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赌气(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本来,慕长欢是与太子说好了今个去讨论关于管理福幼院的事,慕长欢给太子出章程,让他为百姓多做善事,建立福幼院,专门收留那些孤儿门。

可等着太子前往郡主府接她时,却得知慕长欢被公主的人请走了。

所以,他才急忙赶来了汝南公主的公主府。

“微臣从未怀疑过郡主,也已经跟郡主说了可以回府,是郡主自己执意要留下。”沈故渊抬头看向太子,挤了一抹不屑的笑意,“太子殿下,可莫要误会了微臣才是啊!”

“哦!是吗?”

沈故渊斜嘴一笑,并未回应。

“沈故渊,西华虽不是母后亲女,可也是义女,是汝南的姐姐,论辈分,你得管她唤声姨姐。”太子后半句的声调越发加重。

沈故渊脸上挂着笑,可那笑很是渗人,双手已经渐渐攥成拳紧紧的绷着。

“微臣明白。”

“那便好。”太子斜脸白了一眼沈故渊,又笑的很是温柔的冲慕长欢唤道,“走吧,我们去商讨福幼院的事宜。”

慕长欢回过神,哦了一声,然后跟着太子走了。

“微臣恭送太子殿下,恭送郡主。”

沈故渊在背后行礼,传来的那声音,让慕长欢觉得瞬间毛骨悚然,那腔调明摆着就是故意喊给让他们听的。

慕长欢随太子去忙活了一天,到了夜里,才被太子给送回了郡主府。

可她却等着太子离开后,瞧瞧从侧门便装离开了。

去了沈府后,慕长欢进了沈故渊的书房。

“我来了。”

沈故渊不理会他,低头自顾自的忙活自己眼前那点屁活。

“沈故渊,你干嘛呢!”慕长欢站在一侧,弯下腰盯着沈故渊看去,“怎么不理我啊!”

刚说完,便想起了白天的事,“哦,对了,汝南公主没事吧!”

沈故渊仍旧没回应她,她压根没感觉到此时这书房里的气氛。

“沈故渊,我问你话呢!你倒是回应一声啊 !”

慕长欢感到好奇,拉扯了一下沈故渊,这时,沈故渊才悠悠的直起身,有些不屑的笑了一声,说了话。

“汝南公主的事,你不必关心,有本驸马在呢!”沈故渊瞄了一眼慕长欢,“郡主还是多关心关心太子殿下才是。”

驸马!还本驸马!看来是对这驸马身份还挺满意啊!

自称和对她的称呼都变了,这么生疏?

这书房里可是没有旁人了啊!

“沈故渊,你是在认真的跟我说话,还是,故意的闹情绪,在讽刺我?”慕长欢的态度变得严肃起来。

“郡主认为呢!”

“你!”慕长欢觉得沈故渊很可笑,想笑,可又有些生气,他这算是什么意思吗?

到底是真的因为心疼汝南公主?还是在生气白天的时候太子殿下说得那些话!

“沈故渊,现在是闹情绪的时候吗?什么当紧什么不当紧,你难道不知道吗?”

沈故渊冷笑一声,继续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东西。

这态度让慕长欢越发受不了,直接上前一步,一把揪住沈故渊的衣领。

“沈故渊,你说,你到底想干嘛!”慕长欢微微蹙眉,说了句她想问但却不该说的话,“难道你真的看上汝南公主了?”

“是啊,那又怎样?”沈故渊扯开慕长欢的手,“我觉得做这个逍遥驸马也挺不错的。”

“好!”慕长欢咬牙切齿道,“沈故渊,你干得漂亮。”

沈故渊不曾抬头,可他的心理变化却有着瞬息万变。

可惜,等他决定抬头说句软话时,慕长欢早就气的转身离开了。

…………

次日,福幼院内。

“西华!”太子唤着慕长欢。

慕长欢回过神来,“太子殿下。”

“你方才在想什么?可是,帮着我想到什么解决方法了?”

慕长欢刚才根本什么也没听见,她满脑子都是沈故渊的事。

这距离上次和沈故渊赌气,一眨眼的功夫都过去七八天了。

这货当真不来找她哄哄她啊!

“殿下,您再说一遍吧!西华方才有些走神想别的事情了。”

“无妨”太子点点头,淡淡一笑,“京中不少官位并不高的臣子里,有些我看着还不错,他们那些人只是不喜欢官场的那些阿谀奉承,也不懂得变通,所以并没有得到上级官员的提拔。”

“所以,太子殿下的意思是想笼络人心?”

“是,但是,我不想以纳他们的女儿为妾这种政治婚姻的手段。”

慕长欢微微琢磨着,连连点头,笑道,“太子殿下的想法不错,虽说这种政治联姻的方式是最有效的,可是往往伴随着弊病。”

“所以,你想到了解决方法了吗?”

“容我想想。”

慕长欢一边想着一边在那念念叨叨的,太子虽坐的离她很近,去也并未能听得清楚。

良久,她像是想到了很合适的解决方案。

“有了!”慕长欢喊了一声,赶忙给太子讲述自己的想法。

太子听后也十分赞同,一个劲的夸赞慕长欢聪慧。

“这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太好了,这样一来,不仅解决了我眼下要面对的闻言,而且还能替福幼院节省一部分开支。”

“也没什么,其实,刚才我走神,也是在想那些福幼院的孩子,他们其中有些孩子十分聪颖,可惜自幼便失去了亲人,成为了乞儿或是被人拐卖,明明到了概念书的年纪,却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这样一想多可悲啊!”

太子笑的很是和煦,“所以,你便想了这个主意,让我这个太子去请那些大臣府里的女儿们来义讲,给那些孩子们授课,教他们识文断字。”

“这多好,简直可以一举两得。”慕长欢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在心里夸自己是个聪明宝宝,“他们的父亲在官场不懂得便同,自然也就更不会去想什么政治联姻的事了,所以,我也是觉得这样家庭里的女子,多是不会有些骄纵任性的。”

慕长欢低头拿起桌上的一个折子,继续说道,“正好,我也是瞧过你这份名单的,这些臣子家中的家教可是都很严的,关于他们的子女的一些事迹,我也是听说过一些,让这些有着良好教育的人去教那些孩子,我们也可以很放心,而且,这日后时间久了,他们的父亲也有了被太子您在朝中提拔的机会。”

“对对对,你说的太对了。”

事是这定了,太子殿下还为了表达自己礼贤下士的态度,亲自去各个府里邀请人家的女儿。

这等能立功又能造福百姓,且还不用出卖自家女儿的好事,那个当爹当臣子的会不乐意?

尤其是这些为人刚正不阿的臣子,他们更是乐得。

几天后,那些女先生们便被召集齐了。

今个是她们第一次一起聚在福幼院。

都是些正经的大家闺秀,且还有几个的思想带点现代女性独立、实现自我价值的思想。

她们凑在一起,与慕长欢和太子一起讨论着接下来授课的具体事宜。

可偏偏有人就爱在这种场合下来闹事。

太子侧妃的生母突然病重,她向皇后请旨回母家看望生母,这到了差不多的时候了该返回宫中了,却得到了一个消息。

此时的太子正在福幼院与那个西华郡主幽会。

韩氏一听这个,立马就急眼了。

就知道这个燕摇光对太子殿下没安好心,怕是还惦记着太子妃的位置呢。

这不,一离开韩府,便奔着福幼院去了。

福幼院的人都是太子招来的,多数是从上次大阳府事件中那些受害者的家属里挑出的人。

都是些为人老实热诚的人,他们不是来伺候谁的,而是给了他们一个工作机会。

毕竟这么多孩子在这里住着,有些劈柴挑水之类的重活,小一点的孩子干不了,便让一些大一点的孩子跟着一起去做。

这也是慕长欢给太子出的主意,不禁能解决一些大阳府受害者的家属就业问题,还能有人带着孩子们多劳动,就当是这些人是孩子们的社会实践课的老师了。

当然,这福幼院里还有一些太子安排来的护卫,一来是保护那些孩子,二来也是监督其他人。

一杂役近前禀报,说是太子侧妃来了,正嚷嚷着要进来呢!

这福幼院可不许随意进出,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拍花子的偷偷混进来拐走几个孩子。

“让她回东宫,有事,待本太子回宫后再说。”太子让人打发走侧妃。

可慕长欢却觉得,那个韩氏可不是这么好打发走的,她又不是没见识过那个刁蛮的女人,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太师的胞弟,向来不把旁人放在眼里。

“殿下,不如先让侧妃娘娘进来吧!别再是什么急事,若给耽误了,那可多不好啊!”

只有慕长欢敢插话,劝太子,其她的那些士族贵女哪敢插言啊!

“她能有什么急事,整日里没个侧妃的样子,除了争宠,她还会什么?”

这话说得还真的是实在,可那些待字闺中的少女们,听了去,却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这不等着劝着太子同意,那个韩氏便已经闯了进来了。

把那些少女们都给看傻眼了,她们一个个的都是深闺里的大家闺秀,平时都是有规有矩的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