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三章 吃醋(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京都还有这样的说法?

“这不会是公主说出来骗我的吧?”沈故渊一副我不相信,慕长欢确实义正言辞地拒绝,“本宫何时欺骗过你?本宫以本宫的人品向你发誓,刚才所言句句属实。”

沈故渊眼中的怨念更为深重了。

硬憋着一口气说道:“是不是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太子小舅子?看来我该给他再增加一些太子的课程,让他没有力气去管咱们的事情才好。”

慕长欢无奈地叹了口气,男人吃醋起来,真的很不好哄啊。

“堂堂右相如今竟然像个小孩子。”

沈故渊可不管这些,低头便咬住了慕长欢的唇,没有用力,确实一种惩罚,一种抱怨。

慕长欢感觉到他此刻满腹牢骚就像是个深闺怨妇,忍不住笑了起来。

“驸马始终是驸马,而且曹直言帮我许多,本宫毕竟不是皇子,许不了他什么高官厚禄,你知道他不必的,他都是为了燕国,既如此,本宫也想着能帮他挡得住一时,便挡住一时,日后,他若执意如此,我希望他能投身太子门下,在我身边时,指望他还有些好名声。”

这话一出,沈故渊的怨念少了不少,可还是追问起来。

“我是大燕第一美男,那曹直言呢?是不是第一风流公子?公主是要收集一套美男图吧?”

这都是外面传扬的。

慕长欢要效仿逍遥子收集美人图那般收集美男图。

先不说之前造反的白云司那种病娇妖孽类型的,就说现在慕长欢府上的,温和清淡的曹直言,妖孽神秘的玉星元,狂狷霸道的沈故渊,还有威武强壮的萧平关,加上之前仙气飘飘的云苍蓝,这美男图成了一半。

这话不过是坊间传来传去,没想到不止传到了慕长欢的耳中,就连沈故渊也放在了心上。

呵呵!

慕长欢实在没法堵住这悠悠众口,所以她下意识的堵住了沈故渊的口。

被吻的有些发懵,不过很快沈故渊便话被动为主动,轻轻拦住了慕长欢的腰肢,不断的加深了这个吻。

慕长欢还是第一次主动吻了他,这种刺激与幸福感,顿时将之前的所有委屈和醋意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沈故渊轻咬了下慕长欢的唇,这才放过了他。刚要在提出个过分的要求,慕长欢便哄着他说道:“这回可以乖乖听话了吧。”

这样哄小孩子的话,沈故渊能听?

事实证明,沈故渊不但听了,而且是心满意足。

“若是公主日后都这样安慰我,那就可以……”

哎呦!

沈故渊顿时紧张地将慕长欢藏在身后,转身看向了背后,谁想到太子竟然从草丛里面滚了出来,他有些无辜地看向了沈故渊和慕长欢。

“若是孤说是这雪太滑了,不小心滑过来了,阿姐可信?”

慕长欢红了脸,太子摔出来的位置绝对能将他们两个人刚才做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

白日宣.淫,还是她主动的。

慕长欢简直没脸见人了。

太子也很委屈,他也不想的,可是两人实在是太腻歪了,躲在假山后面蹲的腿都麻了,两人还没完,他能怎么办,他只是想要换个姿势,谁想到就摔出来了。

咳咳!

太子故作震惊地起身,“前院在找右相。”

什么?

原来抄家的人遇到了难题,竟然在刘家找不到多少银子,这才回来求助。

太子听说这事儿后,一时也拿不定注意了,便要人来寻慕长欢。

旁人没寻到,只好自己亲自来寻,谁想到正看到了这一幕。

慕长欢推了推沈故渊,“你去!”

“都是小事,曹直言就能解决。”

结果从假山后面又站出来一个人,擎宇说道:“大人,曹直言正做统计呢,他此刻若走了怕剩下这些富商不出血啊。”

沈故渊嘟囔了一声废物,但慕长欢却是吃惊了。

若是只有太子一个便罢了,毕竟是亲弟弟总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可是这还有个擎宇?

脸色更红了。

“擎宇,假山后面只有你一个了吧?”

擎宇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往外挪了挪,然后一二三四五六,出来了八个男人,太子咳嗽一声,“孤可是太子,出门怎么也要跟几个人的,阿姐放心,孤定会好好管教他们,定不会让他们乱出去的说的。”

这话话音刚落,这八个男人便是一口同声地说道:“公主放心,我们绝对不说公主在花园强吻驸马!”

慕长欢:“……”

本来可能没几个人知道,如今他们这般声如洪钟的一说慕长欢顿时脸红的好像要滴血。

算了,太子这群憨憨,她抵不过,只能遁了。

瞧着慕长欢落荒而逃,沈故渊倒是挺高兴的。

“大人,咱们什么时候去抄家啊?”

擎宇刚开口,沈故渊顿时怨念深重的瞪了他一眼。

若非太子在这儿,只怕是一脚就踢到他屁股上了。

“太子,最近课业松了,还是要多读书,少参合这些琐事。”

太子:“……”

他感觉自己被约束冒犯了,明明自己才是太子,国之储君,怎么还会……

心里怨念,然而脸上却很乖巧,“右相提点的是,孤即刻回去好好读书,今夜若右相无事,还请右相多多指点孤读书,莫要荒废时间才是……”

沈故渊顿时停住,怎么就忘了,慕九韶不仅是太子,他还是小舅子。

得罪了小舅子,那不是……

眼看着太子离开的背影,沈故渊的怨念更加深重了。

“大人,咱们……”

擎宇才催促了一半,便让人一脚踢在了屁股上,沈故渊很是不耐烦地说道:“催催催,但凡你能做点事情,还要本官去做什么?”

说完,沈故渊怒气冲冲地就赶了过去,瞧他那个架势,怕是搜不出来银子就要将刘家和王家彻底毁了。

沈故渊进了刘大人的家中,他在昭关乃是首富,之前打仗也多聚集在东城与他西城的买卖没什么影响,自从打仗打胜了,他们隔天就恢复了正常。

除了铺子刘家还在昭关城中最好的地皮上盖了近千亩的院子,这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

当年昭关在定川左右,为了制衡定川王,天政帝不得不多拨粮饷希望能够制衡对方,但没想到只是在昭关养了许多白眼狼啊。

这昭关,慕长欢老早就想要肃清,上次走过便已然发现,城中官僚气息太重,好好一座城池,乌烟瘴气,回去便找了曹直言调查过,这才知道这城主便是左相的人,在这儿大肆敛财不说,还欺男霸女,实在是这昭关的一颗毒瘤。

当初,慕长欢他们的行踪暴露的如此痛快,也与他们有关。

当年刺杀慕长欢的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当初他们只是将目光落在定川,如今曹直言却说昭关也很有可能。

而这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刘大人,他虽说只是个七品官,却管着盐道,还是左相的亲戚,这样的人在城中混的风生水起也是正常。

只是……

这偌大的宅子,若非是祖产,便是一桩罪过。

沈故渊亲自带人去查那刘家的院子,进了门差点迷路,不过他可是个狠人,瞧见这地上的砖,直接哼了声,“将公主与右相府的府兵全部调来,就在此地,一寸一寸的查,让人见前后院子,四处小门全部都封了,谨防爬窗跳院,这院子就是一只鸟也不能放过去。”

沈故渊这是打算,将刘家翻个底朝天了。

不过这样也好,也算是教教这些人如何超强,日后这样的事情恐怕会很多,总不能次次都是由他亲自去办。

擎宇领着沈故渊见了刘家的那些个夫人姨太太,还真是万紫千红,春色满园。

“这老东西竟然挺会享受,这丫头还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竟然也弄大了肚子……”

沈故渊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从今日开始,这些人怕是没有往日的好日子过了,

顿了顿,沈故渊直接说道:“本官乃是当朝右相,燕国公主驸马沈故渊,今日公主查出你家老爷贪污盐税,结党营私,欺男霸女,谋害童家四人性命,本官是来抄家。”

沈故渊这话一出,场面顿时哭闹起来,在场的女人哭的他心烦。

“全给本官闭嘴咯,再哭即刻上了枷锁,扔进满是老鼠的牢房之中。”

这话说完,哭声立刻变小了不少。可是女人总是比男人麻烦些,他们哭起来最是麻烦。

一个个生猛的往沈故渊身上扑着。

这些个环肥燕瘦的美人一个个向沈故渊哭诉着:“大人饶命,我等什么都不知道,还请大人放我们一条生路。”

“大人,我也原是好,人家的女儿被他强迫娶进府里的。大人,您就饶了我吧。”

听了这话,他顿时心生一计。

“本官与公主心知在场的诸位多是苦命人,被她强迫带进府里,本官如今给诸位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谁肯告诉本官刘长生藏得金银财宝在哪?”

顿了顿,他又说道:“或有他伤天害理的证据。亦或是有他勾结贿赂其他官员的作证,本官可以许你们还家,还会给你们一笔不菲的安家费用,否则你们都将被流放充官妓。”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