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待遇不错(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冷大将军信中提到,沈故渊将陛下圣旨颁发后,本来打算先跟随冷大将军一同前往,先看下局势,随后再回京的。

可到达狼孟府后,有人给沈故渊递了纸条说是知道萧平关的下落。

于是便前往那人指定见面的地方,当然,冷大将军带人在附近埋伏着,以防外一。

可没想到,对方也早有准备,不近早就设下埋伏,而且还个个都是高手。

结果,沈故渊被暗器所伤,让人给掳走了。

冷大将军派人去追,又在邯沟府到处追查下落,最终也没有找到沈故渊。

可西北战役是大事,所以,他决定汇报给朝前后留了些人继续寻找沈故渊,而他自己则是先以国事为重,前往前线。

这回,慕长欢可真是按耐不住了。

失踪的两个人跟她根本没关系,他们死了也无所谓。

只是,这些事情串联起来,只让她感觉担心。

要么就是沈故渊与萧平关为了某种利益而成了合作关系,上演了这一连串的戏码。

要么就是真的有幕后黑手,在推动这一个大阴谋,而沈故渊与萧平关二人,则是那条利益链上最大的两个绊脚石。

这人会是谁?

慕长欢决定亲自前往晋阳,势要找到这二人,并查明真相。

可她并不打算让她的父皇知道,也不想让旁人知道,这事,还是越少人知道的越好些。

随后,慕长欢便出发了。

…………

历时半月之久,慕长欢经历千难万险,总算是站在西绮渠搜的土地上了,渠搜窳浑府外一半沙漠一半绿洲,沙漠上的狂风肆虐,似乎阵阵狂风都能将慕长欢吹倒一般。

而此时,远在西绮军营内,萧平关坐在软垫上,看着营帐外走进来的人。

“听闻,箫将军骁勇善战,少年起便随其父鲜衣怒马参加不少大大小小的战役。”男子笑着往前走去,站在小方桌旁,席地而坐,“今日一见,倒也没有众人传言的那么有本事啊!”

“你是西绮统帅?”萧平关瞄了他一眼问着。

“在下正是。”男子微微躬身作揖,很是客气的介绍自己,“我乃西绮摄政王之子薛崇简。”

萧平关心下讥笑,他临出发前,曾经打探过关于西绮的一些事情。

西绮那位摄政王薛承仁如今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啊!

还听说,那个摄政王有很多私生子、私生女,而眼前这个薛崇简便是其一。

他们,在薛承仁的眼里看来,不过都是他谋权篡位的棋子罢了。

这薛崇简的母亲年轻时少不更事,上了当,被薛承仁骗了色,结果薛承仁承认二人的关系,却迟迟不肯将他们母子接入薛府。

薛崇简渐渐长大懂事后,发现自己的生父不仅不负责任,一再拖拉,而且,还不是什么好人,根本就是个大奸臣。

于是,决定和母亲还有外祖一家人一起搬离京城。

没想到,薛承仁老奸巨猾,早就在他们身边安插人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薛承仁看重薛崇简有带兵打仗的可造之处,索性便让人抓了他的母亲与外祖一家人威胁他。

不得已之下,薛崇简只得听命薛承仁,以统帅之名前往边疆。

事实证明,薛崇简带兵打造这一块,绝对是个好材料,几场小战役下来,连连告捷。

最后竟然还能用计诱骗萧平关,俘虏了他。

不过薛崇简这个人,似乎很懂得把握人心,他虽俘虏了萧平关,却并未像其他统帅一般折磨俘虏。

而是,在自己的营帐里盛情款待萧平关。

这一招先礼后兵,倒也算是玩的不错。

薛崇简对萧平关也是多方打探过的,他对萧平关的本事也是了解的,所以,想要劝他归降。

只可惜,萧平关这个人虽然情商不高,但智商是很在线的。

在薛崇简面前,他是宁死不从,那骨子里透出的傲气,更加让薛崇简折服,更加想要拿下他。

西绮中有人不停的劝他杀了萧平关以威慑大燕军队,可薛崇简却始终不肯,更不允许任何人对萧平关动粗。

别说不上刑了,就连他整个人都可以在大营里来去自如,根本没有丝毫被绑着的痕迹。

另一边,慕长欢来到狼孟府后,便四处打听暗访调查,竟意外获悉,西绮眼下驻扎在方渠府之外的是西绮摄政王的儿子薛崇简。

慕长欢多方打探后分析着关于萧平关无故失踪一事。

她猜测,萧平关不是失踪了,而是极有可能被那个薛崇简给俘虏了。

慕长欢翻山越岭,走最近的路线,节省时间早些到达方渠府外。

而与此同时,西绮军营内,底下的一些小头头,因为不满这个空降统帅,不仅不听他们这些人的劝阻杀了萧平关,反而还善待萧平关。

为此,他们互相开始议论起来,大家也因此对此事开始有所怀疑。

这夜,他们趁着薛崇简前往方渠府城内之际,对萧平关进行严刑拷打,视图逼他说出与薛崇简有什么勾当。

这些人,也是一个个的都知道薛崇简是薛承仁的私生子,虽说是亲生的儿子还委以重任,可谁不知道薛崇简就是薛承仁的一颗棋子罢了。

所以,当积怨与不满到达一定时候,他们便开始打些自己的小算盘。

比如说,揭穿薛崇简里通外敌,表面上像是赢了一场小战役,还俘虏了敌方的统帅,实际上是他们在背后搞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样一来,一定会被摄政王大嘉赞赏,并平步青云、委以重任。

这些人一个个的难怪只能靠武力上战场打打仗,就这些可笑的想法,也就只有他们这些愚蠢人的脑子才能想得出来。

萧平关被暗中严刑拷打逼问。

这几日来,他确实被摧残的不像样,可始终都被吊着一口气。

毕竟,那些人也不敢真的直接把人弄死了。

就算是他们随意编造了事情后,按着他的手按了手印,最后他被折磨死了,到了摄政王面前,不就死无对证了,摄政王那人指定是不信的。

所以,这个萧平关还暂时不能死,得赶紧趁着看薛崇简回军营前搞定他。

慕长欢到达方渠府后,四处寻找西绮的军营,找了好几天才到了营地所在之处。

入夜后她决定摸进西绮军营,先稍微探一探。

这还没等到入夜呢,她潜伏在附近的树林里,便听着上山打野味的将士议论着关于俘虏的事情。

看来果不其然,还当真是被她给猜中了,这个萧平关果真是被西绮俘虏了。

真是想笑又笑不出,没想到这个西绮统帅还真是有本事呢!竟然能智擒萧平关。

啧啧啧,萧平关可是让她不由唏嘘不已,原来他也就这点本事啊!之前还以为真的很不错呢!

也难怪那个沈故渊也被抓了,不过他被关在哪了?

这等无用之人,怎配替父皇去办那等大事。

等等!

越想这事越不放心,虽说父皇并未将所有事情告知沈故渊,可总觉得放他一人去办那事很是不牢靠。

算了,入夜赶紧进去救人吧!

救了人,才好赶快去寻找失踪的藩王。

待夜深人静之时,慕长欢趁机潜入西绮军营内。

也真是亏得那些人不把薛崇简放在眼里,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这军营之中,竟然没怎么安排巡夜的了!

就那么两队巡视的,且还都在偷懒。

慕长欢本以为混进军营会比较难呢!这一看,简直是请加愉快的不要不要的。

摸进了囚禁萧平关的营帐内,瞧见那木架上绑着的萧平关,她简直是想笑到不行。

这形象,俨然是戏本里讲的那些乱臣贼子被抓后的样子啊!

她收敛了想笑的情绪,暗暗在内心喊了声,你萧平关也有今天!

慕长欢走上前,小声在萧平关耳边唤了两声,萧平关无力的微微睁眼。

“萧平关!”慕长欢眨巴着眼睛问着萧平关,“看来,你还没死啊!”

“瑶光公主!”萧平关轻声惊讶。

没想到她会来这里!她是来救他的吗?

“萧平关,你先忍忍,我这就救你出去。”

慕长欢说完,便开始帮他撬那些锁链。

这东西,还真是……

萧平关低头看着瑶光公主时,内心被深深地感动。

“你是特地来救我的?”

“废话,不是来救你的,难道能是来游玩的啊!”慕长欢说完,仰着脖子瞪了一眼萧平关,嫌弃的说着,“你也不想想这是哪,这是西绮大营,我是得吃的多饱多撑的没事做,跑来这玩!”

萧平关笑了,那笑容让慕长欢看去,不知为何,不由得浑身不自在,一个冷颤吓得她赶紧又低下了头,继续撬锁。

“你带了多少人来?”

“我自己。”

“……”

萧平关又笑了,这回那笑,像是极其幸福的小男人似的。

“你既心里在意我,肯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来救我,那,之前你又为何要退婚!”

“……”

这就尴尬了。!

“长欢。”萧平关柔情似水般的声线唤着,“你说啊!”

这给慕长欢听的,吓得浑身冒冷汗,这感觉有点不对劲啊!他这是发Sao啊!

“你留点力气吧!别说话了。”慕长欢白了他一眼,“待会你可得自己跟着我走出这答应,我可背不动你呢!”

这话题必须得岔开了,否则这么个问法下去,怕是要出事啊!

“哦,对了,你可否见到沈故渊?”

“沈故渊!”萧平关方才还略有小确幸的脸上,瞬间转变了,似有些不悦,“怎么?你还惦记着他!”

“你神经病吧!萧平关,你不知道他为了来找你,也出了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