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徒儿你要没了(1 / 1)

夫人请现形 药石可医 1223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大鸿皇朝,临安州,永宁府。

慕家府邸中,一道道人影进进出出,朝阳洒落而下,铺洒在门口悬挂的大红灯笼上,洋溢着浓浓喜气。

不久前,慕家少爷刚刚举办了婚事。身为永宁府四大世家之一,婚后这些日子,自然每一日都热闹非凡,大家族要的就是排场。

处处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喜字贴在长廊,墙壁,窗户上的每一处。整个府邸内,更是时刻都能闻到鞭炮燃放后所遗留的硫磺味道。

府邸深处,僻静,安逸的院落内。

慕长安早早的就起来,在院落中做着一些奇怪的动作,时而蹬腿,时而挥舞手臂。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十八年里,自打能动之后,就每日坚持的习惯。

每日晨跑五公里,活动筋骨,再做二百个俯卧撑,一套优雅的广播体操拉伸韧带,强身健体。

自律是通往成功的捷径,他一直相信并坚持这一点。

这样的高贵品德,在这个宏大,精彩,危险的仙侠世界中,就更加珍贵以及必需了。

此世有仙人,有妖魔,有神明,亦有种种诡秘。大鸿皇朝九大州,州与州之间有大山,大山内妖魔乱舞,百鬼哀嚎。

而大州之内,府城之间,亦有小山,同样危险无比。

慕长安打小就被自己那位便宜的师傅断定为天资愚钝,不可修行,但他十八年来,却从未放弃过。

努力,总会有奇迹。光芒,在风雨之后会出现。

一套怪异的动作做完后,慕长安伸展躯体,爆豆子般的声音噼里啪啦的传出,浑身只感觉通透无比。

他的脸上露出微笑,向着不远处的房屋看去。

慕家成婚的少爷正是他,这年龄在地球或许算早,但在这个世界却是刚刚好,正是精力充沛,生龙活虎的时候。

夫人姓白,长得白,腿也白,又长,身材好,鹅蛋脸,柳叶眉,樱桃嘴,气质出众。

西湖偶遇,断桥赠伞,二人一见钟情,两情相悦,一切都水到渠成。随后洞房花烛,一夜春风度,慕长安很畅快。

忽的,院落中的尘土被卷起,一抹微风迅速变大,随后化为一阵灰色的气雾。

慕长安转过身,看到这灰色气雾快速聚拢,形成人躯状,紧接着一颤,化出一个鹤发童颜,身形瘦削的老者。

“鬼师傅。”

他惊讶的叫了一声。

“你不是三日前就离开永宁府了吗?”

被叫为鬼师傅的老者闻言,眉头皱了下,无奈的道:“说过无数次,我不姓鬼。”

随后,他有些烦闷的看了慕长安一眼,又是道。

“这永宁府我是一秒都不想呆,但念在你我师徒一场,情深义厚,有些东西还是要留给你,有些事情也要交代你。”

慕长安愣了愣,微笑着说道:“请师傅吩咐。”

这便宜师傅,是他八年前,父亲强行安排给自己的,希望自己走上修行路。

但很可惜,便宜师傅见自己的第一面,就断定他无法修行,资质差的要命。

“你我本无缘,全靠你父钱。”

鬼师傅嘟囔了一句,看了一眼慕长安后,又是说道。

“若不是你那父亲长得实在是。”

说到这里,鬼师傅惊醒,眼中闪过后怕,然后擦了擦嘴角。

“三日前我本已经离开永宁城,昨日也已经到了巫山八百里深处,但回头再望这座城,却是悚然惊恐。”

慕长安眨眨眼:“师傅看到了什么?”

“全城被黑气遮蔽,恐怕要有血光之灾。”

“这是大灾难!”

鬼师傅摇摇头,随后又是盯着他。

“你命运多舛,打小我就看出来,你日后必有一劫。”

说着,老者看向屋内,双眼中露出一抹忌惮。

慕长安更疑惑了,屋内正是他刚成婚的夫人,这便宜师傅这幅表情,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巫山回转,到底还是意难平,特来提醒你一声,尽早离开永宁府,尽早离开你家。”

“夫人~”

最后两个字时,鬼师傅的声音已经微弱无比,似是对屋内的女子极为忌惮恐惧,不敢高声,怕对方听到。

“你于修行一路本无天分,但你说的也对,奇迹总是留给努力之人的。”

“世界之上,也不乏凡人修仙,最终登仙成功的例子!”

“你我师徒多年情分,我也不能就这样看着你没了。”

慕长安听得额头黑线冒起,这便宜师傅的话,听着像是他大限将至一样。

随后,鬼师傅也不想再多言,眼神不时飘着屋内,从怀中掏出一个薄册,一个残破的棋盘,塞给他。

“一册指法,一方棋盘,虽然对你不抱希望,但尽人事,听天命。”

“死后我会为你多烧香,接引你入黄泉,再轮回的!”

留下两句话后,鬼师傅身子一晃,化为黑雾,消散在他的面前。

慕长安听得背部发冷,额前冒汗。

“好家伙,说来说去,我必死无疑了吗?”

鬼师傅是正宗的修行中人,成为他的师傅,也正与他所说的一般,全凭借着自家父亲大把的撒钱,再加上一次天大的恩情才成功的。

说到撒钱,这钱也不是父亲的,而是他母亲的。

父亲慕鸿云,在这永宁府内也是大大有名,长得英俊帅气,是永宁府内最大的赘婿。

也是慕长安十分佩服的人,将软饭硬吃这项技能发挥的淋漓尽致。

同样的,他也继承了自家父亲的基因,颜值惊人,被赞为永宁府万千少女心目的国民老公,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

在系统给出的面板中,慕长安的魅力是顶级仙姿之流,堪称人世间颜值的巅峰了。

“夫君。”

这时,房门打开,一袭白色纱裙的清秀女子走出,面带微笑,温柔的看向他。

慕长安转身看向自家夫人,实在无法理解那便宜师傅,为何始终一副忌惮,恐惧对方的表情。

放在前世,自家夫人就是女神,哪怕脾性再坏,都得为对方的颜值让道。

三观,要跟着颜值走!

自从他们两人在一起后,师傅就一副要逃离永宁府的样子,更是连平日里最喜欢的御园楼都不去了。

“素素。”

微笑着叫道,慕长安走了过去。

天空很蓝,夫人很美,他看不出任何黑气,血光之灾的前兆。

原本他还以为自家夫人是那民间传说中的蛇妖,自己来到了那方世界,但事实是,他根本不姓许,这方世界也与那个传说没有半点联系。

这样漂亮的夫人,怎么可能是妖怪呢?

也许修行人,能看到他人看不到的东西,但他慕长安现在,还只不过是个凡人。

凡人,就要过凡人的生活。

转眼,夕阳西下,红日残照。

慕府的大门口,来了一位眉清目秀,背负宝剑的年轻道士,面带忧色,向着慕府内不断张望。

“我如果告诉这位慕家少爷,他家夫人是个妖怪。”

“他会不会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