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八章 最后比赛(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慕长欢这话一出天政帝深以为然。

“马上请宫里的太医……”

慕长欢点头笑道:“还有玉星元,他来给本宫合个八字,万一有八字凶的,直接撵出去就是了。”

这个……

天政帝也有些为难了。

人家过了好几关,最后因为八字不合被撵出去了……

虽然是不太好看,但是女儿的幸福最重要,天政帝一狠心准了,毕竟他才是大燕帝王。

慕长欢给了唐景瑜一个眼色,毫无挂碍地便在这一关将那两个左相的人给刷掉了,一个患有隐疾,对公主身体不好,一个克妻,慕长欢容易被他克死。

左相气得脸色发绿,但他也没法表现,只能在最后一关尽量的为难沈故渊。

他很清楚沈故渊一旦成为慕长欢的驸马,左相他们在京都里维持起来的势力将会很快瓦解,因为公主代表皇家,沈故渊本来就比左相年轻有魄力,京都贵族若要寻求庇护,沈故渊定时比他更好的选择。

那个时候,左相最后的出路,便是离开京都,告老还乡,可他就是不甘心啊。

左相忍不住问了句,“这一关公主可要亲自前去?”

慕长欢瞧了瞧外面的天色,今日天气倒是十分的晴朗,只是雪天跑马,毕竟三元路滑,她的马术虽然还可以,但在这种情况下,沈故渊与曹直言都不在,父皇刚刚痊愈,他最好是不要离开。

倒不是担心左相能做定川王那般造反的事情,只是担心他又像在向父皇进什么谗言。

之前,自己不过是片刻未在,这求婚就变成了招驸马,日后人人都不会记得沈故渊这家伙曾经想陛下求娶,只会知道慕长欢大摆宴席,广邀美男,最后才被迫传为佳话,她这位嫡长公主的名声在后世评说又要填上一笔重色。

想到此处,慕长欢有些怨怼地看向左相,只是坦然说道:“本宫派一名亲信,由他去做……”

左相听了这话,不由哈哈一笑,故意很大声说道。“本相还以为公主这是要护着右相到最后一个环节,没想到到此为止,看来是对右相的骑术和射术非常相信了,那我们就看右相如何取胜吧。”

他这样一说,便显得之前的比赛都是慕长欢故意在保护沈故渊,若是此刻他还要强烈要求自己的人去扔花,只怕就算最后是他得了冠军,左相也会颇有微词。

瞧着众人蠢蠢欲动的样子,想来还是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吧,否则这些人不一定要在父皇的面前闹出什么样的风波来呢。

“既然左相认为本宫的亲信不可信,那左相觉得应该派谁去更为合适?”

得了这句话,左相即刻招手招来了两位殿前将军,这两人的出现倒是让慕长欢有些意外。

本以为这项会安排自己的人,但没想到他安排的这两个人竟然都是曾经的边军,算是寒门子弟出身,好不容易才得来今日。

按理说,他们应该是感激慕长欢的一纸奏折,让他们进了京都,否则禁军不出他们一辈子没办法成为天子近,按照常理来说这帮人应该会帮着慕长欢才是,可如今左相却派了他们两个来完成射花,显然这件事情背后还有慕长欢不知道的变故。

“既然左相大人如此做了,那边按照左相的话来吧,左相亲自为本宫操办了如此一场盛大的相亲宴会,长欢在这里要多谢左相的成全。这些小事,本宫相信左相都能办妥。”

“既然公主如此做了,那边怎么办吧,你们下去准备。”

左相一吩咐,两人即刻下去。

慕长欢瞧着两人转身的时候似乎有些别扭,两人走路的姿势更有些怪异,眸子不由得缩紧。

有问题!

慕长欢对着旁边的沈故渊微微点了点头,这是示意他小心。

这两个人既然是左相提出来的,想必他也不会太过放松,只是这件事情有些古怪,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还需要细细的探究,曹直言看了这两个人目光,深邃的看向一旁的男人扯了扯他的袖子,“事有蹊跷,还是小心为妙,若有事将人推到我这边来。”

沈故渊如何会接他这样的话,只是冷哼一声说道:“虽说你我都是文臣,但说到底灯关长着六部和军部,怎么也不会比你差了,照顾好自己,我们可是说好了公平竞争,你若输了可不要不服气,本官若赢了定是堂堂正正,不管什么小人作祟都不会阻挠本官迎娶公主。”

曹直言微微摇头,他知道此刻的沈故渊道理是说不通的,他一心只有一件事情拿下头名,至于那些背后的鬼祟,而那些在他面前都是可以一一破除。

他生来如此,并不在乎这些阴谋诡计。

“众人听令,摄花大赛即将开始。”

随着左相重重的敲了一声鼓。

众人齐齐追着前面的两人奔涌而出。

只是左相并未告知,他们这两人手中的花一真一假,若是追错了,可就彻底拿不回来了。

沈故渊追着两人到了岔路,结果两人竟然分开,如此一来便要做个选择这件事情,说到底是一种运气的成分,但是若是左相提前将此事告知了他人,这件事情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分水岭。

沈故渊追着两人赶到分岔路,目光皎皎的看着两人的马匹跑远但却纹丝未动。

“你不会是想要等我吧?”曹芷妍到了之后开始调侃道。

“少废话,这两人必然是一真一假,一虚一实,我等你便是要考考你这情报消息,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若错了,本官回去便撸了你。”

对沈故渊的威胁置若罔闻,曹直言只是从怀里取出一只粉色小鼠,直言不讳,“刚才我在那花上做了手脚,这小鼠会带着咱们……”

刚刚说了一半,那小鼠有了反应,沈故渊即刻策马冲了过去,便跑便说:“为防有诈,我们还是分开,一人一条路,在此汇合!”

曹直言有些无语,自己好心帮忙,竟然还被如此怀疑,真是生气。

不过沈故渊也有他的顾虑,左相明面上的两个人被慕长欢利用检查身体给唰掉了,但是谁知道后面还会出什么问题。

正想着后面追来了两个人,他们瞧见了曹直言怀中的粉色小鼠,顿时脸色黑了一半,“曹直言,你竟然用了香鼠,你作弊!”

曹直言只是冷哼一声,“有本事你也自己借个香鼠,免得在这里大呼小叫。”

说完,他策马走上了与沈故渊相反的一条路。

剩下两人瞧着曹直言走了这条路几乎没有多想就跟了上去,而他们跟了过去,后面的人也都随之跟了上去,这样一来沈故渊那一路就剩下了他自己。

一路追了上去,等他瞧见那人的时候,对方竟然是调转了方向,与他对峙。

按照原本的计划,这人应该一直跑,直到被追上才要将花扔出去要沈故渊一箭射中才能带回去,而这人竟然转了身,明显就是在等着沈故渊。

“你们是左相的人?”

沈故渊问了句,对方竟然也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看着沈故渊,将手上的花忽然往马面前一扔,随后用马蹄将它践踏。

沈故渊蹙了蹙眉头,这样岂不是谁都拿不到花了?

想了想,沈故渊发觉了不对,他拿不到,但是有人可以提前拿到,从左相面前接走的是一束,这花也没什么特别只不过系上了慕长欢的发带,若是只取回发带,随便绑在什么花儿上便也就成了。

混蛋!

“这就是你们的阴谋吧,一群混蛋!”

沈故渊刚要调转马头返回去,却听到旁边的草丛中忽然骚动了起来,他刚刚转头,便从草丛中射出了冷箭,这箭想要他的性命。

沈故渊当即暴怒,这是一个从头到尾的圈套,他是算准了沈故渊和曹直言会各去一个方向,只要引到此处,不论是谁都可以射杀!

当啷!

沈故渊用弓弹开了箭矢,然而箭矢飞多将马儿惊了,疯狂的开始尥蹶子,这一下沈故渊可就难了,又要御马又要放着草丛中的暗箭。

“哪里来的宵小之徒,既然不想要本相的性命必是有求于我,出来说话!”

对方并不像杀他,否则对方藏的这样好,在那禁军扔掉花的时候,沈故渊会选择射花,而他们此刻偷袭,沈故渊怕是没法反应,然而他们没有这么做,显然他们不想要沈故渊的性命。

从此可见,这个圈套并不是左相设下的。

“右相果然聪明,常青想要见右相并不容易,没办法只能用这样的办法,在见您一面,您应该很清楚,此刻您想要赢只能靠我,只要你答应……”

嗖!

沈故渊根本懒得听他废话,跟他做交易疯了么?

直接一箭射向对方,“我说过,不会背叛慕长欢,你若是听不懂大燕的官话,本相可以用齐越话,让你听得清清楚楚!”

沈故渊马上用了齐越官话说了句,滚回你的弹丸之地,说完便要离开。

然而常青并没有生气,只是他那豪爽的脸上,第一回有了愠怒或者说是一种阴狠。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