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斩妖剑(1 / 1)

夫人请现形 药石可医 1153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聂君兰是他两年前,刚刚与夫人认识时,在郊外妖物口中所救下的,从那以后,对方便拿自己当做救命恩人对待。

那一年,城外东郭村遭遇妖物血洗,慕长安与白素素恰巧路过,碰到正在仓皇逃窜的聂君兰。

随后,对方便在慕长安的介绍下,进入了铸剑阁跟着丘冶子学习铸剑。

“丘老最近在忙什么?”

在剑阁内快速穿梭着,慕长安随口问道。

铸剑阁到处都是笔直插立的巨大剑形雕塑,四周敲打铁器的锻铁声更是铿锵不断,络绎不绝。

时而有火焰从道路两旁的火池中窜出,扬起一丈多,声势很是吓人。

“丘老在打造一把除妖利器!”

看了看左右,聂君兰低声说道。

“据丘老说,最近府城内可能会妖物较多,对于除妖灵剑的需求也会大大增强!”

慕长安心中一凛,留神起来。

他出来时,夫人也曾提醒过他,慕家的供奉也是这样说的。就连那神神秘秘的鬼师傅,也赶着离开这座城。

一切都表明着,恐怕很快这里就不平静了。

“他还有多说什么吗?”

慕长安问道。

“没有了,丘老对我除了铸剑与修炼方面的事之外,便不会再交代其他的!”

聂君兰摇摇头道。

两人一路向里走去,很快一座黑色大山便出现在眼前,沉重的玄铁门向着两边张开着,赤色的火焰映照的其内通红明亮。

“丘老就在里面,君兰就不陪您进去了。”

聂君兰走到门口就停了下来。

“也好!”

慕长安点点头,然后跨步走了进去。

眨眼间,便是一股热浪扑鼻而来,黑山之内的地火温度极高,在中心处,熔岩滚烫,不断翻滚。

乌黑色的铸剑台,就悬浮在其上,一名赤着上身,浑身肌肉鼓胀,满头黑发狂舞的老者,正在挥动手中铁锤,不断敲打铸剑台上的金属,发出震响声。

“丘老!”

慕长安高声叫道。

“少爷。”

台上的老者,手中铁锤一顿,放在了铸剑台上,转过身向他看去,面上立刻绽放微笑。

他随意一扯,旁边飘扬的火焰,便化为飘扬的赤色衣袍,覆盖在了其身上。

随后,丘冶子再是一跃,已经到了慕长安的面前。

“最近府城内,妖魔频现,您还这样出来,有些太过危险。”

正说着,丘冶子盯着他的眼神忽然一凝。

“咦,少爷您能修炼了?”

“而且,已经跨入了炼气中期!?”

这件事就有些离奇了,他眼中惊讶,印象中对方明明于修行一道的资质,并不是很强。

“丘老您看出来了?”

慕长安嘿嘿笑道。

丘冶子是慕鸿云的仆人,但与他的关系却是相当好,两人时常聚在一起闲聊探讨,十八年来感情相当深厚。

“这是好事,你赶来我这里,想必是为了寻一把趁手的兵器吧?”

丘冶子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说道。

慕长安点点头:“是的!”

“近日里永宁城府妖云弥漫,我得为少爷挑一把好剑,护您周全!”

丘冶子长声笑道。

他转过身,看着周围熔岩滚动的地火池,又是瞥向其上悬浮的各种五颜六色的光芒。

这些都是武器的灵胎,铸剑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以各种珍贵金属,配合天雷地火交融淬炼,养成武器灵胎,然后方才能够成行。

“就是你了!”

忽的,丘冶子猛地一伸手,向着其中一柄剑形灵胎抓去。

“咻!”

瞬息间,那紫色流光便是迸射而来,悬浮在慕长安的眼前。

“斩妖剑,少爷您曾经跟我提到过的名剑!”

“我用了我珍藏的万年玄铁,域外黑金,以及荒山妖骨的脊椎部位,加上诸多沉底沙,梧桐叶,又刻印了诸多阵法金锐铭文,具有破邪,破甲,无坚不摧的特性。”

“您绝对会喜欢!”

丘冶子大笑着说道。

慕长安眨眨眼睛,看向眼前的紫色流光,晶莹的光芒下,缓缓浮现出一柄长剑的模子来。

这柄剑器外表古朴,表面铭刻着各种扭曲的符文,剑柄呈现出紫色,剑身纤细而又狭长,剑刃薄如蝉翼,泛着不凡的气势。

正是他曾经少年时,与对方所探讨过的斩妖剑模样。那时候,丘冶子时常为武器的模样,名字而发愁。

他便把前世的很多武器模样,名字都报了出来。诸如斩妖剑,魔剑,方天画戟,紫青双剑等等。

铸剑阁为整个永宁府提供武器装备,对于武器的款式,质量更是在不断更新换代。

一个优秀的剑形设计师,也是相当宝贵的!

“滴入您的鲜血,这把剑便是您的了!”

丘冶子道。

“好!”

慕长安点点头,对这斩妖剑的威力也很好奇。

只是看其身上散发的光芒,其品质在灵剑中,显然是不俗的。

世人将武器的品质,分为凡,灵,真,仙,神,圣等,分别匹配各个不同境界的修行者配戴。

武器本身亦有灵威,境界不够者,完全无法掌控其威力,甚至有可能被反伤。

没有犹豫,慕长安划破手指,将血液滴入这剑胎之中。

霎时间,斩妖剑之上的紫色光芒,迅速的收敛,一柄纤细,美丽,古朴的剑器呈现在眼前。

于此同时,两者之间也有了莫名的联系。

心念一动间,斩妖剑发出一声轻吟,已是被他握在了手中。

就仿佛成为了自己肢体的一部分,只要大脑下达指令,这斩妖剑就会自发吸取身体内的真气,去完成目标与任务。

这即是修行者之人所用的灵剑,自身有灵,与修行者更能做到心灵相通,威力强大。

当然,这种剑器造价也自然不菲,采用的材料,制造的方法,都是极其特殊与珍贵的。

整个永宁府,也只有丘冶子能够打造而出。其他很多修行者,所使用的也不过是普通的武器,无需滴血认主的手段。

“少爷可还满意?”

丘冶子笑着问道。

慕长安试着挥舞,身形腾挪间,一套剑法已是展现而出。很快,剑光闪烁,伴随着呛的一声,一道紫光飞射而出,眨眼奔袭至百丈开外。

紧接着,又似蛟龙回首,转眼来到两人面前顿住,悬浮在空中,喷吐着锐利的剑气。

“好剑!”

慕长安大喝一声,满脸笑容。

丘冶子却是目瞪口呆,少爷这样的御剑法诀,他从未见过,这幅如臂驱使的感觉,反而更像是自己悟到的剑诀。

但是,这也太离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