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腊八节(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不敢了,以后公主说什么微臣就做什么,微臣就是公主的一把刀,只杀人不伤几。”

曹直言这个家伙还越说越来劲儿呢!

慕长欢狠狠白了他一眼,直接说道:“只做这一次,不要泥足深陷,曹直言别做个孤臣,本宫不想你这样。”

曹直言是公子如玉,他做不得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无法想象他可以做那种酷吏。

“公主同意了?”

曹直言探问了句,不过却是在慕长欢发火之前便抽身离开了。

已然在众人面前问过自己,哪里还能不同意。

三日后,昭关十分的热闹,如今借着腊八节,便将着这些个富户全部哄到了一起,曹直言这样貌家世代慕长欢招待他们,十分的受欢迎。

从一开始,这场子就很热闹,这些个富户一听说曹直言还没有娶亲,上赶着来找他说亲,曹直言押了一口茶说道:“婚事还没定,不过在下心有所属,倒是不耽误诸位的好意了。”

这话说完还不够,转头便指向了罗宇说道:“诸位不要急,还有罗将军呢。”

众人即刻围了上去,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罗宇,此刻被这些热情介绍婚事的乡绅富户们一围起来,也是觉得心下一闷。

不过他可比曹直言实在多了,“诸位耆老,大家都知道我罗某人一生最爱银子,若要娶妻自然要娶千金小姐。”

这话一出,众人即刻扑了过来,一位胖员外说道:“我家女儿年方十六出水芙蓉一般,罗将军见了定会喜欢。”

“老朱,你要不要个脸,你家那女儿最多是珠圆玉润,两百斤得有了吧。”

说的胖员外脸色一红,顿时恼怒起来,“你那女儿黑瘦多病就好了?”

“都别挣,我女儿才是亭亭玉立,再说了我江某人还中过秀才,你们的女儿如何比的上?”

“中了秀才算什么?罗将军若选我的女儿,我陪嫁金陵十三间旺铺,十里红妆!”

“才十三间,你可真小气,我这是独女,若娶了她,百年只有我的所有家当都是罗将军的。”

这些人听到这话,纷纷一个个的比这来表明自己的财力雄厚,毕竟今日传闻是慕长欢要犒赏三军,也是听说军中不少未曾娶妻的将军,正是要给他们在这儿安家,所以才有这一个活动。

众人都想要最好的,若不是曹直言,挣个罗宇也不错,毕竟他圣眷正浓。

传闻都说,这罗宇是慕长欢的新宠。

呵呵!

罗宇还没说什么,只来得及擦擦汗,便听曹直言说道:“看来诸位大人家底都很丰厚啊,那今日可要慷慨解囊,公主要打东夷城,夺回故土,如今尚欠些军费,还请诸位老爷慷慨解囊啊!”

说着,曹直言还特意拉住了那位黑瘦员外,喊了句,“刘员外,我可是记着你说的,独女,将来全是女婿的,在军中找一个先把财产过继一下,日后他若是不给你养老送终,本官做主砍了他的脑袋!”

这话说的刘员外一脸惶恐。

他就是来给女儿找个女婿的,怎么就说上了军费,他们凭什么慷慨解囊?

可他刚要反驳,又瞧出曹直言的脸色不似跟他商量,顿时眼珠子一转。

“曹大人莫怪,我这是吃罪了酒,浑说的,您饶我这一次,必有重谢。”刘员外说着便作揖,然而曹直言只是饶有兴致地回了一句,“重谢,您要贿赂朝廷命官?”

这……

刘常利是真的什么都不敢在浑说了。

这一间花厅的气氛也不再热烈,众人纷纷往后挪了挪,慕长欢在隔壁瞧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转头对着沈故渊笑道:“右相猜一猜,曹直言今日能要到多少银子?”

沈故渊顿了顿说道:“今日有一个贵客,若她来了,咱们三军的军费便有了,若她不来,这些个家伙恐怕是毛都不拔一个,除非曹直言下死手。”

她?

慕长欢好奇了看了眼,想要听沈故渊的解释,可他偏要故作高深,慕长欢瞧着他一脸等着慕长欢追问的样子,故意不开口询问,反倒是转头盯着自己眼前的粥,问了句。

“这是什么,搅合一团。”

沈故渊端了一杯茶押了一口才说道:“腊八要吃腊八粥,这可是定川特色,公主尝一口吧。”

瞧着碗里五颜六色的食材,慕长欢用勺子搅拌了一下,说道:“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保佑我们筹粮成功。”

慕长欢对着眼前的腊八粥许愿,那狡黠而明媚的笑容,惹得沈故渊心里欢喜,他伸手端起了粥碗,特意喂到了慕长欢的面前。

“尝尝,夫君喂得会更甜一些。”

慕长欢瞧着他那样子,故意躲了下,忽然问了句,“你说的她是谁?”

知道她是贼心不死,,沈故渊将勺子凑到了她的唇边说道:“来了你就知道了。”

慕长欢又一躲,还轻哼了声。

“你吃了,我便告诉你。”

沈故渊这么说了,慕长欢立刻张嘴,将他喂到嘴边的食物全部收入府中。腊八粥甜甜腻腻地味道与这个寒冷的冬天真的好般配。

两人正吃着八宝粥却忽然听到隔壁间热闹了起来,曹直言本要开口相逼,毕竟掏钱若是这么容易,也就不会拖到了今日,慕长欢出京都之前,便将京都的富户们都搜刮了一遍。

如今,她可真是要留下一个雁过拔毛的坏名声了。

“金陵,薛如雪见过诸位大人,各位先生了。”

听到来人自报家门,慕长欢有些吃惊,这不是大皇子妃么?

当初,天政帝给了恩旨,未曾牵连她,许她还家再嫁,可她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再看沈故渊一副了然的模样,慕长欢试探着问了一句,“你说的那个她,不会就是她吧?”

沈故渊笑着点头。

金陵薛氏,她的母族乃是金陵第一富商唐氏,唐氏经营着金陵最大的绸缎场,而她的母亲是唐氏的当家人。

得到这个消息后,慕长欢竟然有些震惊,自己这个大嫂竟然还有这样一个背景。

当时只听说她父亲是金陵都指挥使,她又是金陵第一才女,看来这个才,还可同财啊。

慕长欢笑着摇头,她进了门,看向曹直言说了句,“曹先生,今日我来便是要送上纹银万两,十万担粮食当做军费,资助公主北上伐齐。希望曹先生不要嫌弃啊。”

嫌弃?

曹直言绝对不会的,反而是看着眼前的女生,心中有些感慨,沈故渊曾与他说过,也许薛如雪可能回来,但他却没想到,她一来便捐了这么多的财物。

“多谢薛小姐的慷慨。”

说着请她入席,薛如雪一身规矩,便是此刻她不做大皇子妃了,可是那一身贵气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小瞧了去的。

她虽然同旁人说这话,可是目光确实始终落在身后的那与慕长欢房间的隔间上,看来她知道慕长欢是在这儿的。

缓了一会儿,慕长欢主动对着沈故渊说道:“有了她开场,便也没什么好怕的,劳烦驸马出去帮帮忙,便将大皇嫂请进来吧。”

之前,查出李珑与大皇子和齐越关联的事情之时,曾经探查出大皇子也有份参与,至少那双鞋子,到现在还没有说清楚。

白盈盈直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个信物,而其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例如李珑都死了。

还有云苍蓝也是死了,如今会使用探查术的玉星元也是已经陷入了假死状态,身体破碎还没想到办法来挽救,而大皇子妃竟然来了。

她这么主动让慕长欢觉得,这不是张狂便是有求于她。

“也好,送了这么一份大礼,总要与她说上两句。”沈故渊说完便站起身出去,并请了薛如雪进门来,她生的颜色极好,年龄也不过比慕长欢大了几岁,但她包养的不错,若非束起了发,还可以当做未曾出嫁的姑娘。

薛如雪,人如其名,皮肤胜雪,雅致玉颜、倾国倾城。

她今日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斜斜插着一根紫玉水晶簪,脖颈间挂着紫玉项圈。穿了一身素白宫服,宫服上绣着连珠团花锦纹,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身段风流,倒是将这一屋子男人的眼神都给勾了去。

若非,请了沈故渊去接她,只怕此刻她快要被这些男人的目光生吞活剥了。

以前只听说大皇子妃容颜秀丽,性情温顺,如今她竟然为了见到慕长欢来到如此地方,甚至不惜与男子同席,可见她要见到慕长欢的心很急切。

从外间绕了一圈才到慕长欢的面前,进门来,带着一身的寒气,慕长欢轻轻当着鼻头,她才从雪窝子爬出来两日,即刻便恢复了她娇滴滴公主的日常做派,便是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将她惊着了。

薛如雪往日不曾与慕长欢交往过密,倒是曾在拜会太后的时候瞧见了两回,但今日瞧见,倒是真的知道她为何曾为金陵美人。

她生的十分附和金陵男人对美人的向往,鹅蛋脸,柳叶弯眉,烟波流转,唇不画而红,真是个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