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躲过一劫(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太子殿下说,让公主您保重身体,一定要等他稳定大局后接您回来。”

呵呵!呵呵!这个西绮太子还真是中毒不浅呢!

慕长欢等人继续前进。

…………

汝南郡,江州。

汝南公主将自己的公主府府邸选择建在了涪陵府,公主府并不太奢华,只是一般深宅大院高门大户家一般。

这日,公主府外出现了一个人,他一直盯着府内看,那守门的下人都快被看的发毛了。

这是在忍不住了,便通报了府内管事的。

公主府家令得知后,边禀报了公主。

“什么人?”

“就是,路上公主曾见过的那人。”

汝南公主微微凝眉,不止是为何,一听是那人,便急迫的想要出去再见上一面。

“去,快去请来。”

“公主,这压根就不知道他的来历,公主贸然请入府里空有不妥吧!”

“本宫让你请进来,你就去,哪里这么多废话,究竟你是公主还是本宫是公主?”

“是是是,微臣这便去。”

公主府家令立刻去府外将人请了进来。

这一直盯着公主府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广平王。

他是没机会再见见他曾经深爱的女人了,可这自己的贵女,他却想再陪陪她。

毕竟,这次跟随沈故渊回夏侯,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了,而且就算是能活着回来,也不知是猴年马月了。

所以他与沈故渊商议过,在沈故渊还没有找到东莱王和千乘王之前,他现在汝南这里多看看他的女儿。

随后,广平王被邀请进了公主府里,每日,汝南公主都与广平王探讨诗词歌赋。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眼前的这个长者像是自己的亲人一般。

她不知道该怎么唤他,广平王让汝南公主唤自己师父,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能直接唤他父皇,便变相听个称呼吧!

另一边,皇后在宫里日等也等,就等着派出去的人捎回来信。

可怎么也等不来了。

等来的却是太子的暗示。

“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万福金安。”

皇后看着太子,心里不由得诧异,这个太子向来不怎么来她这里的,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今个来请安,指定有旁的事。

“太子快起来吧,来,坐。”皇后冲着红罗笑着,吩咐道,“快给太子看茶。”

“是,奴婢这就去。”

“母后客气了,儿臣刚从校场回来,方才跟三弟一起练了会射箭,突然想起好几日未曾来给母后请安了,所以便赶来了。”

宫人端来了茶水和糕点,红罗在一旁伺候着,

太子笑了笑,又继续说道,“本来三弟也是要来的,不过,父皇突然唤他去查问他的课业,故而不能来了,不过,三弟还让我给他向您问声安呢!”

“嗯,那孩子有心了,这一眨眼,都十一了吧!”

“是啊,三弟十一了,这日子可不是过的快呢,四弟和五弟如今也一个三岁,一个七岁了,他们长得也可快着了呢!”

这到底是想说什么,好端端的说起其他皇子是什么意思?

“是啊,小孩子长得就是快些的。”

“当年汝南长得也很快,这不一眨眼的功夫,不就长大了吗?”

这话什么意思?怎么就突然提起汝南了?

“太子,你有什么事,不放直接跟母后说吧,母后上岁数了,有时候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才旁人的话里有什么意思。”

太子微微一笑,“不知母后可知道,西华公主在前往南璃的路上遇上了刺客。”

“什么?遇上了刺客?”皇后表现的极度担忧,那表情也太假了。

“是啊,西华公主他们路上遇了刺客,幸好……”太子说那话时故意拖长了声调,然后瞥了一眼皇后,“幸好,最后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

皇后嘴上说着那就好,像是真的担心西华公主似的,殊不知内心一直在暗暗咒骂,怎么就没死的成呢!

太子其实今个来,就是想看看皇后的反应,他之前只是担心西华公主会出事,毕竟她这个外来的女子,知道了太多皇家的秘密与丑闻。

很可能会有人不想让她活下去。

抱着这样的猜疑,太子着实放心不下慕长欢,所以才会派人一路跟随着送亲队伍。

没想到,还当真是让他猜对了,真的有人想对慕长欢不利。

这时候,让他第一个产生重大怀疑的人,便是皇后。

所以他来了,他来试探皇后来了。

看她的反应,看来他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只是,现下这层关系还十分微妙,他虽然身为太子,却不能与皇后闹僵。

所以,他再并未多说别的,随后又随意客套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他走了,皇后立刻便让红罗调了她的人来。

次日,皇后的人,回宫了。

立刻将得来的消息告知了皇后。

皇后得知慕长欢与沈故渊安全抵达璃国后,十分震惊,准备再次派人前往暗杀。

“已经到了?”

“算是到了吧!”那人低头回道,“昨日得了消息,他们已经到了渊泉府,按照他们的速度算的话,应该已经进入了璃国,抵达到了历阳府。”

“那他们还有几日路程便能赶到璃国都城?”

“这么算下来的话,怎么也得半月有余才能抵达南璃都城江陵。”

“快,你再派人去,这次一定要杀了那个燕摇光,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活下去。”

“是,属下遵命。”

那人听命后下去了。

殿内的皇后来回踱着步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的心口一揪一揪的,这个燕摇光不死,她就永远不能安心。

入夜后,皇后躺在榻上也是辗转难眠的,突然有些朦朦胧胧要睡着时,突然听到石子儿被扔在地上的声音。

皇后被惊醒了,她大声唤着宫人,宫人与侍卫随即便冲了进来。

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红罗在门槛底下发现了一张字条,她赶紧藏了气啦,然后打发走了宫人与侍卫。

“皇后娘娘。”红罗小声喊着,然后上前将字条递给皇后,“您看这个。”

皇后看去,紧锁眉心,“这,这是哪里发现的/”

“奴婢方才在门槛那发现的,幸好他们都只在意屋内有什么人,没人往脚底下看,奴婢赶紧捡了起来。”

皇后拆开那张字条,看着上面的字迹,这字迹是她所不认识的字迹。

而内容则是让她大吃一惊。

这字条竟然在警告她,不要再视图派人暗杀燕摇光了。

字条内,还将杀了燕摇光的利弊分析的清清楚楚。

皇后看去,又是惊又是喜的。

他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安排人再次去追杀燕摇光的事,竟然这么快便有人知道了。

那张字条上写着,安知西华亡,汝南便仍旧安生。

那人劝皇后暂时打消继续追杀慕长欢的念头,否则她想要拥护自己女儿称女帝的计划便会被打乱。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如果慕长欢不能的代替汝南和亲成功,那接下心知肚明的陛下又会做些什么,汝南公主即将面对的又是什么。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他什么事情都知道。

皇后思来想去,这个人说得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慕长欢杀不得,至少在自己羽翼锋芒之前,她还不能死。

慕长欢以和亲公主的名义来到齐越,而沈故渊暗中前往暗兵处。

齐越南荆郡,夷陵府。

一暗探处,沈故渊以驸马都尉的身份在暗探处打探情况。

这是契辽安插在齐越的暗探处,即便是打探消息,也只能得些齐越的事情,不过,暂时他并不太想知道。

他更想知道的,是真定王的消息。

但是刚来到齐越,如果不先去一趟契辽的暗探处,那就有些显得不太真实了。

所以,他去了一趟契辽在齐越的暗探处之后,又去了大燕在齐越的暗探处。

得了一些消息后,沈故渊离开后,暗卫将探来的消息禀告了给沈故渊。

沈故渊得知真定王为了接近齐越皇室,铤而走险,在一次意外中救了齐越皇帝,结果重伤后昏迷不醒,齐越皇帝一直用人参鹿茸为其续命。

如今,这齐越皇帝让人到处张贴皇榜,谁能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便可封王拜相。

沈故渊看着慕长欢手里的皇榜,看她就那么盯着那皇榜看,他知道她一定是在着急这事。

“你放心吧,或许,并不是什么大病,只是这齐越医术不发达。”

“若是可以,我倒当真是想将大燕太医院的那些太医接来。”

“你可别犯糊涂,这个时候,”

沈故渊皱着眉头,“本来咱们就在这担心真定王的事,你又如此,岂不是徒增烦恼?”

“好了,我们也别多想了,明日还得继续赶路,想来,大概再有半月就能抵达江陵了,到时候,我们就能看到真定王究竟怎样了。”

“但愿吧!”慕长欢抬头看向沈故渊,皱着眉头,“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别胡说八道,呸呸呸。”沈故渊拍打着慕长欢,“快,你也呸呸呸,让土地爷把你说的话收回。”

“你何时这般迷信了?”慕长欢被逗笑了,她不由得看向眼前这个男人,嘴角的笑容,似是泛着曾经的幸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