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铁沉木(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碧霜,你要对我家大人做什么?”

沈故渊按住了他,“再废话,打断你的腿!”

擎宇赶紧扶着他出门,碧霜却根本不拦,直接说道:“你去也没用,去了也不过是给她收尸,只要她到了,必死无疑!”

沈故渊不想听她说话,这个女人脑子有坑。

“咱们走!”

“你们谁都走不了,碧霜好心好意地帮你完成任务,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什么任务?

擎宇主动说道:“大人,公主已经找到林楚楚和圣婴了,如今他们都被控制住了,萧平关也能恢复神智。”

如果是萧平关。

沈故渊冷冷地看向碧霜。

“你在齐越也算个名人,萧平关此人乃是军中翘楚,博闻强识,对邻国将士多有了解,只要他见了你一定能够认出来。”

这一次就连碧霜都有些慌了。

她只能咬牙坚持,“不会了,慕长欢一死,我可不会留在这里。”

“那你总要确认一下她的死活!”

碧霜眉头一皱,“不必,她一定是死了,刚才我走的时候,听到她与傻丫头一起到了枣树旁边,只要她到了就必死!”

沈故渊与她说不通,心一横直说道:“既然你的心愿达成,那便散了吧。”说着便搭着擎宇的手就要往外走。

然而碧霜怎么可能放过。

“你得跟我回齐越!”

沈故渊冷笑,“我的命,还轮不到你做主!”

三个人说着就动手,可是一个中毒无力,一个被下了药,看似两个大男人对上一个女人,可实际上他们没占到一份的便宜,反倒被碧霜给制服了。

碧霜抵住了沈故渊的脖颈,对着擎宇吩咐道:“我这里有一封信,你送到齐越王手上,我要看到王执才会放过他的性命,擎宇你只有七天时间,做不到他会死!”

沈故渊偏头,“不必搭理这个疯女人,她不敢动手!”

“我敢!”

说着刀锋刺入了沈故渊的皮肤,然而沈故渊不动,她也不动,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大人!”擎宇看向沈故渊劝了一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人在想想。”

沈故渊撇开头,“碧霜,你要的不过是功劳,齐越想要圣婴和林楚楚,如果你能得到他们,不必伤慕长欢的性命,也可以和齐越谈条件。”

碧霜有些心动。

她其实清楚,慕长欢没死,只不过她不想让沈故渊觉得自己受制于他。

刚才她带了擎宇回来,便返回去,亲眼看着慕长欢死里逃生,这才回来与沈故渊说话,原本她就做好了准备,就让擎宇带着假消息回去,她这边即刻动手,七天时间,他总能杀了慕长欢。

可现在听了沈故渊的话,她有些担心,慕长欢是燕国公主,身边高手如林,如今又有了萧平关这样的大将。

她真的能杀了她么?

今日又暗算失败,日后她会更加戒备,那个时候,他能够成功?

碧霜不确定,可是她若改变主意去抓林楚楚和圣婴,未免不是个好主意。

一来女人和孩子,她抓起来方便,而来,相比于杀了慕长欢与沈故渊结仇,还是无法违逆的事实之外,人质代表了更多的谈判可能。

“你没有骗我?”

沈故渊苦笑,“你给我送过药,该知道我这样坚持不了多久,如果再不拿到药死的是我,骗你做什么?我若不想活着,何必卖那么多消息给你们?”

碧霜对他的提议更多了几分信任。

沈故渊借机让碧霜答应她去抓林楚楚和圣婴,并将他们带回齐越替他换了解药,从此之后将会以特别身份成为沈故渊与齐越的联系人。

这样她的安全会更多一份保障。

双方达成了约定,碧霜也将慕长欢还活着的消息说了出来。

沈故渊安心了不少,也能更加镇定的处理眼前这个疯狂的少女。

他要回去,但却不能带着她。

杀或者用?

沈故渊想要等到明日在做决断,他要亲眼看到慕长欢的情况才行。

而且碧霜答应,第二日,带他们一起到山间走廊,用他们两个换林楚楚和圣婴。

第二日,天气有些回暖,山上的雪逐渐在融化,萧平关换上了铠甲,手指摸在熟悉的铠甲上,心绪万千。

慕长欢的手很痒,她坐在火堆旁边,一直想要抓她的手,可绣儿不让一直按着她的手,给她吹吹,让她在坚持坚持。

“好痒啊!太痒了,我就抓一次!”

绣儿坚定的摇头,“公主会留疤的!”

慕长欢又咬牙挺了一会儿,再度楚楚可怜的求情,萧平关正好走过来,听到她的话,划开了自己的手臂流出不少血来滴在她手上的纱布上,血沁入纱布,刚刚碰到皮肤,慕长欢比感觉到一阵滚热,随后痒也差了不少。

“你在用你的血治我的手?你怎么知道好用的?”

萧平关被问的有些发愣,他就是知道,有些方法就是直接出现在脑子里,好像本该就是这样。

这种感觉很不好,好像自己的记忆不全是属于自己的。

“有用就好。”

萧平关的语气有些清冷,很快便从慕长欢的面前走过了。

众人到了山间走廊,慕长欢已然拆掉了纱布,萧平关的血很有用,只是滴上去一会儿,手上便褪下了一层老皮,等到她用特殊的膏药搓洗过,那双手仍旧如同以前那般光滑细腻,完全没有被罡风刮过的伤痕。

“没想到,你的血还有这样的效果。”

慕长欢有些欣喜,本来她还想说日后可以用他的血做个祛疤美容的药引。

然而她还没说出口,天行者便搅扰到他面前说道:“他的血用一滴少一滴,除了生死,你还是少用,你与小山还是会有些而不同。”

虽说圣婴将心脏给了萧平关,可他并没有小山造血的功能,所以用一滴少一滴。

否则他真是要被慕长欢榨干了。

沈故渊看了看被天行者抱在怀中的小山,他内心挣扎了一下,本想要伸手抱过来,可他终究没做到,便只是伸出手拍在了小山的头顶。

“很好,等着爹爹今日斩了那女魔头,给你打只野兔子吃。”

呼呼!

慕长欢仍旧听不懂,可是有天行者在,他很快翻译了一句,“小山很高兴,不过他不喜欢吃兔子,他觉得野鸡的血更好喝一些。”

萧平关无奈,他倒是饿了,不过慕长欢交代过,他从此再不能吃人类吃的食物了,他只能喝血吃毒虫毒药。

活着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山间走廊

碧霜趴在横岗上翘首以盼,她此刻转了心思,倒是比沈故渊更担心慕长欢今日不来了。

若不来了,她如何能够得到林楚楚还有圣婴,听到擎宇讲的圣婴竟然能够起死回生,顿时对它十分感兴趣。

毕竟圣婴越是神奇,越说明她的功劳越大。

“公主来了!”

沈故渊听到擎宇的呼声,立刻抬起了头,翘首以盼,只是碧霜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襟,将他押回了草丛中。

“你疯了,让她看到了一切都晚了。”

此刻,这仨个人都不知道萧平关已然识破了碧霜的身份,而且还怀疑沈故渊,他甚至觉得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他设下的一个陷阱。

他在打同情牌,希望用这样的办法来吸引慕长欢的注意力。

真是可耻。

慕长欢并不知道两个男人的心思,她只是看着昨夜吹罡风的地方有些手疼。

“绣儿,再去一次!”

绣儿刚站出来,便是一只长矛射了过来,扎在了慕长欢不远处的树干上,这一次树干没有裂开,看来对方是保留了力量,这一次,她只是送信。

长矛上挂着一封信,是擎宇代笔的一封书信。

慕长欢冷笑了下,“怪了,擎宇竟然能听懂她的话,帮她写了这样一封信。”

这话是嘲讽,也是自嘲,之前还信誓旦旦觉得沈故渊永远不会背叛自己,可现在的事实是对方求和的举动,太过露骨,让她怎么都无法去相信,对方真的是个野人。

以前她总觉得野人才会使用长矛投掷,然而现在知道她的身份后,慕长欢只是感叹,女人真的是世上最可怕的生物。

“我们要求当面谈,绣儿喊她出来。”

绣儿像是得到了军令一般,十分郑重地站了出去,对着对面的邙山便喊了起来,她倒是认真,一句话喊了十多遍,这才看着对面山壁后面冒出了一个人的脑袋。

“谈!”

碧霜也懂一点点的燕国官话,但只是一点点而已,更多的还是要擎宇和沈故渊帮她翻译。

“人已经给你了,食物也给你了,沈故渊人呢?”

慕长欢有些不高兴,对方约她半夜相见,可她到了却只看到罡风,还差点被罡风杀死。

“公主,我是擎宇,这个女野人她还要圣婴!”

听到对面的喊话,萧平关顿时转过了头,眼中是意味深长的目光。

昨夜,萧平关曾对慕长欢说过,“如果碧霜只是一个人,她偶然遇到沈故渊,碰巧捡了他,那么这源源不断的铁沉木做的长矛是哪里来的?她敢这么挥霍,定有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