往下就是各个世家了。

可以说,生在四大世家,那就是完完全全的赢在了起跑线上。

“没想到慕公子还是爱开玩笑之人!”

慕长安表情不变,也并未再去深谈这件事。

他并没有开玩笑,哪怕家境好,但这随身携带的系统,外挂,却一直在消耗着大量的金钱。

先天气运轮盘,每日消耗金钱转气运是其一。十八年来,投入其中的钱财,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

但摇出赤色气运,却是完全值得的。

武圣转世如今所表现出的作用,已经很是明显了。增幅修炼速度,气血武斗加成,以及还有那隐性的暂时没有表现出来的背景模板。

这段时间来,慕长安有时总会隐隐的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探自己,想来应当与这武圣的背景相关。

可以说,转世武圣之前的宗门,或是相关之人,怕是已经关注到了他。

不知什么时候,这种隐藏的属性模板,便会爆发出来。

再加上一个风灵月影,慕长安很清楚,自己以后将成为一个烧钱专业户。

月明星稀,府邸外的街道上,仍然是一片平静。

刘焕清将慕长安送出来后,也很是识趣的立刻就告辞:“刘某公务在身,就先不打扰慕公子了!”

“好,刘捕头先忙!”

慕长安微笑点头。

“这是刘某的传讯符,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慕公子可以随时找我!”

刘焕清笑着又是递上一个通体红色的牌子,上面扭扭曲曲的画着怪异的符号。

慕长安伸手接过:“那么,刘捕头,就告辞了!”

这传讯府,是大鸿皇朝中很常见的交流工具,简单来说,就是仙侠世界的电话,单向通话,专人专用。

两人互相行礼,然后分别。

刘焕清转身进了府中,与自己的手下汇合。

“头儿,后院有凝练血玉的痕迹,但血玉不在,应当是被慕公子收取了!”

很快,手下便是说道。

“嗯。”

刘焕清眸子微闪,点点头笑了起来。

“府中不会在乎这种东西,我们着重负责收拾这些妖魔的尸首吧!”

“以一人之力,降服这满园妖物,慕长安的实力,怕是被低估了!”

其他人都是点点头。

他们仔细查看了府中,这些画皮妖都不好对付,基本修为都在炼气中期,已经成了气候,形成规模。

“将这些妖物尸首送到斩妖司,对我们而言,也是一笔不错的收获。”

“什么都不干,就能收获政绩,我们应该感谢慕公子。”

刘焕清又是笑着说道。

“自从慕长安出名以来,这还是见到他第一次外出除妖,我们永宁府的斩妖簿上,也总算要有这位永宁第一杰的大名了!”

有人笑呵呵说道。

“莫要乱讲,民间多有流言诋毁慕公子,但你我今日亲眼所见,他也并未向流传所说那般生人勿近,高高在上。”

“从今日起,这位慕公子,怕是将要名声大躁了。”

“今夜这番情景,无疑是打肿了很多人脸。”

刘焕清点了一下,开玩笑的几人立刻止声。

“继续搜寻吧,近日里来,这些妖魔是愈发的嚣张,明目张胆。”

“日子怕是要不太平了!”

他一挥手,看着手下将满地妖物尸首收入一方瓶子中,转身走出府门。

妖物都敢占人类府邸为自己的地盘,可见其猖獗。

众人应喝一声,都是紧跟着刘捕头的步伐。

对于刘捕头,所有人都很敬佩,一来对方修为深厚,只差一步就将跨入筑基境,到时怕是要再次高升,二来对方工作经验丰富,干这行已经五十年了,平日里对他们多有教导,救过很多人的命。

另一边,慕长安一屁股骑在白牛上。

“走吧,回府!”

小白牛叫了一声,瘦弱的身躯,下一刻展现出完全不匹配体型的爆发力,化为一阵白风,向着慕府狂奔而去。

至于来时的角马,铸剑阁的人自然会处理。

怀抱斩妖剑,骑着小白牛,慕长安此刻展现出不一样的风度。

一人一牛,也呈现出了怪异的搭配。

同一时间,林露禅拖着疲惫,重伤的身躯回到林家府中。

“少爷!?”

看门的人,见到这幅情景,顿时大惊。

“您怎么了?是谁伤了您?我立刻去找供奉们!”

下人紧张而又焦急的道,心中更是震惊。

林露禅的实力,林府所有人都知道,明面上永宁城第三,暗中却都被所有人认为是第二,排行第一的慕长安,只是挂名而已。

并且,少爷天赋惊人,是林家千百年来,修行蝉剑天赋最佳的人,天生金蝉腾飞,有成仙之姿。

一旦踏入筑基期,便是永宁城最强的一批人,即便放眼整个大鸿皇朝,也可算强者。

但今夜,竟然被伤成这幅模样。

“不必!”

林露禅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是我败了!”

吐出这四个字,他的面上表情复杂。

原本早已不将慕长安当做对手,却没想到,今日尝到惨败。一个被忽视的人,展现出了不可逾越的惊人实力。

这种感觉,太刺激!

“败了?败给谁?”

下人愕然。

林露禅嘴唇微动,吐声而出,然后大步走向府内。

“慕长安!”

听到这名字,周围的人一片安静,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那位被认为,只是颜值惊天下,实则绣花枕头,没有任何实力的慕公子?”

半晌后,方才有人愕然的道。

永宁城中,十大俊杰第一的慕长安大名鼎鼎。

多次被挑战,多次作弊,让挑战者失去行动力惨败。男人们鄙夷,女人们为之庆祝,敲锣打鼓宣传。

多次被下达战书,多次避而不见,完全无视修行者之间的规矩,没有任何身为强者,身为第一的骄傲与骨气。

而这,则被女人们认为是不羁,不屑,更加疯狂的迷恋之。

慕长安有多遭永宁城男人们的嫉恨,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对方是慕家的公子,怕是早已遭受毒打。

但就是这样的慕长安,击败了有硬实力的林露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