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敲打(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沈故渊瞧不起她这女儿身倒是更加可信。

“最近宫内闲话增多,一来说本宫谋害太后……”

慕长欢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这沈故渊的神色,他如今也算是老狐狸了,见着慕长欢的余光落在自己身上,倒是给自己摆了个八风不动的模样,但他越是这样,慕长欢越是觉得不对。

说是喜欢自己,听到有人冤枉自己,传自己的瞎话,却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

这男人果然是大猪蹄子。

慕长欢没看出他的神色变化,便继续说道:“二,就是传闻,本宫与沈故渊关系莫逆,合谋害死祖母。”

沈故渊仍旧没动,这是怎么?

被吓到了?

慕长欢冷笑了声,“右相,怎么?听了这样的闲话,不打算对本宫解释解释?”

这次,慕长欢这般逼迫之下,沈故渊总算是有了点反应了。

“公主相信她们的话?”

慕长欢被他噎了一句,“相不相信是本宫的事情,解释不解释是你的态度问题,沈故渊不要觉得父皇与本宫相信你,你就可以如此肆意妄为,要知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说道这里,沈故渊忽然笑了下,看着慕长欢的眸子微微发亮,“公主原来是担心微臣被人诬陷,微臣多谢公主担心,不过谣言止于智者,公主不相信,陛下不相信就够了。”

呸!

大猪蹄子,你要点脸,谁关心你了!

说完,慕长欢确实心里有些异样,转过头去,暂时不想搭理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

论说,他们两个相熟,而且熟了两辈子了。

可是前世她好像从未发现,这人还有这么二皮脸的样子。

“别在这儿打花腔,这事儿可大可小,右相,如今这消息传得的有鼻子有眼睛,之前还只是说咱俩有一腿,现在就说珠胎暗结,为防消息走漏,杀害太后。”

沈故渊这次是真的绷不住了,直接喷了茶。

他大概是怎么也没想到,慕长欢能把自己和白云司的那点绯闻消息,全都盖在自己的头上不说,还能将有一腿,珠胎暗结这种话信口拈来。

“公主!”

慕长欢压了压他想说的话,按着太阳穴说道:“最近传言越发的细致了,还说右相在府中备下了苦杏仁,每日在府上细细熬煮,自备毒药,进宫毒死了太后。”

沈故渊攥着手心里的东西,脸色越发的深沉了。

“公主殿下可信了?”

慕长欢直接掀翻了桌子上的茶水,“信?哪个长了驴脑子的来回报这种废话,堂堂右相大人想要杀人还特意从城外买了大批的苦杏仁进自己府内,自己熬点毒药?怕不是全天下制毒的人都死了……”

顿了顿慕长欢笑道:“他们怕是不知道您的府上藏了个制毒的高手呢。”

沈故渊看着慕长欢的眼神一点点的从热切变得平静。

慕长欢既然相信他,为何还要让他进宫来,只为了与他絮叨一番那些流言,只怕是借机敲打,看似替他说话,其实告诉他,做事要更加不落痕迹。

此刻,他手里的东西,倒像是成了烫手的山芋。

唐景瑜那个混蛋,当初说这个东西能够治疗咳疾,慕长欢自幼身体孱弱,一道深秋便会忍不住的咳嗽,虽说不是很重,可每次听到都会沈故渊心生不忍。

正好唐景瑜在京都,便向他请教,这个家伙给了自己个药方,旁的都算,就是这苦杏仁,用量极大。沈故渊将整个京都的苦杏仁都包了还不够,还从外地现巴巴的送了不少来,这才研磨成粉,反复煎熬,费了好些天的功夫,可算赶着给慕长欢送来了。

可她竟然凶巴巴地问自己,买苦杏仁是要谋害太后么?

是以,沈故渊不敢在送出去。

这不是给公主送爱心,这是给她送麻烦。

沈故渊站起身来,看着慕长欢行礼问安,“公主放心,微臣知道公主的意思,今日起,再不会有这样的流言伤了公主的名声。”

慕长欢:“……”

她本意就是试探,在让沈故渊说出那苦杏仁的去处。

可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啊。

你倒是说说苦杏仁干嘛去了?

然而,沈故渊确实一脸沉闷,仿佛慕长欢在说什么都与他无关了一般。

慕长欢懒得在问他,只是哼了一声,让他离开。

可他走了,慕长欢确实更加懊恼,气呼呼地骂了句,“沈故渊,真是个猪脑子!”

春怀进门给慕长欢送茶点的时候,刚听到了这句话,她也不怕,反而笑嘻嘻地说道:“公主,您对右相大人,真是与其他人不一样呢。”

慕长欢才不会觉得,她白了春怀一眼,狠狠地说道:“旁人也不管如此气我。”

“是是是,公主对谁都端着公主的架子,可偏偏遇到了右相这架子就端不住了。”

慕长欢被说的恼了,发了春怀去给自己剥莲子,这事儿便算是过去了。

不过,敲打沈故渊一通还是有用的,关于慕长欢的风声倒是小了不少,至少一连好几天,都听说沈故渊在外面抓人,杀人,在没听多少关于慕长欢的消息。

原来告状这么好用?

早知道自己就不愁了,直接让他去做就好了。

想到这里,慕长欢倒是欢喜了两日。

不过,她的欢喜也就这两日而已,很快太后母家的亲戚大批的进京治丧,慕长欢直接成了靶子,被人推着站在最前面,每天堆着假笑还要被人埋怨。

无他,只因为长枫公子因为自己被打个半死,如今还在家里躺着呢。

慕长欢撑着下巴听他们在自己面前说着要死要活的话,可是慕长欢让宫女松了手,却没见到哪一个真的在大殿里撞了柱子。

他们都知道,撞了也没用。

即便真是慕长欢害死了太后,他们在这儿想要以死明志,慕长欢就敢给他们在历史上写成是谋杀嫡公主未遂,被诛灭的反贼。

所以,他们渐渐就蔫了。

这些人见到当面吐槽对对慕长欢没有任何影响,所以他们就纷纷转变了思路,走了上一批前辈的老路,他们开始传流言!

对传流言!

以前确实传的最多的还是慕长欢和白云司有染之类的话,大概是因为白云司的统治还是给众位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白云司虽然谋反成功,可他的实力还未稳定,朝政动荡。

一个戏子当了王?

说出去任谁都会觉得笑柄一般。

朝中大臣又怎会心服口服?

个个早已心怀不满,可碍于定川王的实力威胁,他们不得不就范。

有很多铁骨铮铮的前朝老臣怎忍受的了如此侮辱,当场在大殿撞柱而死。

大臣们个个唏嘘不已,真是世风日下,让这种人当了道,只恨自己无能。

白云司自从掌了政权,整个皇城的百姓也不禁哀叹起来。

江山易主说句难听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更何况新帝上位?

皇帝是谁百姓们根本不在意。

他们在意的是,税收是否变多,粮食是否亏空,孩子是否养得起。

新帝上任会怎么折磨自己。

天政帝在位,百姓安居乐业,自食其力就可以养活一家温饱。

白云司皇城也可称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咿咿呀呀的嗓子和姣好清秀的容貌,不知有多少女人又或者男人为之臣服,可是也就止于此。

白云司当官?

百姓可能想过他会在乐坊司谋个一官半职,这也是他最高的出路罢了。

可现在换了一个戏子上位,当皇帝?百姓内心不满,可定川王在背后给白云司撑腰,迫于淫威之下,百姓不得已卑躬屈膝。

而百官呢?

除了除了死了的,大多都服软了,现在天政帝复朝,他们心里是又委屈又憋屈,自己被戏子压了这么久,不爽!

心里不爽,总要发火,若说白云司抓起来给他砍了或者千刀万剐也就算了,可偏偏他跑了。

所以听说慕长欢曾被白云司当成金丝雀一样养在宫里,便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慕长欢。

之前慕长欢又为英国公府求情,更是让所有人都觉得慕长欢与白云司有情。

可前段时间沈故渊以雷霆手段镇压了不少传播流言的人,顿时大家安生了几日。

大家心里的火儿还是没散去,所以这次太后娘家来人,大有春风吹又生的趋势,慕长欢就听着人回报,心里却是越来越稳。

“公主您都不生气的么?”春怀倒是比自己更加生气。鼓着腮帮子好像要把那些传流言的家伙全都给他们吃了。

慕长欢看着有趣,便问了句,“我若生气,他们就不能不传了么?”

“可也不能纵容他们这般诋毁公主,您可是大燕嫡公主……”

慕长欢笑了下,正因为她是大燕嫡公主,还是第一个以国为封号的公主,所以她也要承受更多公主不能承受的。

之前,慕长欢还不明白沈故渊为何不镇压那些流言,直到最近,开始传播沈故渊和慕长欢有一腿开始,慕长欢才明白,流言不断,不是镇压不够,而是如今京都人人自危,他们实在需要个出口,排解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