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扯下面具(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看了眼还没走远的太子,春怀想着自己要不要扑过去抱住太子的大腿,毕竟现在能够让慕长欢改变心意的也就只有太子了。

“公主,这绝对不行,您要一个人去冒险,奴婢不能答应!”

慕长欢微微一愣,如今她要做什么春怀都要管着自己了?

“你这丫头是要造反吧?”

春怀不管,她跪在慕长欢的面前说道:“您想要做什么奴婢都能帮您,您便是要奴婢此刻死在您的 面前,奴婢也没有二话,但您明知道那是个圈套您还要去,奴婢绝对不许!”

这丫头……

慕长欢刚准备给她解释,可想了想她同太子一样,只怕是自己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

想想在马车上,明明知道自己穿了软甲,可是出事儿的一刻,她还是被吓得手脚发凉,僵硬的而不得了。

所以不能指望春怀能够接受自己的想法。

那些齐越人觉得自己这个公主不过是个女人,女人都有一个问题心软,而且她之前也被人绑架过,说实话,那些绑匪都是一个套路,为了达成目的不折手段,如果现在慕长欢答应了,自己做好准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么司徒瑾可以少收很多的额委屈和恐惧。

不论如何司徒瑾都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被对方抓走的,这件事情上,自己亏欠她不少,总要尽力。

再说,慕长欢不希望别人将她看做一只金丝雀,她就希望让那些将她当做金丝雀的男人都知道一下她是怎么让他们死的。

看着春怀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慕长欢安慰她一下,“这些人只怕手段会越来越狠,字里行间透露出来对人命的漠视,只怕,他们瞧见我们这一次没有答应,下一回寄来的便是司徒瑾的一只手,那时候本宫欠给司徒家的可就太重了。”

春怀仍旧不懂,她只是确定以及肯定她要偷偷给沈故渊传个消息。

您夫人又要作死了您知道么?

这次是一个软甲解决不了的那种,刚刚才捡回一条命又开始折腾了。

慕长欢刚刚收到了消息,想着此刻司徒珏应该还没有回来,她竟然还会易容术,只是不知道这位李夫人的演技如何?

想了想,慕长欢亲自带着这张纸条去找了藏在司徒珏房间里的李夫人。

“公主驾到!”

李夫人听到外面这声呼喊,赶紧着躺在了床上,即便是顶着亲女儿的面皮,她还是觉得不舒服,毕竟自己这身子肉便是十分匀称也还是不能同那些个云英未嫁的少女想必的,如今躺在司徒珏的位置上,只觉得背宽厚了不少。

小丫头帮她放下了帘子,一进门丫鬟便贼眉鼠眼,可见不是个能藏住事情的,这位李夫人也是一样,脾气与性情一般无二都是直来直去的,不得不说司徒瑾很像她的性子,喜欢便去争取,不喜欢便是凑到近前也不看上一眼。

“二小姐这病还没有什么起色么?”

瞧着燕莎帐子后面那宽厚的背影,慕长欢只觉得好笑,司徒珏可真是走投无路了,竟然要李夫人扮演自己,啧啧,真是可惜了。

“还没,才吃了要睡下了,不能招待公主真是抱歉。”

前段时间被慕长欢打了一顿鞭子的小陶此刻正在身边伺候着,她倒是对答如流,只是瞧见了她便忍不住问了句,“听说本宫上次打你一顿,病了,如今倒是能站着伺候了,你这身体当真不错啊。”

小陶:“……”

难不成您还想在打我一顿试试?

小陶虽然心里很委屈,但她什么也不会表露出来,只是有些可怜地说道:“奴才做错了事情自然是该打的,公主罚也是赏,奴婢没什么怨言!”

呵呵!

慕长欢说了这么多话,只是在偷看帐子里的李夫人,如今她恐怕是最害怕的。

自己越是这样赖着不走一副跟她耗到底的模样,她越是心惊,心脏只怕就在嗓子眼不停的跳着,慕长欢也不急,她既然来了,便是要让这位李夫人好好演这一场戏。

“哎,你家小姐还没有醒,可是绑匪已然来信了,本宫正觉得心烦没有主意,可惜了,本来觉得你家小姐心思缜密,若是问她也许会有个结果呢……”

听说是关于慕容瑾的事情,李夫人实在是躺不住了,她轻轻一翻身,十分妩媚地坐起来,咳嗽一声问了句,“小陶,你在说什么呢?姐姐回来了么?”

听着李夫人故意拿捏地声音,就连小陶都觉得不妥了。

她重重一咳嗽,帮着李夫人解释了一句,“小姐,你烧的厉害,还是多睡一会儿吧,嗓子的声音都变了。”

看看,这丫头反应倒是挺快的,只是可惜,慕长欢知道的太多了。

他们现在的一唱一和,慕长欢都看的清清楚楚。

“二小姐醒了?打扰你养病,不过事关你姐姐的事情,本宫觉得你应该是很像听得,这才立刻来见你都没有去见司徒将军呢。”

是么?

“司徒瑾”隔着帘子对慕长欢行礼,随后说道:“小女病着实在是担心自己会过了病气给公主,这才遮盖面容相见,求公主宽恕。”

规矩倒是不错,只是可惜,李夫人同司徒珏实在是两个性情的人,她学着司徒珏显得格外的做作。

“无碍。”

慕长欢随便敷衍了一句,只听“司徒珏”迫不及待地追问了一句,“姐姐她有消息了?”

“结果,对方已经发现抓错了人,他们倒是很大胆,胆大包天地敢给本宫写信威胁,说是本宫不去救人,他们会让我们后悔,说是要先奸后杀……“

什么?

还没等慕长欢读完后面的话,李夫人顿时一怒,这下一锤床板将整个床都震地抖了抖。

李夫人同司徒珏完全不一样,司徒珏身子柔弱,她打一拳头床板,床板怕是不痛不痒,而她只怕因为这种风吹草动,得是病个三天五天。

而如今李夫人一圈下去,整个床都抖了抖,差点碎裂了。

“公主,打算怎么做?”

李夫人虽然第一时间没有忍住,但随后,她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

毕竟子啊面对女儿被抓这件事情上,所有的母亲都没办法那么的冷静,如今的李夫人已经是十分的冷静了。

“这不是拿不定主意这才来问问二小姐么?你一向是最有注意的。”

李夫人抓耳挠腮的一时半会儿只有着急,旁的还真是什么都没想到呢。

“太子知道了么?”

慕长欢点头,“太子为了本宫的安慰,他不同意本宫冒险。”

这……

李夫人也不能强求更不敢在背后议论储君,这种话都是要命的啊。

“太子自然是没错的,只是我可怜的女……”

李夫人哭到了一般忽然戛然而止,随后在哭了起来,“我的姐姐就是命苦啊……我们司徒家的男人为国牺牲也是不打紧的,公主千万不要为了夫人哭啼便乱了心智。要做于国有益的事情,保重身体才是……”

这话才是最能挫伤慕长欢的心,若非是知道她的身份,慕长欢真是要觉得司徒珏很是老练。

然而,她才说完,“李夫人”便到了。

她进了门,眼睛还是红肿地看到慕长欢同床上的司徒珏相对坐着,有一瞬间地错愕,但很快便学着她母亲的样子对着慕长欢行礼。

慕长欢又是一笑,随后继续读者绑匪的话,“若是一日之内不见公主出门,那边要砍掉司徒瑾的一条手臂,他还说身边没有大夫,砍了手也没法治疗,只怕到了最后只能等死了。”

这……

司徒瑾和李夫人的脸色似乎都不怎么好。

两人隔着床帐互相看了眼,司徒瑾更为文弱的直接跪在了慕长欢的面前,“求公主救救女儿,从今日起司徒家上下都愿意成为公主的马前卒,为公主抛头颅,洒热血……”

呵呵。

这两人还真是两个特点,一个喜欢动粗,一个喜欢动嘴!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们司徒家还真是胆大包天!”

慕长欢还没说话,倒是太子从外面闯了进来,一进门便让嬷嬷动手,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将司徒珏脸上的伪装面具扯了下来,李夫人大惊失色地从床上下来。

她刚要说什么,慕长欢便是叹了口气直接说道:“还要狡辩么?”

慕长欢不许司徒珏出去,李夫人同她一起出去了,太子若是不直接揭穿就罢了,既然揭穿了,便证明她们至少心里有鬼。

“抓起来!”

慕长欢想要帮司徒瑾,可惜了司徒珏这姑娘太过任性,明知道这件事情很危险,还是出门去了,这一下便是慕长欢再要开口说要帮忙,太子也绝对不会答应,并且有了充分的理由。

“公主两次被人刺杀都与司徒珏有关,今日你还假借李夫人身份出去,可见心里有鬼,你去见了谁,为什么鬼鬼祟祟,是不是去见了齐越人?说出来,也许孤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否则坐实你司徒家通敌叛国的罪,你一个人害死了全家!”

司徒珏被狠狠压住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