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阵初成(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将军,南面有敌袭。大约三千人,是轻骑兵。”

南面?

曹直言刚刚安排人去探查,便带回了让人牙疼的消息。

南面可是从荆州方向,若是这样,难道荆州出事儿了?曹直言不由得紧张起来,荆州若破,他们定川可就危险了。

慕长欢伏在城墙上,将手握成拳,远远地看了过去。

“南面,轻骑兵,三千人,那该是齐越的残余部队,本宫让你们封城就是为了防他们的轻骑兵冲锋。”

慕长欢说完,曹直言在往下看,对方很快奔到城下来,不过是残兵败将,瞧着是被萧平关追得太狠,重骑兵成了轻骑兵,还真是丢盔弃甲,好一副惨状。

“本宫同萧平关说了,没见过雪狼,让他送几头过来,想必这便是送的了?你们可别全都杀了,留一匹活得,本宫要送给驸马当宠物的。”

听了慕长欢这话,众人顿时提起了兴趣,三千补给,这可是萧平关送给公主的礼物,那不得好好的迎接?

说话间,曹直言下令直接放箭,将第一波轻骑兵打倒,而后面冲锋的轻骑兵撞上前面的兵,稀里哗啦的倒了一片,慕长欢就趴在城墙上看着,曹直言淡定指挥着众人利用弓箭将三千骑兵射成了筛子。

后面的追兵迎面赶来,曹直言原本打算继续放箭,然而对面的人却戛然而止,对着城墙上挥动旗帜。

天太黑了,即便他们打着火把,可在城墙上看下去也是一片黑压压。

还好有鹰眼射手汇报,“那是大燕的旗,后面打了个萧,猜测是萧将军的兵。”

听了这话,曹直言转头去看慕长欢,难不成这还真是萧平关送给慕长欢的雪狼骑兵。

等了片刻,对方阵中走出一人,他扛着旗帜慢慢靠近城墙。

走到近处才对城上喊着,“萧将军让在下来给公主送礼,不远千里将雪狼重骑兵追了过来,他们跑不过我们一路上丢盔弃甲的也不完整了,我们后勤捡了一路,公主让人抬回去凑成一队?”

慕长欢听了心里高兴,借着酒劲儿对着下面喊了句,“好,你替本宫多谢萧将军,诸位都辛苦了,等到大胜,本宫亲自为你们庆功。”

一时激动将酒壶扔了下去,咔嚓一声吓得地下那位小将军赶紧收拢手臂,勒紧了马缰,有些惊悚地抬头看着上面。

慕长欢的话他没太听清,但扔酒壶是因为啥?

小将军转头看了眼,“公主,我们赶了一天,实在没想到都被您下令射杀了,我们萧将军手上还抓了一头活得雪狼关在地牢,您不要生气,等大胜了让他亲自送来给您?”

慕长欢听完了,刚想说酒壶掉下去都是误会,结果一抬头酒杯也掉下去了。

慕长欢想了想,颇为大声地说了句,“本宫送你一壶酒,让你好走!”

曹直言扶着额头,让人将慕长欢从城墙上扶了下去。

慕长欢喝醉了!

安抚一下小将军,将定川城内的粮草给他们带回去不少,尤其是盐巴,守城最重要的就是守着一口气,可人若是没了盐巴就会没有力气,曹直言思虑周全,让他们抬了五大缸盐巴回了荆州。

就在齐越的重压之下,他们还能这样互相交换礼物,这仗打得太随意了。

慕长欢他们这边 的惬意都是沈故渊带着太子拼死拼活抗下来的。

齐越虽然骑兵众多,但也不愿意随意的牺牲,他们还是将主力落在了云苍蓝的不死军团身上。

虽说唐景瑜已经研制出方法来治疗不死军团,可是这样大规模的袭击,他也来不及一个个治疗,而且现在蛊毒明显是升级过,比之原来强横不少。

这几日昭关几乎以命相抵,要不是沈故渊之前加固加高了城墙,此刻昭关早已被破。

“不是说咱们只是为了保障粮草,怎么还成了被主动的地方,阿姐他们,怎么还不回援?在这样就要抵不住了。”

沈故渊被太子烦的有些又不聊了,手一挥,直接说道:“送太子下去休息。”

说完,太子又急了。

“右相,你不要说不过孤,便让人带孤下去,孤不怕打仗,但他们……不是人!”

沈故渊促进了眉头,转头带着太子进了内殿,“慕长欢不回援,只能说明她们还不知道这边的情况,或者他们没有力量援助昭关,太子,不死战士只是一种称呼,他并不是真的杀不死,我们要有信心,要给将士们信心!”

说完,沈故渊离开了内殿,拖着病体上了城墙。

不死战士不怕刀,不怕枪,被石头砸掉了半个脑袋还能继续登云梯,可是他们害怕火,沈故渊这几日研究了一下,这些不死战士在冰天雪地里畅通无阻,不用穿棉衣也可以战斗,但若用火油,他们的身体会被焚烧,这才会彻底死去。

只是,为了应付之前两拨的猛攻,城内能用的火油用的都差不多了,各处都在求援。

沈故渊没办了,只能当当兵的道城内去收集柴火和做菜用的籽油。

就这样又坚持了一天,城内连一块柴火都照不出来,眼看着不死战士马上就要开始攻城,太子瞧着眼前那山呼海啸的不死军队,差点昏过去。

口中不挺的念着,“阿姐,你快来救孤!快来救孤……”

太子太过年幼,此刻只想着慕长欢对他的庇护。沈故渊按住了他的肩膀,强迫他镇定下来。

“太子,听清楚我下面说的话,一会儿,前城一旦被攻破,我便让人带太子与平民从后城逃走,去晏城,备足火油和火药,那里城池坚固,只要做好准备,大军可以守住。”

太子听了这话,顿时抓住了沈故渊的手腕。“姐夫,你不要跟孤说,只要你在,孤全都听你的。”

沈故渊摇头,“臣得留在这里,既然答应公主守在此处,便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抓紧了太子的双肩,让他将注意力落在自己的身上。

“记住,一旦破城,即刻出城,待人群疏散后,带人封住城,即便是将这里变成一座坟墓,也绝对不许云苍蓝踏过这里。”

太子还要说什么,可是沈故渊对身旁的擎宇点点头说道:“送太子出城。”

太子即刻反驳,“姐夫,你同孤一起走啊。”

沈故渊摇了摇头,他绝对不能走,他若走了,战士们便成一盘散沙,如何还能守住这偌大的城池。

眼看着黑云压城,沈故渊看着定川的方向,弯起了嘴角。

“战争就是如此,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公主微臣向您尽忠了。”

说完,便带人上了城墙,这一次,他们只能一次次的挑翻了敌人的云梯,然而还是会有很多凶残的敌人上到城墙上。

城破只是需要时间罢了。

正当沈故渊以为到此为止的时候,不死战士的攻势忽然停了下来。

远远地,沈故渊瞧着有人从北方赶来,唯一让他觉得记忆深刻的便是那一头银色的头发。

玉星元,竟然是他!

这是慕长欢派他回来救援么?

沈故渊欢喜地看了过去,然而就在玉星元到达昭阳的同时,不死军团,撞破了城门,直接冲到了城内。

他们中只有少量的骑兵,而这些不死战士却是行动缓慢,而玉星元他则是高举着手上的法杖,被骑兵带着一路冲进了城内,他的速度比不死战士快了很多。

“玉星元,公主如何了?”

沈故渊追问一句没有回答,太子也赶回来,玉星元也不搭理,他只是吩咐一声,“即刻开始布阵,我们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说完,玉星元抬头看向沈故渊,直接说道:“驸马,公主让星元来助你一臂之力,现在请为我守住一炷香,我们到内城去!”

说完,玉星元也不管沈故渊答应不答应,就已经奔着内城而去。

原本他们根本没有希望,而现在,玉星元就是他们的希望。

“他是燕国国师,诸位将士守住一炷香的时间,我们与百姓都能活下去,燕国必胜!”

沈故渊喊了一句,随后带人杀进杀出,即便这些不死战士不会死,可是砍断他们的手脚,他们一样不能动。

玉星元的人满城搜罗尸体血液,一炷香的时间,在内城中央一个血腥祭台被搭建好了。

看了眼周围的情况。玉星元的心中只有悲悯,然而他很快开始念起了咒语,天地开始变色,仿佛有云朵在不断想昭关欺压而来。

黑云拨弄着天空,就像是一个黑洞,正要吞噬了一切。

远远的云苍蓝也看到了这种异样,顿时知道这是有人在此使用了偷天换日的禁术,在这世上如果说有一个人很熟悉这个禁术,那就是她。

只有她曾经经历过这种禁术。

“有人竟然要闯龙关,那可是生死局,多少年没见过的盛景啊。”

云苍蓝的周围没有任何人的声音,可她还是自说自话,看着她的唇畔,她在笑,但看她的眼神她想要杀人。

有人盗用了他她精心设计几十年的心血,想要逆天转命,闯龙关。

“玉星元,你真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