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丑是罪(1 / 1)

加入书签

更新最快就在仁者小说网,rz34.com

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登录】,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注册】成为本站会员!

瞧出慕长欢有些愠怒,为了让她答应,高都只能哄着她说道:“他们也不是傻子,哪个能比得过右相大人?便是爱慕阿姐也要长点脑子吧。”

这话说的慕长欢倒是心里还算舒服。

瞧她低声下气,慕长欢便点头让她将驸马兄弟的画像送了上来。

“本宫瞧见了,会给他机会的。”

说着高都便送了一张画轴到慕长欢的怀里,不仅如此还拿出了一盒子珍珠,瞧着她那副郑重的模样,慕长欢也是无奈,若是高都愿意改过自新,她倒是不介意帮这么个小忙。

高都刚走,秋韫便进来拿起了画轴打开,看到上面的画像,差点没将她刚吃进去的酥酪呕出来了。

“公主,这人长得也太丑了吧,根本就是只癞蛤蟆,就这样的人也想要做驸马?”

慕长欢不信斜眼看了下,那图上的人,横看成岭侧成峰,简直就是一堵墙,如此便罢了,还可以说他强壮,他胖的根本没有脖子,整个脸的肉都打褶,还有不少的脓包,慕长欢只看了一眼,便是眉头紧蹙。

秋韫与高都有仇,瞧见这个画像,立刻愤恨地让人将高都送的东西和画轴全都送了回去。

“高都公主,果然是不怀好意!”

慕长欢还没说什么,秋韫已然气鼓鼓地骂了起来,这次真的不怪秋韫,慕长欢堂堂公主,便是如何也不能选这样一个人。

早就说过,慕长欢这次选驸马主要就三个条件,一样貌出挑,二才学傲人,三身强体壮。

这人最多就是站了一个壮,还有可能是虚胖!

“公主,您也别生气,奴婢倒是听说过有关这位长阳公子,他是长枫驸马的胞弟,也是嫡子出身,旁的不说这人便是宽厚有礼,虽说才华不如右相,但也有些名气,擅长对对子,他对人温和倒也没什么恶名,只不过他自小体胖生恶疮,京都贵女没人敢嫁给他……”

听着春怀这话,慕长欢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这人确实长的不怎么样,但其他方面都是合格的。

“想来高都公主的婆婆也是为了这个儿子很操心,此番也是想要借这个机会抬一抬他的身价,毕竟京都好看的男人容易娶媳妇也是因为公主好美男……”

慕长欢听了这话,顿时有些露怯,倒不是旁的,就是春怀最后这一句,说的慕长欢有些不好意思。

母后曾经教导过,身为公主用物不可过奢,否则将会是恶业之端。

慕长欢喜好美男,各地官员便也为了她的喜好,争相送了美男到她的公主府,如此一来,天下尽知慕长欢好男色,如此一来,他们若有所求必然是穷尽心力为慕长欢寻找美男,如此一来天怒人怨不说,还影响了所有女子对未来丈夫的颜值期待和需求。

长此以往,大燕男子皆以柔美为主,还哪有上阵杀敌的勇士?

前世大燕的衰败,未尝与此无关。

“倒是本宫的错,看来不得不帮他一把了。”

慕长欢让人收回了画卷仔细看看说道:“倒也不至于特别的记了,这位长阳公子的身材只怕在人群中一眼便瞧见了。”

听到这话,众人笑笑继续为慕长欢梳妆。

选驸马是大事,因为慕长欢的身份高这事儿倒是成了一件国事。

陛下为了张显他对慕长欢的重视,竟然将擂台设在了禁军大营的演武台,下了朝,天政帝便带着这些大臣们赶过去了。

天政帝一副兴致勃勃地样子,“左相,你可曾做好了准备,今日定要为公主选一东床快婿,可不要让朕失望啊。”

“陛下放心,老臣也有女儿,那是殚精极虑,千挑万选,便是将心里的一万条规矩考量都放在一起,又配合着公主的需求这才确定了今日的考题,选出的人一定会让公主与陛下都满意。”

左相很是讨好的说着,听得天政帝老怀宽慰。

“还是左相深得朕心。”

一行人赶到的时候,外面已然站了许多人,今日是只要出身氏族或虽是出身寒族却有功名,或者有功勋在身,并且28岁下,未曾结过婚的身体无残疾的大燕青年都可报名。

因为这条规矩的宽泛倒是报名者达到千人之多。

可左相也知道这人想要一一到慕长欢面前过一遍眼太难了,便依靠文学或武学从中优中选优的挑了365个人。

这人数倒是有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这是让她一天换一个,不重样?

左相大人这真心为她着想啊。这是真的很怕旁人不知道她慕长欢好男色,喜柔美,只怕这本身便是个坑。若她选出来的都是些阴柔的美男,只怕之后民间嫁去也以此参照,百官又有的参她一本了。

“左相大人为何不挑一挑颜值,怎么朕瞧着这群人里高矮胖瘦都有,是不是不好看?”

左相看向了慕长欢说道:“人之美丑并无规定,有人喜欢丰腴,有人喜欢精壮,还是留着公主亲自挑选为好。”

天政帝想了想,倒是深以为然,对左相安排的这一场大型的相亲宴更抱希望了。

天政帝与慕长欢一同坐在主位上,眼瞧着诸位公子一个轮着一个的拜见,之前变说过,一共三关,第一关便是选颜色。

慕长欢端坐着,瞧着一批一批地进宫前来拜见陛下与公主。一行五个人,倒是与选妃有些相像,慕长欢撑着下巴仔细地看着。

“竟然没一个顺眼的。”

沈厚恩听了这话即刻回复说道:“公主不急,右相在下一批。”

“是么?”

慕长欢含笑点了点头,眉眼都是欢喜,这倒是让天政帝有些不高兴,重重咳嗽一声说道:“长欢,也瞧瞧其他男人,咱们大燕美男众多。”

这话一出,天政帝似乎也觉察出了不对劲儿,这才转了话题说道:“好男人很多,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慕长欢想起之前天政帝病重时的交代,很认真地点点头,主动问了句,“曹直言呢?他竟没来?”

“来了,他与右相一批。”

哦?

慕长欢笑了下,刚好沈故渊这一批全都上来,沈故渊打头,曹直言收尾,除了他们二人其他人还真是歪瓜裂枣,但慕长欢竟然在这一排人里面瞧见图片中山一样的长阳公子。

故意排在沈故渊和曹直言这一组,这位右相大人怕是故意在折辱对方吧。

“这一排瞧着顺眼多了。”

右相捋着胡子笑的很高兴,“公主喜欢,要不,都给个过吧,以沈故渊为基础选人,公主今日怕是选不到其他人了。”

天政帝听了这话,手指指向那位山一样的胖子。

“左相,这是你选的人,朕不是说了,不许……”

天政帝身边的人各个都长得很好看,突然瞧见了这么一个胖的吓人,满脸长脓包的家伙,他是直接被吓了一条。左相还要慕长欢全都收了?

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天政帝这边才说完,丽嫔也来了,瞧见长阳也是一笑说道:“左相您这就是开玩笑了,这人生太丑,不对,这不是一个人这得是三个人吧,这若是尚公主,您就不怕公主晚上做噩梦?”

听到这话,长阳公子羞愧地低下了头,如今陛下不让走,便是给他一脚也得受着,若真的被人羞辱两句般跑了,那才是毁家灭族的大罪,他不敢。

听到丽嫔的话,慕长欢缓缓站了起来,旁人都觉得她这是要发火了,尤其是左相似乎心里都透着乐,嘴角阴柔一笑道:“陛下,娘娘莫要生气,这人乃是高都驸马的兄弟说是与公主说好了,这才送进来的,说是咱们公主喜欢。”

左相说了这话,慕长欢便是笑了声,走到长阳公子的面前,居高临下地说道:“李长阳你可知罪?”

对方不敢抬起头,只能憨声回了句,“回禀公主,李长阳不知犯了什么罪,还请公主明示。”

“什么罪?你长得丑就是罪,你说说你这副模样,是不是该判个死罪?”

慕长欢将他的丑陋当成玩笑,说完之后哈哈笑了起来,一旁的沈故渊似乎有些看不下去,可他看着慕长欢轻轻抚摸着怀中猫儿的动作,顿时闭了嘴,曹直言距离最近,可他从一开始便选择了无视。

除开这两人,这五人中的其他两人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附和着说道:“公主说的对,奇丑无比之人如何能尚公主,果然该判他死罪。”

听了这话,慕长欢讪笑了声,再度往前一步,气势压制这对方,冷声问道:“李长阳,你可知罪!”

李长阳虽是低着头,确实不肯服软,“回禀公主,李长阳不知犯了什么罪。”

“放肆!”

这话一出,旁边之人即刻站起来,硬生生将李长阳按在了地上跪下,凶狠地说道:“在公主这里,丑就是罪!说你知罪?”

李长阳仍旧不肯说什么,只是被死死压着他反抗不了。

瞧他这样,慕长欢也没了兴致,往后走了一步,站在高处,看向其他待选之人沉声问了句,“你们觉得他说的对么?”

rz34.com↑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