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一章 断案(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如今前线打仗,刘大人竟然连十万吨粮食都不肯捐出。这样的人,留着要做什么呢?

慕长欢气得拍了桌子,然而她这边刚有动静,外面却是忽然热闹了起来。

只听着前面竟然还有些刀剑相撞的声音。

慕长欢听着,有些心焦,想要让春怀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却马上听到有人嘶吼了句,“刘长生,我要杀了你!”

这一声怒吼,恨意滔天,慕长欢忽然有种感觉,这怕是一桩冤案。

只是他连连吼着,吓得刘大人蹬蹬往后挪了两步,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救命,这是个疯子,堵住他的嘴!”

刘长生即便是蹲在地上也一样在嘶吼着,可见这人是谁他心里很清楚。

“刘长生,你个混蛋,你强占我妹妹,杀了我哥哥,父母上京都状告你,竟然被你派人活活打死在刑部门前,我要杀了你,将你千刀万剐!”

听了这话,慕长欢顿时便将账本往桌子上一扔,看向了身边地春怀说道:“让所有人不许动,本宫听着是有冤情,若有冤情让他来找本宫做主,本宫可还他公道,即便是朝廷的大官若欺压百姓,本宫也可斩杀,让他不必害怕,将自己的冤屈都在堂上说出来。”

这话传到外间,刘大人登时愣了。

但很快却从旁边侍卫身上抽出了刀,就要对这眼前人动手,他的刀只到那年轻禁卫军的眼前,便被萧平关轻轻捏住,在无法寸进。

今日,他本是为了曹直言撑着场面,特意带着城卫军精锐守住四周,实在是没想到今日还有人敢在这儿动手。而且动手的竟然是刘长生和他的禁卫军小兵。

童玉生!

曹直言他们找了好几日的人,原来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

这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萧平关从他手上,抢下了刀,转头看了眼被夺刀的侍卫,“废物,去领三十军棍!”

说完在瞪着刘长生,凶狠地说:“敢在本将军面前玩儿刀,你是想死?”

刘长生被他吓得双腿发软,硬咬着牙说道:“我可是左相的姻亲,萧平关,你这个反贼余孽,你想要做什么?”

听到这话,慕长欢再也坐不住了,直接从隔壁摆驾到刘长生的的眼前,那一身金黄几乎闪瞎了他的眼睛。

“公主,真是公主……”

刘长生瞧见慕长欢,顿时有些心虚,而曹直言则找了机会,凑到了童玉生的耳边说了两句什么。

刘长生瞧见他的模样,即刻说了句:“公主,此人居心不良,潜藏在禁卫军意图行刺,定是齐越的奸细,下官只是想要保护公主。”

哈!

这位刘长生还是很聪明的,即刻便给这人扣了这样大一个帽子,若是慕长欢没有在之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真要被他这副忠君爱国的嘴脸给蒙蔽了啊。

“是么?”

童玉生即刻跪下,挣扎着要扑向慕长欢,一边扑着,一边喊着,“公主,小人有冤情!求公主右相为我做主!”

刘长生作势便一脚踢在他的胸口。

刚要动手便被萧平关拦住,“公主面前动刀,罪当谋逆!”

这话一出,刘长生顿时哑火了,可他看着童玉生更是心急。

“我是担心他会伤害公主!”

哼!

曹直言冷嗤一句,“你当萧将军是摆设么?殿前披甲那得三代神武将才有的荣耀,凭你也配?”

这话不假,能在陛下和皇室内披甲带刀那都是荣耀,非将官世家嫡子不可承袭。

“公主,我有冤情!”

这童玉生太过急切想要到慕长欢面前来告状,想必是真的不知道宫里的规矩,此刻有些害怕也有些激动,只想着让慕长欢帮她做主。

这才一直往前,曹直言压了他一下,细心解释起来,“公主乃是贵女,外臣不可靠近,你跪在此处说话就是!”

慕长欢眼神微微一凝,当即开口,“谁也不许动他,让他上前,本宫要听听这到底是什么冤情,敢在本宫的宴席上动手。”

这……

慕长欢招呼这刘长生,让他坐在旁边说道:“既然是左相的姻亲,便坐在本宫旁边,一同听听吧。”

童玉生抬头,眼中有些震撼。

可慕长欢却是要试探下,他到底是只有匹夫的一时血勇,还是个真正有担当的男人。

瞧见慕长欢对自己客气了,刘长生顿时缓了语气,静安真的大剌剌地坐下了,曹直言与萧平关交换了一个眼神。

眼中尽是对其的不屑。

这两个家伙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如此好友了

“回禀公主,小人童玉生乃是岭南边军的小卒,半年前,刘长生在街上瞧见我妹妹容貌俊美,不管她早有婚配非要纳她为妾。

公主,我家世代忠良,祖上也是做过将军的,父母不肯辱没门风,不愿女儿做妾,便推了他的婚事,谁想刘长生竟然将我妹妹掳走奸污。

家兄知道消息上门与他争辩竟然被他当街打死,妹妹一时想不开悬梁自尽了,二老泣血书状告到了京都刑部,竟然生生被打了一百板子,生生打死了两条人命……”

这话一出,童玉生已然是泣不成声,十六七岁的年纪,哭得人心疼。

“你胡说!”

慕长欢还没说话,童玉生竟然敢当着慕长欢的面,就站起来斥责。

春怀想要呵斥他,被慕长欢拦住,随后瞧着刘长生竟然暴跳如雷,直接蹦出来说道:“公主明鉴,此人乃是诬告,他的兄长吃喝嫖赌欠了我大笔的银子,当时说好以她妹妹抵了,我也算发了善心不曾将她卖身到腌臜地方,而是收留她做妾,谁想到这一家人竟完全不知感激,撒泼胡闹。非要讹我银子,要不就说我拐带她女儿,真是无耻至极!”

是么?

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慕长欢这般之前看过卷宗,知道这一家的凄惨遭遇。

这案子乃是曹直言手书,上面仍有他的批注,他也认为此事存疑。

可是刘长生确实拿出了卖身文书,上面有童玉福画押的证据。

慕长欢想了想对着童玉生说道:“你人不在昭关,你是如何知道这一切的,又有何人举证?”

童玉生从怀里掏出了一份血书呈送到慕长欢的面前。

“父母泣血之书,本是希望我能求一求大皇子帮忙做主,可是……”

大皇子叛变,他求告无门了。

童玉生瞧着刘长生恶狠狠地说道:“昭关谁人都知道刘长生乃是左相的姻亲,在这昭关无人敢惹,我家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去招惹官家?诸位,请看看结果,我家父母兄弟姐妹举丧此畜生手中,若我有半句虚言叫我天打雷劈,全家死后也不得安宁。”

童玉生双眼泣血,等着刘长生的眼,仿佛要将对方生吞活剥了去。

慕长欢抖搂开血书,看了一眼后传给其他人看了过去。

曹直言摇摇头说道:“公主,刑部确实收到了这个案子,当时定案是因为刘长生拿出了童玉瑶的卖身契,那是他兄长亲自画押的,可是夫妻俩却不认。

说是父母还在如何让兄长卖了妹妹给人做妾?再说此人在镇上风评不错,曾经举过孝廉。

再说,微臣调查过,童家父母在昭关有祖宅,手上尚有十亩田产,而他兄弟在昭关有一间果脯铺,一家老小生活的很是不错,在出事之前,老两口还给长子在老家商量了一门婚事,刚刚下过聘。”

这话一出,众人再度疑惑起来。

曹直言的作证虽然只是些家庭情况,可是很清楚地让人看出来,童家若非攀龙附凤,不必卖儿卖女做妾室。

家里有产业,子孙有活计,女儿更是容貌艳丽,刘长生如今也有五十岁了,家里至少有七八个小妾,通房无数,嫁给他做妾室那都是糟践人的父母才能做出的事情。

“我有童玉瑶的卖身契,是你哥哥亲自画押!再说你个举了孝廉为何没有做官!还不是他品行不端被人查出了?”

呸!

刘长生才说了一半,童玉生直接一口老痰吐到他的脸上去,“我哥是因为救人伤了腿,身体有残才不能做官,而他被你当街打死,尸体都被带走了,想要什么证据弄不出来来?我哥读了十年的私塾,写的一手好字,若真是他亲自卖了妹妹,为什么只有画押没有签字!”

童玉生缓了一口气,怒骂道:“分明是你借着官身,伪造证据。老匹夫,你伤天害理丧尽天良,老天爷怎么不降个雷劈死你啊!”

这话有道理啊。

慕长欢想了想说道:“他说的话,刘大人如何反驳?”

刘长生缓了缓说道:“此人乃是叛军大皇子的部下,他定是在攀诬我,公主不要相信他,此人胡言乱语,肆意攀诬朝廷命官,公主,右相,你们要为下官做主啊。”

这话一出,慕长欢没回话,倒是曹直言先说道:“刘大人,您不是左相的姻亲么?怎么还要求公主给你做主?别是求错了门吧。”

做主!

慕长欢手指点了点茶杯,忽然说道:“你兄长的尸身如今在何处?”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