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邀他进府(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她也是有些发懵,自己最开始并不是想要赢了司徒珏,在她心里从不觉得自己真的能够赢了对方,只是她急了的时候,下意识的便动用了玉星元交给她的探神术,司徒珏心神被扰,一连犯了三个错误,这才让她赢了,其实胜之不武。

慕长欢心里知道,可她不能开口,否则身份便要暴露了。

一想到司徒珏吐血的样子,慕长欢倒是有些对不起她了,但没想到慕长欢竟然这样歪打正着地留在了司徒府上。

司徒珏吐了血,脸色顿时白地吓人,大公子不敢耽搁,即刻让人套了马车去接杏林堂的老大夫来给她妹妹瞧一瞧,输了棋,他们倒是不在乎,这些年虽说司徒珏是赢惯了的,可随着她年纪增长,若总是用这样让子的办法,她总会输的。

前些年有个孩子小了她六岁,让六子,司徒珏赢的非常艰难。

她当时变说过,若她的棋艺再无长进,只怕用不上三年,她便让不得那小孩子了。

三年,他们是想过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最后来赢了司徒珏的是这样一个与她同年的人。

不让一子,输了便是真的输了。

沈故渊带人在司徒府门外,想要找机会带回慕长欢。将慕长欢一个人留在司徒府内,他总归是担心的。

深入虎狼之地,这怎么也不该是慕长欢这位公主需要去做的事情。

然而他等在门口,扮作慕容珂的模样,带着许多家丁,脸色难看,倒不是为难,只是等着慕长欢从里面出来。

他既然是拿了拜帖进去下棋的,这一局下完了,自然也就出来了。

可他等了许久,只见到大公子急匆匆地从里面奔了出来,沈故渊的心头一跳,便拦住了他,“在下慕容珂,见过司徒公子,我家弟弟进去叨扰许久,这一局棋可下完了?什么时候我能带他走?”

沈故渊那一身的气势因为着急露出来不少,堵在人家门口,知道他来接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带着人赶来抄家的呢?

司徒瑄本来就因为慕长欢伤了妹妹有几分气性,如今着急又被拦住兜头盖脸的问住,更是冒了火气直说道:“他在我家犯了事情,只怕想走没有这么容易了。”

听他这话的意思,竟然是要将慕长欢留下了?

“少爷,马车套好了,已经派人快马先去了杏林苑通知韩大夫,到了就能接人!”

一听说是去接大夫。沈故渊更是急了。

攥着司徒瑄的手腕,偏不让他走了。“你说清楚,你们要把她怎么样,还是你们已经把他怎么样?司徒瑄别以为你们豪门大户就可以欺负他,今日他若是少了一根寒毛,我踏平你司徒府。”

出门遇上了个狠茬子,司徒瑄也是微眯了一下眼神。

“你威胁我?”

瞧这两人剑拔弩张,下一刻就可能真的动手。童玉生赶紧拦住了沈故渊说道:“大公子,不论如何这是去请大夫的,总不好耽误了病情。”

沈故渊一听也是他太过担心了,瞧着司徒瑄的模样并不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才会如此着急,看他这样更像是家里人出了事。

如此一想,沈故渊便通透了。

“他赢了?”沈故渊的声音不大,可是听在司徒瑄的耳中却十分的刺耳。

“哼!”

他脸色冷漠地瞧着沈故渊,重重扔了一句,“我二妹妹若真出了什么事,我才要真的踏平慕容府。你就在此等着,等我回来再同你家算账。”

沈故渊听了这话倒是安心不少老生在在的,让人给她搬了把椅子。

“大人咱们就在人家门口,这是不是不太好看?”

沈故渊略微挑起了眉头,“他叫我在这儿等着,我自然要在这等着,否则旁人岂不是说我怕了他?”

童玉生无语,这怎么跟小孩子斗气似的。

可是沈故渊能够任性,他却不能任性。只能硬着头皮劝说道:“司徒公子让您在这儿等着,您就在这儿等着,旁人还会说,您就会说听他的话,不如我们到茶馆上坐一坐?我在这儿候着,若有什么消息即刻通知您。”

沈故渊收了脾气,即刻说道:“我并不是在斗气,也没有任性,只不过我得在这儿坐着。叫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不好过去……也要让他们司徒府的人知道,公主背后是有人罩着的,否则他们随意妄为,真伤了她该如何?现在大约我们是不能闯,但我在这儿街头巷尾的议论并不会停止,他们司徒府碍着官声与门面也不敢对他如何。”

原来如此,倒是他考虑的少了。

随后,沈故渊有叹了口气。

“不过这件事情还很麻烦,司徒家不会轻易放过,你去打听一下这二小姐是否素来有疾,顺便去将监察院的人带过来一个,我要知道关于司徒府所有的事情。”

童玉生即刻照办。

跟着慕长欢可以游山玩水,但跟着沈故渊,他真是忙的脚都不沾地。

慕长欢来的时候还早,沈故渊就在门口给她撑着,等到下午,司徒瑄亲自出门来请沈故渊进府去说话。

他如今是琅琊慕容氏,一个神秘而特殊的家族,关于他们的传闻有很多,但很少有人见过他们,只是听闻慕容氏族中有许多不出世的奇才。

琅琊这地儿文采斐然,出了许多名流大家,如今的左相便是出身琅琊,还有朝堂上许许多多的重臣都与这个地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外人也许不知道这慕容家有什么高人,但官场的人才知道这个慕容家才是个手眼通天的家族,他们是整个琅琊最古老最神秘的家族,传说许多大人物都与他们有关,而他们从前朝至今日始终繁盛,便是让人敬佩。

如今这慕容氏一出来便是两兄弟,说是要与薛家联姻,这便是看上了薛如雪。

薛如雪虽然是嫁过人,可薛家在金陵城的财力想要再嫁,并不是什么难事。

再说人家本是皇家媳妇,金陵民风开放,天政帝又特许她在家,这般女子还有什么人配不上呢?

薛如雪可是照着皇后的位置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若她真的有心再嫁那求取者,快要踏破了薛家的门槛。

只是,之前传闻说:薛如雪对大皇子甚是钟情,并不愿再嫁。即便薛家放出风去,知情的人都知道薛如雪没有那个心事,司徒家也就没动那个心思。

如今听说是慕容氏来人了,想必薛家既会意外也会期待。

嫁个皇子只能说身份地位的匹配,样貌品性适合,然而慕容氏这种百年氏族千里来求娶,才是真的证明薛如雪不是一般女子。

沈故渊进了门,远远看着有个女子从假山上下来,她对着沈故渊袅袅婷婷地拜了一下,转身便带着侍女跑远了。

沈故渊略微蹙了蹙眉头,似乎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古怪。

刚才那姑娘瞧着年龄不大,同公主一般的年纪,一身绫罗姹紫嫣然,不多想便知她是这府上的大小姐,司徒瑾。

可这地方是外院,她一个深闺小姐如何能来这里?

还提着千里眼,分明是来看人的,只是被沈故渊发现了,这才不得不跑掉。

他们司徒家到底打了什么主意?

沈故渊转头瞧着童玉生吩咐了一句,“今日不论发生了什么,你要陪着我,我怕他们要使诈。”

“大人放心!”

沈故渊有些忐忑,司徒府对他而言如同豺狼窝。

而他有是不得不进来,因为慕长欢在这儿。

司徒珏吐了一口血,韩大夫来瞧了一眼,反而说这是好事,说她心气太高,若是不吐出血来,郁结内腑,这便是埋下了病根儿,七情致病,恐难长寿。

如今这一口血吐出来了,便是将他的心气儿压了下去,与长远看是好事。

韩大夫给她开了写平肝熄风的药,又吩咐了一句,让她改一改争强好胜的性子,女子无才便是德。

下棋太耗心血精神,她若长此以往痴迷其中,那是若败,这一生心气傲骨便全散了,人也该去了大半,如今刚好。

听了这话,李夫人心情复杂,倒是大公子又气又笑的说了句。

“难不成他把我妹妹气到吐血,我反倒要上门去谢他?”

韩大夫一摊手,“恕老朽直言,大公主说的是这个道理。”

司徒瑄还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李夫人拉拉袖子示意他禁言。等到大夫走了,他才带着大公子到门外去悄然说道:“我听丫鬟们说,那位公子生得十分俊俏,又是琅琊慕容这种豪门显贵,珏儿一罐心跳,如今败给他,可是要应了她自己说的那句话,她要嫁人一定要嫁个能赢她的男人……”

这……

司徒瑄听清楚了母亲的意思,这便是要找慕容環做他的妹夫?

想起那人的模样确实是不错,只是他那个大哥过于蛮横,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人,顿时有些不快。

“慕容環可是说了他长我一辈儿,让我叫他表舅呢。”

听了这话,李夫人晚了他一眼,“八竿子打不着的表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