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对对子(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慕长欢这话一出,有人目露不忍,有人眉心微蹙,还有人往后站了站,但也有不少人举起手来对着慕长欢附和道:“公主说的对!判他有罪!”

说着许多人也跟着齐声欢呼起来,“公主说的对!判他有罪!”

慕长欢瞧着效果,微微颔首,“来人,将刚才附和之人全部除名,带头之人重责三十仗,官职降一等,当年评级为差!”

这话一出,刚才还在附和的众人跪下来。一脸发懵,不知所措,倒也有胆子大的反问慕长欢,“不是公主您说他有罪,我们才附和的,您怎么?”

慕长欢斜着眼冷冷看了那人一眼,慕长欢直接说道:“曹直言你科举的进士,通晓大燕律法,本宫是问你长得丑是否有罪?”

“回禀公主,依照大燕律丑,无罪!”

慕长欢笑了声,又问道:“右相,你掌管官员法度,谋害无罪之人该什么罪?”

“死罪!”

“皇亲国戚可有例外?”

“并无例外!”

一问一答,众人都明白了慕长欢的意思,她就是在借此试探,到底谁能够坚守法度,不是说这位公主最喜欢美男,怎么会……

众人正好奇地时候,慕长欢伸出手,慢慢抬起了李长阳的下巴,她的手指长得很美,指甲上染了嫣红的豆蔻,白皙纤细却抬着一张满是疤痕脓包的脸,这样的场景在旁人看来很是恶心的一幕,倒是慕长欢嫣然一笑,“听到了么?长得丑不是你的罪,不必为此低头,本宫是喜欢美男,但本宫更喜欢有些骨气的男人,大燕的男人可以站着死,决不能跪着活?记得了么?”

那一刻,李长阳的眼中有光。

他点点头,眼中满是感激地泪水,他这一辈子也没想过如此美人还是公主会对他如此温柔,人人都说长欢公主美若天仙,心若毒蛇,此刻在李长阳的心里,若慕长欢是毒蛇,他希望自己被毒蛇咬死。

“本宫听皇妹说,你不过是生了场病变成如此,好好把你的病治一治,听说你才学却很不错,莫要辜负父母生你养你这一回。”

李长阳被松开,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慕长欢热血沸腾,“公主,李长阳站起来就不会在跪下,绝不!”

慕长欢拍拍他的肩膀,转头在看了眼其他人,瞧着被拖下去的那些个人,慕长欢转身回来对着左相说道:“这就简单多了,反正我们选驸马也不是主要靠脸,是吧左相?”

左相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他可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安排的许多美男都被带走了。

“一群蠢货,确实不配做公主的驸马。”

慕长欢笑了声,“如此简单不少,下一项吧,左相!”

说完,慕长欢挥挥手让他们下去准备。

下一项要考较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如今过了这第一关人剩下差不多一百人,左相说了半天的规则,慕长欢听着心烦,心想着总要快点结束才是。

不想拖延太多时间,慕长欢直接站起来说道:“如此麻烦做什么?比文简单,咱们对对子!对不上来的,就表演才艺,若才艺极好也可过关,父皇您觉得如何?”

天政帝还没说话,左相便着急地问了句,“这只比文才不比骑射?”

慕长欢想了想说道:“长欢听说齐越那边有一种比赛叫做射花,比赛方法便便是一人骑马先跑,众人在后面追,她会将花抛到空中,后面的人将花射下来,谁最后拿着花送到长欢面前,谁便是长欢的驸马,如何?”

“甚好!”左相还没来得及反对,天政帝一锤定音。

左相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天政帝瞧着他动作问了句,“左相是不满意?”

“老臣不敢,不过是觉得公主未免太偏向右相了。”

左相这一句话让天政帝顿时不高兴了。慕长欢主动问道:“长欢何处偏袒?”

“谁人都知道陛下赐了右相一匹宝马,快似闪电,红似云霞,如此宝马在最后这一局谁能跑过右相啊?”

听了这话,慕长欢撅着嘴,天政帝还以为她是不高兴左相的话,当即便要否了。

谁想到慕长欢忽然委屈地说道:“父皇,您有宝马竟然不赐给女儿,长欢是不是不是您最疼爱的小公主了?”

这话一出,天政帝顿时笑开了花。

原来慕长欢在意的是这个,转头笑道:“怎么会没有,这次西绮送了一匹白马快似闪电,美若云霞,这才配得上朕的小公主。”

听到这话,慕长欢似乎高兴了不少,直接说道:“如此,女儿倒是有了个对联,叫诸位才子对一对,对不上的即刻赶出去如何?”

天政帝答应,慕长欢便给了沈故渊一个眼色,随后站起了身来,抚摸着马鬃说道:“上联,公主看马,单枪匹马,鲜衣怒马,声色犬马,金戈铁马,心猿意马,指鹿作马,青梅竹马,溜须拍马,八骏同奔如何知谁是上等驸马?”

这对子一出,顿时众人有的笑了,有的确实一脸紧绷,众人都瞧着慕长欢揣摩她这些词的意思。

天政帝捋了捋胡子,“长欢这对子不错,对的上来,确实需要写本事,便如此,限定一炷香,燃烬之前,若写不出来,便算输了。”

一炷香?

沈故渊只是看了眼转身便走向了桌子,提笔便开始写,其他人或多或少的都要在想一想,慕长欢这明显是话里有话,没那么好对付。

“公主,在下写好了。”

沈故渊将喜好的对联送到慕长欢的面前,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是红着脸说,“知道这题难不住右相,请准备下一场吧,不过您的宝马可不能用了,得要用最普通的马赢了才算呢。”

对方笑了下,趁着慕长欢接过纸张的时候,还用手指抓了抓她的手心,很是暧昧。

“流氓!”

沈故渊只是笑笑毕竟陛下还在,他不敢放肆。

不一会儿,曹直言站起来了,他将纸张放在了慕长欢的面前,慕长欢斜了眼笑出声了,“你如此不怕本宫生气,将你赶了出去?”

“公主雅量,饶恕微臣,微臣也是绞尽脑汁……”曹直言与她口花花,瞧得旁人一脸艳羡,谁都知道慕长欢不好接触,只有美男能够博他一笑。

今日这事儿若是旁人,怕是免不了让慕长欢教训一顿,但他嘛……

“做不得错,下一关。”

慕长欢这边刚说完,右相不高兴了,直接说道:“右相才华横溢,公主不愿意读他的对子便算了,这曹大人的还有什么不能读的,诸位都是来瞧热闹的,总不至于就在这儿看着吧,总要看看公主他这对仗是否规整才好!”

慕长欢冷笑了声,自己还没说他作弊,这家伙倒是直接追上了自己,怀疑她包庇沈故渊和曹直言。

慕长欢也不废话直接将曹直言的对子翻了出来,曹直言用他清凉的声音读了起来,“驸马挑花,人面桃花,闭月羞花,妙笔生花,锦上添花,枯树开花,老眼昏花,走马观花,口舌生花,万花齐放谁敢说哪花能配公主?”

“对仗整齐,只不过到底那花能配公主?曹大人可有定论?”左相故意这般一说,曹直言瞧着慕长欢的脸色倒是也不客气地说道:“在下不谦虚些,配上人面桃花,闭月羞花,但不知道左相您会不会老眼昏花,还是枯树开花啊。”

“你!”

左相被气的鼻子都歪了,只有慕长欢笑的高兴,她故意露出一副为难,让人以为曹直言根本对的不好,谁想到他对的倒是不错,反而倒是自己被人嘲讽。

“曹直言,别欺负老人家,一会儿他该吹胡子瞪眼睛,看你怕不怕!”

慕长欢故意挑高了眉头,本来婚事很容易便定下来,谁想到左相插了一脚,让她不得不在这儿演戏。

之后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对上来了。

出乎慕长欢的意料,李长阳竟然也对上了,而且对的慕长欢很喜欢。

“将军点兵,草木皆兵,弃甲曳兵,先礼后兵,橐甲束兵,老弱残兵,纸上谈兵,秣马厉兵,黩武穷兵,百万雄兵怎样选谁做万军统帅?”

一般人说出的话与她的心思有很大的关系,这个李长阳竟然心中都是国事 ,他口中这些兵便是如今大燕的军队的格局。

之前,如他说面对齐越侵占了东夷城,大燕可谓是草木皆兵,弃甲曳兵,之后和谈是先礼后兵,他担心大燕橐甲束兵,老弱残兵,唯一的出路便是秣马厉兵,只是他还担心大燕黩武穷兵,这人是在用这一个对子表达自己对于朝堂政局的看法。

他想要入仕途?

敲了敲他的身形,慕长欢主动说了句,“父皇,这文采选了,武功也马上要选,可是这身体……”

天政帝有些不懂,还是太子咳嗽了一声说道:“阿姐莫要担心,会有试婚宫女,不必担心。”

慕长欢当即一拍板子,“这可不行,除了那样,他若是身患隐疾不久于世,女儿岂不是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