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郡主驾到(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再说,其实做不做皇后并不重要,只要能与陛下恩爱彼此便是最大的幸事了。”

万贵妃是变着花样的劝陛下,不但劝着陛下,还顺带着把自己与陛下之间的情谊说得那叫一个好,天花乱坠的,给陛下听的也是心花怒放了。

但是,陛下并未直接同意。

毕竟他还惦记着皇后能搞定了沈燕氏和沈故渊之间的事呢!这样一来,沈故渊便能为他所用。

而且,用起来更加放心了。

所以,次日,陛下去了皇后那里。

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提及了和亲之事,皇后听后甚为气愤,可她并没有直接表达出来。

“这是,万贵妃的意思?”

“正是,万贵妃觉得这样一来,能更加促进两国议和之事。”

“那,陛下想好了让哪位公主远嫁了吗?”

“若是说起和亲,自然是得身份尊贵,代替咱们西绮得有分量。”

皇后一听这话,立刻就反应过来了,“陛下的意思是让汝南远嫁西绮?”

“这……”

“陛下,万万不可啊,臣妾就这么一个女儿,臣妾的皇儿命苦,一出生没多久便病逝了,汝南与臣妾相依为命,臣妾真心不舍得将汝南远嫁西绮啊!”

“皇后,皇后先不要着急,朕还未曾最后决定,再者说,这前往西绮议和不还有段时间吗?”

“可是,臣妾就是担心啊!”皇后内心焦急,“虽说汝南是嫡出,又是陛下您的长女,可是,可是……”

皇后是真的着急了,她急的都不知还该说些什么了。

陛下好不容易安抚了半天,皇后才没有再激动,也再未说些什么,但是皇后的心里却在不停的纠结。

翌日,庄妃闻讯来给皇后请安。

“姐姐,听说,前个万贵妃在陛下面前进言,说是要让汝南公主远嫁西绮和亲呢!”

皇后气的咬牙切齿,“这事,你也知道了?”

“可不是嘛,妹妹这心里可担心的很呢!”

“昨个,晚上陛下在本宫这里,也提及了此事。”

庄妃的表情凝重,就像是汝南公主是她亲生似的,为她担忧不已。

“呦,陛下还不会真的同意了吧!那可不行啊,姐姐就汝南公主这么一个女儿,她若是远嫁了,日后可就很难能再见面了。”

“陛下,没有立刻定下这事。”

“这个万贵妃,真是闲的吃饱了撑的,汝南公主的婚事何时用她来操心,就是我这个做妹妹的都没说敢插言呢,她倒好,竟然敢给陛下出这种注意。”庄妃说完,挑眉看了一眼皇后,又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姐姐啊,看来这是,你可得尽早做决定了。”

皇后凝眉看向庄妃,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汝南公主的婚事可是不能再拖了,若这些时日姐姐不赶紧给她定下来,怕是陛下再被什么人给挑唆,再……”

庄妃没有再说下去了,她觉得这就可以了,完全可以点到为止了,若是再说下去,点透,就没什么意思了,就得让皇后自己去琢磨这事。

皇后的心里也下定了决心,这汝南公主的婚事,的确得加快速度了。

这日,慕长欢拿着和离书去了皇后娘娘那。

“皇后娘娘,这是臣妇与沈故渊的和离书。”

慕长欢将和离书递上前,宫人接过后,递给皇后娘娘看去。

皇后翻开看去,当真是二人的亲笔签名的和离书。

“这,这就结束了?”

“是啊,不然呢!”慕长欢笑了笑,“难道,皇后娘娘还想让臣妇再眷恋眷恋他?”

“不不不,本宫不是这个意思。”

“对了,往后,不能再自称臣妇了,得自称民女。”

皇后内心笑得合不拢嘴,恨不得此刻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皇后娘娘,民女应承您的已经做到了,您答应民女的可不能食言啊!民女眼下可是什么都没有了。”

“是是是,你放心,本宫说到做到。”

“唉!”慕长欢叹了口气,“那就请皇后娘娘尽早办吧!毕竟民女现下无处可去,还得暂时住在沈府里,早些有了名分,也好早些搬离沈府。”

皇后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慕长欢站起身微微行礼,“那民女便先行告退了。”

不日后,大皇子被正式册封为太子,这日一早,文武百官便入宫参加册封大典。

一切繁文缛节过后,太子便在自己的东宫大摆筵席。

慕长欢也被邀请来参加宴席,为了不被人看出来,她与沈故渊是前后脚离开的沈府,且也是分别坐着不同的马车入宫的。

这入了宫,两个人故意装作谁也不愿意搭理谁的样子。

“走,随本太子入席吧!”

太子邀请慕长欢跟他走,可是慕长欢却发现她要去的是主席的座位,这就不对了吧!

这主席的座位,该是太子与陛下、皇后、万贵妃、太子妃为主,其子女为辅,然后再是得力的臣子和太子的老师吧!

她怎么能跟着去呢!

“怎么?你不愿意随本太子过去?”

“那哪里是我该坐的啊!我就个来吃酒的,我可不能坐到上座去,我可不敢跟陛下和皇后娘娘他们一起坐。”

“你放心吧,父皇与母后、母妃他们都说了,今日宴席便不来了,这样也能让众人吃的随意些。”

“额……”

慕长欢还是不敢上前,可却被太子硬生生的拖着过去了。

不远处座位上的沈故渊看着,脸上是面无表情的,可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

当慕长欢被太子拖着往那一坐,众人起身向太子行礼,随后又异口同声的道了一声。

“微臣参见郡主。”

“臣妇参见郡主。”

“微臣参见郡主。”

“臣妇参见郡主。”

什么情况!

慕长欢有点懵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太子笑的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冲着慕长欢喊着。

“什么情况啊!太子殿下。”慕长欢吓得站起来身。

本来是来恭贺太子殿下的,结果她却成了今日宴席的主角。

宫人端着一道圣旨缓缓走来,递上前,太子伸手拿起圣旨,开始端起架子准备宣读圣旨。

众人都跪下了,唯独慕长欢没有什么反应,愣愣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太子殿下。

太子也并未说什么,只是继续为慕长欢宣读圣旨。

见众人都跪地了,她也稀里糊涂的跟着跪地了。

听到最后,慕长欢懵了,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抬头看去,茫然的唤了声,“谢主隆恩。”

慕长欢被封为郡主,食邑颍川郡的西华府,故为西华郡主。

这是太子特地为她准备的惊喜,只为讨她欢心,让她开心。

可惜,此刻的慕长欢说不出为什么,她根本就不开心,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堂堂一个大燕国的嫡出公主,何等尊贵,若不是为了慕氏皇权,为了大燕,她也不会在这处处低人一头不说,还在这给人家当郡主。

可沈故渊看在眼里,虽表面毫无感觉,可却嫉妒在心。

席间,慕长欢在一荷花池附近扔着小石子。

太子见慕长欢不见了,还好久不曾回来,便去寻她。

“你原来在这里啊!”

慕长欢回头看去,“是太子殿下?殿下,你怎么也出来了?”

“我瞧你不见了,也许久没回来,便担心你,所以就出来寻你。”太子笑了笑,那笑中带着一丝温柔,“是不是酒有些喝多了?他们多是恭贺你,所以免不得要来向你敬酒。”

“不是,我没喝多,我酒量好着呢,就这点酒,我还不至于醉。”

慕长欢似笑不笑的又扔了一颗石子在荷花池中,“我只是不习惯而已,这种宴席,平日虽然也参加过,但是没什么人来与我多说话,可今个,那些人不停地来,说一些有的没的,且还是我听不懂的话,所以,我闲烦闷,便跑出来躲着了。”

太子听后这才稍微宽了宽心,“那便好,那便好,我还以为是什么别的是呢!”

“什么?你方才说什么?”

“没什么。”

“阿嚏!额……阿嚏!”

一想二骂三伤风,慕长欢突然连着打了两个喷嚏,她预感一定是某人在骂她。

“你伤风了?”太子急的赶忙询问着,又顺手脱下了自己的披风,为她披上。

“可能稍微有点着凉了吧!”

“嗯,这会的确是有点起风了,而且夜里的风的确是有点凉了。”

“我想先回去了,太子殿下。”

太子一听,这就要走了,他还舍不得她这么快就走了呢!

“不如,今日就留在东宫吧!”

“昂?”慕长欢懵了,这算什么意思,这话说的是不是有点太笼统了。

太子也是看出慕长欢误会什么了,赶紧解释着,“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东宫这么大,给你找出一间厢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你与太子妃也相熟,由她替你安排,你大可不必担心。”

“哦,这样啊!”

可吓死她了。

“不行!”

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慕长欢都不用转过脸去看,光听声音都知道那是沈故渊的声音。

“参见太子殿下。”沈故渊微微行礼,又清了清嗓子,冲慕长欢唤道,“见过西华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