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太子妃的病(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阿姐,这件事情……”

太子才开了口,慕长欢却忽然听到后院传出了一声女人的惨叫,慕长欢背后一紧,那是太子妃的声音。

“她怎么了?”

太子叹气,一拳重重击在了桌子上,可这样他仍旧觉得十分的无力。

瞧着在他这儿问不出什么,慕长欢直接撇开了他,追到后院去,一进门才发现事情比她想的更加可怕。

太子妃疯了!

沈厚恩说太子妃吐了一口血,然而慕长欢现在看到的是满地鲜血,太子妃疯狂的抓人,而她更是一口一口的吐出鲜血,整个寝宫仿佛变成了人间地狱。

“她这是中了邪,并非是病,快去请玉星元,他或许能有办法。”

慕长欢让人将太子妃压住,然而她虽然是个弱女子力量却很吓人。慕长欢即刻将宫里的人遣散,换上了她身边最得力的人。

唐景瑜担心出事,掏出银针趁着太子妃不注意便刺入她的上星穴,一针过后,太子妃顿时软了不少,力量减少许多。

只是她仍旧在挣扎和嘶吼!

唐景瑜寻到了空隙一针扎在了海泉和少商穴,顿时让她整个人浑身一抖,在看向慕长欢的时候换上了一身柔媚。

“慕长欢,你害得我好苦!”

此刻太子妃的声音已然完全变了,慕长欢看向一旁的唐景瑜,有些不安的问:“她到底怎么了?”

唐景瑜的眉头深深锁在一起,平日这人越是遇到稀奇的病症越是兴奋,然而今日他这样子倒是让慕长欢担心。

似乎他觉得很棘手?

被慕长欢追问地急了,唐景瑜这才贴近了慕长欢的耳边说道:“我怀疑与不死战士有关。恐怕比他们更严重。”

慕长欢顿时转头看向了太子妃,冷哼一声说道:“想办法治好她!”

说着,慕长欢离开后院直扑到太子面前。

端坐在高位上,将其他人全都撵了出去,便是留守的人也都是慕长欢的亲信,如此,太子也是始终绷着一张脸。

“到底怎么回事儿?”

太子面露痛苦,慕长欢有些恼,直接拍了桌子说道:“你还在瞒着,唐景瑜说她的情况很糟糕,你是见识过那些不死人的,若太子妃的病情在宫内传播,你该知道情况有多恶劣!”

太子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这不是请了姐姐来,唐景瑜他能够治好不死战士,太子妃才开始发病,也许……”

听到他的也许,慕长欢气得胸口疼。

“你知不知道现在太子妃不能出事,大燕在与齐越打仗,后方需要安稳,更需要西绮的稳定,本来你娶了夏妩便惹得对方不满,小九发了两封信来同问我的意思,如今,她在勉力支撑,一旦开战,她未必能够约束西绮不出兵分一杯羹,若大燕腹背受敌,你知道这是什么结果,你怎么还能让她出事!”

听到这话太子也是脸色发黑,“阿姐,你误会了,不是孤做的!”

不是他,为何要防的如此严密?

之前慕长欢就怀疑过,能做这件事情,能够将消息封锁的如此彻底的只有太子,今日来到东宫瞧见他躲闪的眼神慕长欢便已然怀疑了许多。

可是听说是不死战士有关,慕长欢顿时便怒了,整个大燕都在消除不死战士的余毒,而东宫的其他人怕是做不到,也只有太子。

如今他却说不是他。

想起,刚才夏妩跪在了书房之内,难道是她?

“夏妩?”

听到这个名字,太子艰难地点了点头,“她也不是故意的,之前太子妃生病,她便出宫去大相国寺为太子妃祈福,回程的时候见到了一个和尚,从他手上拿了一个香囊说是可以保人身体恢复,她以为那是相国寺的和尚,便轻信了他,将香囊送给了太子妃,谁想到太子妃第二日便开始吐血,如今甚至都不清楚了。”

听了这话,慕长欢神色一紧,“那和尚呢?”

太子摇头,“得知这件事情,孤立刻派人去抓那和尚,翻遍了整个相国寺也没有找到。孤也不敢做的太过……”

如今慕长欢明着支持玉星元,这件事引得佛教道教十分不满,若是此事,太子在因为此时大张旗鼓的搜山,只怕会让大相国寺不安,他又是佛教圣地,总不能都将他们下了大狱。

《吴子·图国》中说:“不和于国不可以出军,不和于军不可以出陈。”

如今,大燕便是这般,若想要打仗,至少要在后方稳定军心,国过不和,这仗打不赢的。

“阿姐,太子妃的病能治好吧?”

太子很紧张,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慕长欢好不容易得偿所愿将要嫁给沈故渊,但朝堂上那些老顽固正在想方设法的拦着两人的婚事。

若是太子妃真的出事,她的婚事便要往后挪,如今战事将起,只怕沈故渊还是要到岭南去,到时候一场大仗打三个三四年,慕长欢岂不是成了老姑娘了?

到时候婚事一波三折,怕是惹人诟病。

太子心疼的看着慕长欢,为了自己,为了大燕,慕长欢实在是牺牲了太多了。

“很棘手,便是唐景瑜也很为难,她的毒与上一次不一样,用唐景瑜的话说,毒在便强,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成功,已经请了玉星元,若他也没有办法,只怕……”

后面的话慕长欢没有说出来,可是这些便已经够了。

“阿姐,怎么办啊!”

他的心很疼,太子妃与他举案齐眉,琴瑟和鸣,为他掌管后宫,井井有条,上哪里再去找这样好的太子妃,不仅如此……

“那夏妩呢?”太子忍不住问了句。

她确实是个问题,到底她说的是不是实情?

后宫诸事繁杂,如今前朝也不安稳,这后宫的女人各有各的依仗,便是慕长欢也没办法。

“当初是为了夏将军的军权,你才娶她为良娣,可她并不能仗着自己的家事兴风作浪,让她闭门思过,限制她与外界通信,这件事情先要治疗太子妃的病情,再要调查是否与夏妩有关,最后是查出真凶是谁,这样的东西,只怕不是寻常之物。”

慕长欢安排好着一些,玉星元也到了,他先去查看的太子妃,随后向慕长欢复命。

“公主,很麻烦,如是萧平关在这儿还有机会,可他不在……”

慕长欢叹了口气,萧平关如今已在前往岭南的路上,一个是中军统帅,总不能这个时候叫回来,而且……

“他们既然能够拿得出一个香囊,那就还有第二个!”

太子已经将香囊特别保存了,只等唐景瑜到了才拿出来。

唐景瑜检查过后才说道:“这仍旧是蛊虫治病,若按照推测其实杀了那个人也就全都解了,否则便要在她的身体里找到这个蛊虫杀死,若她不配合,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慕长欢叹了口气,云苍蓝就在沈故渊的手上,可他们杀不死这个混蛋!

“就算是你们也没办法杀了他?”

玉星元无奈摇头,“玉家上下拼上七八人十年寿命才将她困住,想要杀了她,便是将我们全献祭了也不够,若是……”

说道一半,玉星元便不开口了,他苦笑了声说道:“没办法!”

太子听他这样的语气,顿时问道:“你一定还有办法,为什么不肯说,你可知道太子妃若没了,对于大燕而言便是一场浩劫!”

玉星元仍旧沉默不语,最后是被太子逼得没法了,才开口,“古书上有禁术,可以用童男童女沉海,祭天,可向灭杀一人或复生一人,只要她还是人便可以成全。”

“需要多少……”

太子刚要询问,慕长欢即刻恼了,“太子,慎言!”

听到这话,太子也只能低头。但刚才那一问,便是让玉星元也有些吃惊,外人都说太子殿下敦厚善良,可童男童女沉海祭天,实在太过狠毒,便是玉星元都难以启齿,太子竟然真的动了心。

不由得将目光落在了慕长欢的身上。

“公主,这件事情便是真的做了,成不成的也是没人说的准,这毕竟是禁书上写的东西,千百年前留下的,咱们也不知道真假。”

慕长欢仍旧有些薄怒,但她总不能在外人面前申斥太子,只能将怒气落在玉星元的身上,“摘星阁是你倾尽心力,拼了半条命才得到的,千万别因为一两句话丢了一生志向,得不偿失!”

玉星元受教,然而现在还没有任何能够救治太子妃的办法,只是将她秘密带出了东宫,说是出宫帮慕长欢料理婚事,其实便是找个机会将她带出宫去,找机会继续救治。

东宫毕竟人多嘴杂,太子能将此事压到此刻已然不易,也算是幸运,丽嫔这几日忙着慕长欢的婚事,脚不沾地倒是怀疑却没来见过。

若他们登门这事儿也就瞒不住了。

“阿姐,夏将军那边……”

临走的时候,太子仍旧很担心地看向慕长欢。

心中一叹,太子也是不易,这件事情处处透着诡异,慕长欢就担心背后之人是故意陷害夏妩,离间君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