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质子(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没了自由,而她心气又高,这才郁结于胸,若非慕长欢刚好来到,她一直如此自苦,这病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了她的性命。

如今也算是因祸得福,只是她这条命仍旧在齐越人的手上,一如当年的李珑生死半点不由得自己。

“当年他们只要你帮着芫嫔得宠,你已经帮了,可现在他们还在变本加厉,珏儿,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司徒珏的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但很快她便恢复了常态。

“当年我们同他们做交换,便是一命还一命,这可是同恶魔做交易,自然没有那么好说话,总归要我这条命没了,才能了结。”司徒珏有些丧气地说着。

这些年,只有他们父女两个知道这件事情。

司徒珏心疼女儿,平日便会对她多些关心,可这些在司徒瑾的眼中便是一种偏爱,她会觉得家人都更在乎妹妹,她是多余的。

司徒珏自小端慧,越是如此,越是比旁人更加敏锐,她察觉到了姐姐的心思,却没有办法同她说清楚缘由,只能尽自己所能保护她的小心思。

“不要胡说,总会有办法的。”

这不过是一句空话,他们都很清楚,司徒珏便是一个长久的质子,留在身边的质子。齐越想要什么时候利用他们便要什么时候利用。

“算了,说些正事,左相从京都传了消息来,陛下后宫空虚,如今只有一个丽嫔和贤妃算是高位,贤妃信佛,丽嫔跋扈,他们想要挑一个世家大族端庄女子进宫去,协理六宫。”

之前后宫是由慕长欢管着的,然后她嫁人后便有太子妃管着,如今太子妃病着,听太医院的意思,怕是一时半会儿的不会好了。

就算是好了,她正是生育的年纪,只怕也是操心不过来。总不至于让太子良娣管整个后宫,如此一来便要为天政帝充实后宫。

那些人上次来了一趟,意思便是要让司徒珏进宫,他们会辅佐她成为皇后。

“父母之命,女儿自当遵从,不过左相为什么会帮我?”

顿了顿,她又是一笑,“他们已经够到那么高的位置了?齐越人真是狼子野心。怪不得公主如此急切,亲自到金陵来。她是已经看到了危机吧。”

司徒珏认出了慕长欢的公主身份,可她没有同父亲说,只是在这个时候心里忽然同丢下了棋子的湖面,渐起波澜。

“今日所见的两位慕容公子,你如何想,他们是假扮的还是公主的人?若真是那便让你母亲死了这条心思,别想着什么百年豪门,门槛那么高岂是瑾儿能跨的进去的?”

司徒珏听了这话,摇头说道:“看着不假,通身气派定是大家族养出来的,只不过他们是不是公主的人,不好说,慕容家属实有些神秘。”

“这样,你找个机会在试探试探。”

司徒珏答应下来,离开密室司徒瑾的脸上划过了一丝痛恨。

她并不恨父亲,也不恨司徒家,当年是她自己答应的,父亲与兄长都没有逼迫过她。

可她日日受蛊虫折磨,她痛恨的是齐越。

那群家伙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磨灭自己的心力,让她乖乖顺服,她似乎已经看到了一条死路,她可以听父亲的话进宫做妃嫔,可做了妃嫔又如何?

还不是要成为他们的棋子,那个时候她就会更加被动,她若做背叛国,不做毁了家。

也许,只有一死了。

不过,到此刻她还没有死,便是想要赢一局棋。

否则她这口气,不要也罢。

目光飘向了京都地方向,她紧紧攥着手指,“你到底会不会来?”

慕长欢被沈故渊抱进了院子,这地方是慕容家的私产,沈故渊同人家借来暂住的。

进了屋子,沈故渊倒也不迷路,不需要人只因,很痛快的找到了两人的房间,一脚踹开门,便将他抱了进去。

童玉生与春怀就在门口大眼瞪着小眼的互相看着,最后还是春怀平噗嗤一声笑了,“人家是夫妻俩,咱们跟着操什么心,大人若需要会叫咱们的,收拾一下守夜吧。”

“哎,我听你的!”

童玉生说着就去院子里抱被子。

公主府的规矩,他得住在院子里,放着外面有什么事儿,寻常这该是慕长欢身边的公公守夜,如今他们外出也不好带公公,他便领了这个活儿。

毕竟廊下有些冷,才要盖着棉被,可也不能真的睡死了,只是为了保暖。

春怀睡在门内,伺候茶水,手帕,隔着一张帘子,瞧着两人的剪影,嘴角甜甜的笑着。

公主就是值得这世上最好的男人,真心相待一辈子。

就像现在,右相对公主甜到腻歪才行!

慕长欢被沈故渊抱了进去,在车上便已然不老实,如今又怎么肯放过,在那玉门关里便已然将心结都解开了,如今更是食髓知味,咬着她的唇,同她一夜风流。

慕长欢因为喝了酒,今夜格外闹腾大胆一些,沈故渊差点招架不住,还好她还是个新人,只是折腾,没学会那些花花招数,否则他真是……承受不起了。

一夜春风近,小楼又添新。

沈故渊志得意满地起床,轻轻将一个吻落在了慕长欢的额头上。

昨夜胡闹,早上才看出吃亏,沈故渊伸手剐蹭着她的鼻头,慕长欢闷哼一声将他推开。

“我不要了,好痛!”

沈故渊听他这话,某处倒是有了些反应,可还是舍不得弄她。

便吻了吻唇角起身练功去了。

司徒家的酒醉人啊。

早起,他才出门,司徒府的请帖便到了,说是司徒珏请慕容環到紫金山棋院去下棋,还说紫金山明日会有大雪,她带了上好的松针茶,要去了最为精妙处的松雪入茶,刚好配着一身红梅。

马上就是春节了,她每年都要在山上小住几日,除夕之日才要归家,他们可以品茶赏雪,还要参禅下棋,若是慕长欢愿意可同她一路。

这位司徒小姐还真不是一般人物,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邀请一个男人同她去山上……

正当沈故渊要替慕长欢拒绝的时候,只听身旁的小厮忽然说道:“这可真是我家公子的荣幸,每年五湖四海的棋王都要相聚在紫金山,哪里的风景美如画,只是没有这请帖一般人可是进不去的,二公子可真是本事啊。”

嗯?

沈故渊略微一挑眉,“不是只有二公子一个?”

对面的小厮即刻说道:“自然不是,小姐还请了许多好友,每年都要在山上小聚,那紫金山棋院还有不少学棋的棋士,都是同好高人,小姐也是希望诸位能指点她们一二。”

原来如此。

可沈故渊还是不高兴,他们竟然只请了慕长欢自己。

他不去……

“小姐也说了,大公子若是愿意一同前去也可以同行,不过这山门一关定要到除夕才能下山,只怕耽误了大公子的大事,这才不敢冒昧。”

说着又将另外一张请帖送了出来。

沈故渊看了一眼心满意足,“二小姐果然通透人,阿弟还没起来,等他起了,我同他说问问他的意思,多谢你家小姐吧。”

这边说完,慕长欢便抻着懒腰从里屋走了出来,她刚才闭眼休息,却还是将刚才的事情听了个七七八八,一出门便是说道:“我自己去就是了,大哥你还是同薛家小姐多见见面,不要忘了正事,下棋而已,我也不会惹祸。”

这……

沈故渊顿时蹙了眉头,然而童玉生确实一直给他使眼色,沈故渊只能暂时这样答应下来。

等司徒府的人一走,童玉生即刻给他们送了消息过来。

“曹先生的消息,齐越提了和亲,说是庆嫊公主已经从齐越入燕国,还是要将庆嫊嫁给陛下做皇后!如今太子没说不同意,曹先生等着公主与驸马的口谕么?”

什么?

臭不要脸!

沈故渊顿时踢翻了旁边的石凳子,那凳子可不轻,可见他这一脚动了多大的气力。

论说这件事情最生气的该是慕长欢才是,那齐越竟然想要派一个小公主占了她母后的后位,简直就是不要脸。

此刻,慕长欢也顾不得沈故渊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么生气,倒是她即刻说道:“曹直言是个废物么?本宫都说了,若是她敢将庆嫊接过来,本宫就让他去了庆嫊!”

这……

童玉生有些为难地说道:“公主,这事儿同曹先生没多少关系,陛下那边同意了,愿意接庆嫊进宫,虽说不是做皇后,但给了贵妃之位,现在就是两方都在博弈,曹先生他只能听陛下的……”

什么?

父皇竟然同意了?

这一下倒是让慕长欢有些吃惊了。

同司徒家猜测的那样,齐越可不止做了这一方面的买卖,他们想了很多的办法,燕国后位空悬,后宫之中并无掌权的女子,以前慕长欢以长公主的身份掌管后宫无人置喙,太子妃掌管后宫也算名正言顺,可太子妃这一病,后宫空虚,所有人都盯在那个位置上。

原本还只是丽嫔和芫嫔在争,但为了救云苍蓝,他们舍了芫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