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4章 主心骨(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等江寒处理完现场,又打发走了闻讯赶来的药厂护卫队,再进城赶到美丽医院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

看见手术室外走廊上,红袖小妮子居然一副泪眼婆娑的表情,几个护士则是在她身边轻声安慰,江寒心里就一沉。

“老吴叔不好了?”

江寒的脑袋就嗡嗡的,赶紧疾步上前询问。

美丽医院的护士长是崔晓露,在崔晓露上前线的情况下,这边的护士就由同是十八明珠之一的小丽护士领头。

还不等江寒对小丽开口,就看见红袖可怜巴巴地望着他说道:“江寒哥哥,巧儿姐姐已经进去那么长时间都没出来,老吴叔的伤势到底咋样了他们也不说,我……我有点儿害怕。”

江寒一听就松了一口气,原来手术室还没消息传来,这说明情况还不是最坏。

他看着红袖的小可怜相,心里其实知道,这个小妮子现在一方面是心忧老吴叔的伤请,另一方面则是刚才杀人后的心理变化开始出现,只是她还没意识到。

要知道,红袖并不是周文他们这种杀人就跟家常便饭似的沙场老手。

以她13岁的年纪能够做到今天这样就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开始是由于情况紧急,她心里根本就没多余的想法,只想着怎么把敌人击倒从而更好的保护自己人。

加上动手后的全神贯注和精神的高度紧张,对于击倒敌人的手段就无所不用其极,结果就是四个歹人都丧生在她的手上。

然后就是立了功,受到赞扬后的兴奋和激动。

再然后,随着心情的平复,自然而然就会想到自己刚才是杀人了,不管死的人有多坏和多罪有应得,但是自己确确实实杀了人,而且还是四个。

这时候,种种情绪和心理波动就上来了。

血肉模糊的尸体、扑鼻的血腥味、那几张死亡后狰狞的面孔、打斗过程中的惊险和后怕等等,都会像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反复出现。

再后来,那些鬼鬼神神的故事和典故也会涌向脑海,害怕、恐惧、紧张、心烦、恶心、无助、苦恼等等情绪也会缠绕心头。

所以江寒在得知老吴叔是老亨利亲自主刀,李巧儿赶到后又进手术室协助后,就知道自己几人再怎么焦急也没用,就把心思放在怎么疏导红袖的心理上。

其实,按照红袖的性格,本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心理反应,只要她现在身边有个亲近之人不断安慰和开导她,给她有个心理依靠,然后再带她随便去哪里玩耍一会儿,自然就能消除她大部分的心理阴霾。

但问题是,现在周文和一分队那些跟她关系比较近的兄弟们都不在,这就会更是增加了她的孤独感和恐惧感。

江寒平时跟红袖的接触也不多,自然算不上亲近之人,但现在也只能勉为其难,不断跟红袖说话,不断表扬她今天的英勇和赞赏她的武功,试图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但红袖却是越来越沉默,对小丽她们递来的吃食也没兴趣,就只是套拉着个小脑袋,也不吃饭喝水,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江寒的话,情绪明显低落。

江寒心里也暗暗着急,要是任由红袖如此低沉下去,就有可能变成一个心理的顽疾,那这个小女孩将来再次遇到这种危险情况时,就有可能出现犹豫和矛盾的心理,那就容易让她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要知道,今天的现场江寒是还原过的,虽说红袖好似有惊无险的消灭了敌人,但是其中过程却可以称为凶险和生死一线。

最后的胜利除了小妮子自己的身手本领,还得益于她的果断和策略。

只要她在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稍许的犹豫和停顿,情况就很有可能反转。

要知道当时朱有寿已经将手枪拿在手里,也许不要一秒钟的时间他就能开出枪来。而就是这一秒钟的差距,让他毙命在红袖枪下。

也可以说,这次红袖能够一举将敌人全部消灭,从而将佣兵团危机四伏的局面扭转过来,靠的就是这比敌人快的一秒钟。

所以江寒不敢想象,万一以后遇到这种情况,红袖犹豫或是停顿了一秒钟,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江寒此时不但心忧红袖的情绪,而且他抬头透过走廊的窗子,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快傍晚7点钟。

而老吴叔是大约3点钟前后进的手术室,现在都快四个小时了,情况到底如何,他心里也开始焦虑起来。

这还是江寒第一次面临如此复杂的危局,但是佣兵团现在的当家人一个都不在,算来算去,只能是他来暂时负责了,自然就感到身上的责任重大。

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了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几个风尘仆仆的男人拥着一个精神矍铄的长衫老者走了进来。

红袖一看见这个老者,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然后就像弹簧一样从长条椅上崩了起来,快跑几步就一头扑进老者的怀中,接着就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老者正是闻讯后毫不耽搁,直接驱车从一百多公里外的离石赶来的周文父亲周镜海老先生。

江寒是见过周镜海的,看到老人一来,心里顿时有了主心骨,浑身都轻松了不少,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周镜海紧紧搂着闷头大哭的红袖,听着江寒言简意赅的汇报后,神色不变地说道:“现在要以不变应万变,自己不能先乱,先稳住军心再说。至于孔家的人,咱们也不能采取任何行动,现在动手的几个人都死了,死无对证,现在还不是跟他们算账的时候。”

说到这里,周镜海轻叹一口气道:“唉!但愿老吴兄弟大吉大利,能闯过这道关口。”

说完后,周镜海就疼爱地轻抚红袖的后背,柔声道:“红袖不哭……来跟爹爹说说,是谁敢欺负咱们宝贝闺女的,看爹不去扒了他的皮。”

红袖自从来到太原后,征得周用宾的同意,也认了周镜海做义父,平时就叫周镜海爹爹,周用宾则是叫爸爸。

rz34.com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