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太可怕了(1 / 1)

夫人请现形 药石可医 1152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那一抹紫光如蛟龙飞天,快的不可思议,其上携带的剑气也锐利至极,不是御剑真诀又是什么?

炼气期修行者,大多都是借助自身体内真气,以及强大的体魄来作战,这个时期,他们会将自身体魄开发到极致,所以进攻手段也多数依靠近战或者五行的术法。

到了筑基期,有些天赋杰出之辈,方才会领悟神识的运用之法,从而掌握御剑,感知力,洞察力也会更上一层楼。

慕长安以炼气期,便掌握这样的剑诀,这岂能不让他震撼。即便不是如此,以其与自己相仿的年龄,跨入筑基期,那就要更加惊人了!

这不是怪物,又是什么?

难怪对方,以往总是以那样平淡,毫不在意的眼神看待他们,两者之间,根本就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了!

“咻!”

剑如蛟龙,带着可怕的力道呼啸而来,就连虚空在这一刻都是波动起来。

林露禅连连后退,手中长剑挥舞,一声声秋蝉悲鸣更加嘹亮,金蝉飞舞之间,带起一道道金色的丝带,缭绕在他的周身。

很快,那紫光直刺向他,与金色丝带碰撞在一起,发出铿锵之声,紫金色光华爆闪。

紫光一顿之后,向后微退,吞吐剑芒,略微一顿之后,又是释放出了更加锐利的剑意,呼啸向前。

“唰!”

紫光化为了蛟龙,刹那间绕着林露禅一绕。

这是御剑最常见的手段,寻常之人被这么一绕,头颅就要掉地。修仙中人的战斗,就是这般美丽而又无情。

林露禅遭遇此种攻击,面色凝重,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声而出。

“悲蝉鸣泣时,光芒曜世间!”

“蝉剑二十八,三曲。”

蝉鸣声蓦然更加嘹亮,一点赤色的光华在绽放,倏然间巷道内的气温都是升高了。

慕长安眸子微眯,心中惊讶了。

这永宁城第三俊杰,果然有些东西。

金蝉变为了赤金色,其上缭绕着熊熊火焰,振翅之间,一分为二,二分为三,三分为一群。

眨眼间,一片赤金色弥漫整个巷道内,铺天盖地的向着前方的紫色蛟龙扑击而去。

“哈!”

林露禅吐气出声,脚下地面轰然炸开,借助这恐怖的反作用力,他直接上了墙壁。

右手挥舞之间,大片的金蝉随之被卷动,与金色蛟龙碰撞在一起,发出铿锵不断的金铁之鸣。

慕长安的面色微凝,他的斩妖剑陷入泥潭,被那金蝉卷动,很难脱身了。

而林露禅此刻,则是低吼着,一路挥舞长剑,向着他所在的地方冲击而来。

眨眼间,两人已经即将再次面对面。

“慕长安!!”

“筑基又如何?天赋异禀又如何?”

“我今日,就要看看,我与你这永宁城第一,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林露禅大吼,面色狰狞。

他脚步再次借力,旁边的墙壁直接被他踩的塌陷,但同时,其身形也如弓箭般飞射而出,刹那来到慕长安的面前。

“弃剑了吗?”

微微一怔,慕长安的眼中,林露禅高举拳头,拳头之间金蝉飞舞,竟是向着他直接硬攻而来。

而其手中的灵剑,却仍然在与斩妖剑碰撞。

眸子微眯,慕长安也动了。

他一脚踏前,双手握成拳。

“轰!”

地面直接塌陷,碎石崩裂,炼气期磨炼而出的体魄,强大的气血之力,在这一刻尽数表现而出。

其身后,武圣虚影在向着凝实发展,双眼血红,威严而又厚重。

武圣加持,气血冲霄!

“啊啊啊啊!”

林露禅大吼,他很清楚自己机会不多,弃剑便已是丢了他最大的攻击手段,近身攻击,更是很少去磨炼。

他此刻赌的就是对方也如此,甚至还不如自己。

没有人在掌握一门御剑术之后,还有时间与精力与修行其他。

电光火石间,两人的背后,灵剑依然在碰撞,紫金色光芒绽放,闪耀不息。

同时,两只拳头也碰撞在了一起。

“轰!!”

地面炸裂,两人头上黑发,身上衣袍猎猎抖动起来。

四目相对,慕长安看到了震惊,不可思议,而林露禅看到的,却依然是一片平静。

脚下地面,咔擦擦迅速的出现裂痕,石块逆卷而上,向着四周迸射去。

“怎么可能?!”

林露禅喃喃道。

四个字出口,他身形向后退了三步,一口血吐出,地面上立刻多了一抹血渍。

再紧跟着紫色光芒闪烁,斩妖剑已经悬浮在了他的眉心,释放着危险的光芒。

“我败了!”

“你果然是永宁第一!”

“就算是王通,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林露禅低头道,脸上已是一片沮丧。

怎会有人在炼气期掌握御剑术之后,还能够将拳法也修行到一定的境界。并且,对方还将一门指法领悟到了可怕的境界。

这得,多么逆天的悟性与资质?

“你也很不错!”

慕长安淡淡笑道,抬手一招,斩妖剑回到剑鞘中,又被他用布包好,缠好,抱在怀中,然后转身就要离去。

“拥有这样的实力与可怕资质,你为何从来不展现。”

林露禅深吸一口气,对着慕长安的背影大声问道。

前方的背影,脚步忽然一顿,随后一道清朗,随意的声音传出。

“永宁城排名第几,实力是强是弱,于我而言,不过浮云。”

“我眼中,只有那羽化登仙之境。”

话音飘散,慕长安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林露禅再次弯腰吐出几口血之后,脸色一片苍白,他转身又捡起地上的灵剑。

“与他相比,我不仅仅差的是实力!”

“还有眼界与志向!”

毫无疑问,这一次的打击,要更胜过前两次。以前,他还能找借口,但这一次,是正面的溃败。

同是炼气期,慕长安比自己强大太多。

是的,最后一记拳头之间的碰撞,让他清楚地感知到了对方的修为境界。

竟然只有炼气期,这无疑超出了他的认知!

“他比我,走的远多了!”

喃喃着道,林露禅瘫坐在地面上。

而同一时间,已经从巷道口拐出去的慕长安,面上的平静与风轻云淡立刻消散。

他揉了揉自己红肿的右手,心中后怕。

“太危险了,这个世界的家伙,太疯狂了!”

“一言不合就开打!”

“他再坚持一下,我体内的真气就要用完了!”

“要不是武圣加持,力量倍增,那一拳我会被他打爆!”

“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