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僭越之罪(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童玉生还没开口曹直言率先说道:“微臣猜测,这尸身应该还在刘家藏起来了。”

刘家?

慕长欢明白他的意思,这是要她抄家啊。

“既然如此,那本宫便派人亲自去搜查一下,若真的查出了尸身,本宫在做判断。”

刘长生听了这话,先是一松,随后又道:“公主不可啊!”

不可?

慕长欢顿时挑起了眉头。

“怎么本宫还差不得你了?”

刘长生家中殷实,若是被这些大头兵闯进去收割一番,只怕什么都没了。

如今左相不在,他该怎么办呢?

刘长生看向旁边的城主,这也是左相的人,他即刻求助着说道:“城主大人,便是要搜也是城主大人去搜吧。”

城主听了这话才开口说道:“是这么个道理,县官不如现管,既然是在昭关这地方就该是本宫去搜!”

慕长欢哼了声,当时将茶杯摔在了桌面上。

瞧见慕长欢的脸色,城主大人招呼人手去搜查的心思凉了一半。

众人屏气敛息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声,触怒了慕长欢。

一时间整个房间寂静的落针可闻。

慕长欢伸手轻轻捻起了茶杯盖,轻轻刮了刮上面的茶叶,随意地问了句,“右相熟知大燕律法,可知他这般殿前失仪该是如何惩罚?”

还要罚他殿前失仪?

沈故渊回了一句,“殿前失仪,轻则打五十,重则流放充军。”

慕长欢这招是真的狠啊!

当着面打屁股!

慕长欢点头,直接说道:“念他是初犯,便在此地大打他五十大板,叫他与诸位知道什么是宫里的规矩,什么是本宫的规矩”

“我可是朝廷命官!你不过是公主怎可打我!”

哈!

慕长欢顿时笑了,即刻招手说道:“本宫乃是陛下亲封的燕国公主掌军事,特许议政,是不是处罚你这个小小的七品官,还要动用父皇赐给本宫的尚方宝剑?”

这剑连沈故渊都可阵前斩杀,何况他一个七品官。

听到这话,刘大人是真的慌了,周围两个侍卫将他架起来就要往外拖,他一害怕,脱口而出,“我是左相的岳丈,你敢得罪左相?”

这一下曹直言笑的热闹,“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成了本官的同僚,完全不知大燕律例。今日让你这板子挨打值了,本官亲自给你讲一讲你都说错了什么?

这其一妻父为岳,妾不过是奴婢,可打杀买卖,如此还敢说岳丈,刘长生这是在诋毁左相大人,诽谤假冒官眷欺骗他人,是重罪可抄家流放。

其二,公主乃是陛下嫡女乃是君,而左相虽然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仍旧是臣,君臣不可乱序,你如此枉顾君臣礼法,可见你真是个不忠不孝,心中无君无臣的笨蛋!”

你!

刘大人还要说什么,可那给他痰盂的侍卫却已然将他拖拽着出了门,直接在庭院正中摆了凳子。

曹直言看了眼城主大人说道:“城主如此勤快,那劳烦您亲自为他数一数,不要打多了。”

城主双膝一软差点直接跪在地上,可他哪里敢忤逆慕长欢,他即刻说道:“公主饶命,我是一时糊涂。”

随后看了眼旁边的王员外,那人即刻站出来说道:“公主,我们出三十万担粮食,公主,曹先生求你们不要打板子了,刘大人他身体不好挨不住这五十板子,这…这会要了他的命啊。”

慕长欢哼了声,不必她去说,曹直言便解释清楚了。

“王员外这说的是什么话?公主如今惩处的是他御前失仪,至于粮食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再说他欺男霸女谋财害命,这罪还在审着呢,若是真的,这罪要掉脑袋!”

什么?

王员外再不敢求了。

然而慕长欢却直接将这一本账册甩在了王员外与城主的面前,“解释!”

什么?

城主蹲下来查看,越看越是心惊,就这账本上记着他,就是死罪。

“公主饶命!这刘家与王家所做的事情,下官实在是不知情啊,虽说下官管着一城,可人人都知道这城中真正的大人是刘大人,我实在……”

城主跪地求饶然而王员外看了这一份账册却只是心惊,强装镇定,“这都是盐商的事情,我们小本买卖看不懂,与我们无关,公主一定要明察呀。”

慕长欢冷笑了声,“你们可不是小本买卖,你们做的是无本的买卖,将人家的铺子抢来了,变成了自家的铺子,将人家的闺女抢了变成自家的闺女,买卖做到你这个份上,想不挣钱也难了吧?”

春怀直接将一本账册甩在他的脸上,“你与刘长生合谋,贪墨了童家的铺子,还将童玉瑶卖进了妓院,才使得他羞愧自尽,你敢说刘家的事情与你无关?”

顿了顿,曹直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侍卫已经赶去,再过一炷香便该有消息来回。”

“什么?”

没有通知他们,便已然派人去抄家了,他们今天注定没有命回家了。

当初,刘长生还说左相大人的意思,公主没了粮食定要求着他们买粮,他只要囤货居奇,就可大赚一笔,可现在,他们是要把命都搭进去了啊。

“公主是要我们的命啊!”

曹直言解释起来,“是你先要了人家一家四口的命,不只是童家还有赵家,你忘了你们为了强占人家的地方拓展自己的别院,生生将人家唯一的男丁给打死了,还将他老婆卖到山里去?如今他来找你索命了!”

这话吓得王员外顿时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慕长欢伸手压了压躁动的人群,“枪打出头鸟,本宫也不想管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本宫现在只想继续打仗,若是诸君与本宫同心协力,倒是没心思去查账目。可若是这粮食筹不够没法打仗,本宫没法子,只能站住朝官,将诸位的账都好好查一遍。诸位可懂了?”

说到这儿,其他人顿时安静了片刻。

众人紧张地看着慕长欢,只有她问了句,“板子打了多少?”

“一!”

外面的板子与哀嚎声同时想起,这些个员外富商几乎是一同跟着打了个寒颤。

没办法,慕长欢的气势太过逼人了。

而这件事情不必他出面,可是正如慕长欢之前所担心的,他不想让曹直言一个人承担这一切。所以她出来,她做这个坏人。

此刻,沈故渊一言不发,只是盯着慕长欢眼中有些复杂的情绪。

“公主,我们捐,即刻就捐!”

瞧着慕长欢点头,众人即刻就围住了曹直言,能出多少就出多少,谁也不敢在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刘大人可是左相的姻亲,如今已经被公主抄家了,他们还敢藏着掖着不出力吗?

好不容易攒下这几夜,可不想被公主当成出头鸟直接给挑了。

等到众人散去,沈故渊这才拉着他走到了后院,“公主很护着他嘛。”

这话一开口,醋味就有点大。

慕长欢确实对曹直言格外的照顾了些,人家都甘心去做慕长欢的镰刀,可她却非要站出来毁坏自己的名声,不惜得罪所有人,也要保全曹直言。

“生气了?”慕长欢试探着问了句。

沈故渊只是哼了声,“哪有?公主看错了,本官没有生气,很高兴的,公主得了这么多的粮食,本官为什么不高兴?有什么好生气?”

这就是生气了。

他若是不生气,哪里会说这么多话,分明就是在生气。

“公主是觉得曹直言很帅吧,比我好看?”

慕长欢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追问,问得愣住,一时间没来得及立刻回话,竟然被他抓住了把柄,气恼地说:“公主你迟疑了,那便是真的觉得他比我好看?不过是刚刚成婚,公主便喜新厌旧了吗?”

瞧着他赌气的模样,慕长欢只能哄着他说道:“你最好看,本宫哪里舍得喜新厌旧,右相这大燕第一美男,本宫怎么看都看不够!看一辈子也不够!”

“真的?”

慕长欢这次是立刻就点头了。

饶是如此,沈故渊仍旧一副我不怎么相信你的样子攥着慕长欢的手贴着自己的脸,“公主,若真是喜欢,那便日日看,夜夜看,一刻也不能错过,所以……今晚我要宿在公主房里。”

慕长欢:“……”

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奔波,慕长欢都是靠在沈故渊身边睡着的,如今到了昭关,他们分了房间,不知道太子是不是故意的竟然给他们准备了两个房间。

这一整日沈故渊都有些怨念深重。

之前慕长欢便觉得太子这是有话要与她私下说,便没有推脱,如今他既然说了出来……

慕长欢只是小脸一红,“这个不行!”

什么?

沈故渊顿时恼了,“我们可是拜过天地的夫妻,怎么还要分房睡?”

慕长欢直接回:“虽然拜了天地,但我们还没有圆房,也算不得真正的夫妻,太子与本宫说了要等右相与本宫回了京都圆房之后才能住一处,否则便是苟合。”

什么?

沈故渊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