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先进的世界(1 / 1)

夫人请现形 药石可医 1096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大鸿皇朝有九州,九州之下又设有府城,郡县,乡村。

各区域之间,自然有皇朝所下发的任命诏书,似这些管理府城的人,也都是修行者。

他们身居高位的同时,却也要尽起保护平民,管辖之地安危的重责。

一府之地,以府主职位最高,权利最大,修为同样也是出类拔萃之人,其下辖制阵界司,斩妖司,缉捕司,修行司等等繁杂的部门。

可以说,整个大鸿皇朝从宏观来看,已经与一个仙朝无异。上上下下修行者众多,但同时职位更迭也极快。

这是因为世界之上,妖魔无数,更有神秘莫测的神祗时而出现,无论是凡人还是修行者都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传说,当年的大鸿太祖,被称为人王,一人横扫九州,硬生生在妖魔遍地的九州区域内,划出了一片属于人类的安全区。

九州之内,人类的生活状况相对安全,然而九州之外,却是宗门,妖魔,神祗的天地。

然而即便如此,九州之内,大山之中,妖魔依然无数,衍生繁殖极快,人类的生存环境仍是不大美好。

妖魔时而对人类城池发起冲击,进行掠食活动,人类则奋起反抗,与之厮杀。

这是争夺生存空间的战争,人妖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商榷的余地。

永宁城规模极其辽阔,其笼罩辐射而出的区域,相比慕长安前世的一省之地还要更加庞大。

而此城,也只不过是大鸿皇朝九州之内,数百府城其中之一。由此也可见,这被当年大鸿人王所开辟的皇朝,又是何等之壮观。

这片世界之浩瀚,也是难以想象的。

仅仅从那些书本志异上,根本无法尽览这片世界的精彩,慕府的藏书阁内,所记载的奇人异事,也不过周边府之地,再远点也只是辐射到相邻的州地而已。

慕长安乘坐角马车,向着城南赶去。

这角马速度惊人,极限速度时能够达到三百公里,相比前世的高铁轻轨也丝毫不逊色。

永宁城内马路宽广,角马车奔行之间,平稳而又安全,丝毫不会出任何意外。

异世界的文明,慕长安这十八年来,早已看得清清楚楚,也深深为之赞叹。

相比科技之流,修仙之路无异是对人类,生物体自身开发,进化的一种生命科学。

两者之间有所差别,但却殊途同归。

“不仅仅是个体力量,这个世界对于修仙文明的开发,也是十分之精深!”

慕长安轻轻叹道。

无论是民用,军用,或是其他,大鸿皇朝在对生命科学,也即修仙的研究上,都是十分先进的。

甚至,他也曾听家族的供奉提起过,皇朝内部,专门设立了研究生命,修仙之路的修仙研究院以及其他各种生命科学研究学员。

如此先进程度,让慕长安时长感叹,相比地球,可要更加多彩了。

最起码在这个世界,对于阴阳,人体穴位,人体经络的研究下,就连平民的寿数,都得到了极大的延长。

没有妖魔意外进攻的情况下,人类的平均年龄甚至达到了一百二十岁!

这是何等之惊人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平民毕生的心愿,便是踏上修行之路。即便天资不佳,他们也会受到正规修仙的熏陶,每日养生,雕琢自己的体魄,长久下来,身体素质要远远超过那些前世整天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宅男。

“宏大,精彩,发达,先进的世界!”

慕长安喃喃道。

“我曾在某本志异上看到,大鸿皇朝甚至与天外有所关联,他们早已认知到,自己的脚下是一颗巨大的星辰,世界是球形的。”

“天上闪烁的星星,也是一个个或是空旷,或是壮观的世界,并将其命名为界外之域!”

“父亲也曾说过,那些世界,大鸿皇朝很早之前便已命人进行探索。”

“九州之外,各种宗门,也派出行走对其进行开垦。”

“还有我身上那转世的武圣,似乎就是死于其他世界。”

顿了顿,他忽然又想起,那本志异也是来自自己父亲的珍藏书本。是自己幼年时,对方对自己讲的故事。

“我这位父亲,也有些神秘啊,平常的人,可接触不到这些!”

眯了眯眼,慕长安笑道。

他一直都觉得慕鸿云并没有那么简单,普通人怎么可能长得那么帅?还知道,这个世界那般多的隐秘,并且娶了那位貌若天仙的母亲。

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慕长安在角马车上瞎想时,目的地便已经到了。

城南铸剑阁,在整个永宁府都是赫赫有名的,掌管剑阁的人,名为丘冶子,是慕鸿云的仆人。

仅仅从这点来看,慕长安的这位父亲,也必定不是什么简单人。

但相处十八年,他却又偏偏能看出来,自己这位父亲,就是一个确确实实的凡人。

除了帅,会喝花酒,义正言辞的告诫他,美色如狼似虎,万万不可靠近之外,便再无其他才能。

角马车平稳的停下,慕长安掀起车帘,看向铸剑阁。

辉煌壮丽的门楼下,铜色的巨大牌匾泛着乌金色光芒,上书三个大字“铸剑阁”,遒劲有力,有龙腾虎跃之感。

慕长安直到现在,依然不相信这三个字,是自己那位父亲能写出来的,两者之间的气质压根不搭。

这三个字有苍鹰翱翔,蛟龙腾跃之势,但慕鸿云只有满身的酒气与吹牛逼时的过分骄傲自信。

铸剑阁占地规模也极大,占地近万亩,其内地火坑,天雷池,剑模山,造型设计院等等,分门别类十分详细。

仅仅从这一个铸剑阁,便能看出世界的宏伟与庞大。

“少爷,丘老让我带您过去。”

刚刚跨进门口,一名腰间挎剑的年轻人,便弯腰迎了上来,眉眼带笑。

“君兰,你最近的铸剑工艺又上涨了吗?”

慕长安看到来人,笑着问道。

同时,他双眸一凝下,也已经看出对方的修为,已有炼气二重,踏入了修行道路。

这让他有些意外,之前他根本看不出来,对方竟也是一位修行者。

“跟着丘老,我每日总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聂君兰嘿嘿笑着,看着慕长安的眼中,满是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