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沈故渊进宫(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白云司虽然受了伤,可他轻功了得,区区十几个士兵又怎拦的住他。

一眨眼,人就从皇城内消失不见。

这样的一条路,想来也是定川王留给他的后路。

天政帝和沈故渊二人都没有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除了守城门的几百个士兵外,一路上畅通无阻。

沈故渊倒早就想到天行者不会插手此事,可没想到城中白云司的兵力如此匮乏。

他就这么相信自己的不死战士么?

如今看,失去了不死战士和定川王的白云司,就是一个空架子而已。

沈故渊带人在城内搜索了两遍,只可惜的是并没有抓住白云司这个元凶。

慕长欢赶来时,神情激动的抱住天政帝的胳膊,“父皇,您受苦了,都是儿臣没能照顾好您。”

接着拉着天政帝上下扫视一番,瞧见天政帝并没什么不妥,这才放心。

她看着一路上走来时遍地尸体不禁心情分外忐忑,生怕父亲出事。

不论计划的如何周密,宫变生死都在最后一瞬。

不见到天政帝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慕长欢便不能放下心来。

现在,看见天政帝毫发无损慕长欢总算能松一口气。

慕长欢神色感激的看了眼沈故渊。

“瑶光,你看朕,可像是有什么事?”天政帝语气和蔼眼神宠溺,慈爱的摸摸她的发梢。

慕长欢退后一步,对着天政帝行了大礼,规规矩矩的君臣大礼。

“瑶光拜见父皇,恭贺父皇平定叛乱,十州安定,四海归顺。吾皇圣明,恭贺吾皇万岁!”

众人跟着瑶光公主一通跪下,同时三呼万岁,看着如此景象,天政帝这才微微点头,他才能够感觉到这一仗,他赢了。

他还是大燕帝王!

天政帝归朝。

城里的百姓无不张灯结彩,一如过年一般欢喜。

天政帝重掌政权,第一件事情,重赏有功之臣,重罚叛乱奸佞。

首当其冲的便是英国公府。

英国公帮助谋反逆臣制造混乱,涉嫌谋反,残害忠良,滥杀无辜,等等罪行不可饶恕。

天政帝忽然归来,打了白云司一个措手不及,当然也有英国公,前一日还权倾朝野,后一日锒铛下狱。

英国公府全家上下百口余人,天政帝下令先革除功名、褫夺封号下了大狱。

原本,依着天政帝的心思,这般奸佞反贼,应该全家赐死,不杀他九族不足以泄愤。

然而,萧平关呢?

他并未参与英国公府的谋反,还在事发后,在朝堂发难,慷慨赴死,虽说有些莽撞,不过少年热血,对国一片赤诚,若杀了他,未免寒了天下青年将领的心,可若不砍了他的脑袋,天政帝心里不够痛快。

是以,英国公全家下了大狱,但到此刻,天政帝并未发落。

慕长欢刚刚沐浴更衣,熏香因她在此番平叛之中.功劳不小,天政帝已然颁了圣旨,给她加封燕国公主,加封食邑一千户。

天政帝本就宠爱慕长欢,能给她的赏赐全都给了。

如今获封以国号为封号,已然是公主的顶级封无可封,一般得此分封,需得是皇后嫡女,陛下宠爱,且得是公主外嫁强国和亲于国有功,才能获此殊荣。

当初,天政帝并未加封,便是想着有朝一日送女儿出嫁之时在加此封号,让世人皆知他对慕长欢的疼爱。

可如今,慕长欢护国有功,提前给了又何妨?

慕长欢得了封号,便要焚香祝祷,进宗祠谢祖宗,大概和她成婚一个套路,因此,慕长欢并不觉得有多么欢喜,只觉得好累。

好几天不给她吃好喝好,只能吃一点羹汤,简直要命。

好不容易,今日完成了大典,刚进门就被沈故渊拦住了,抓着她的手臂,将她上下看个仔细,好像是不认得她这个人,又或者是久别重逢,眼中尽是欢喜。

“右相这是做什么?皇家内院你与本宫拉拉扯扯是想要传出什么绯闻,让本宫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次,便要颜面尽失,宗庙那地方,我这辈子只想再进去一次,就够了。”

慕长欢的意思是,她这辈子只想死了的时候被人做成牌匾送进去,然而沈故渊听在耳中却觉得她这是在恨嫁。

因为公主出嫁是要上告列祖列宗的,自然是进宗庙祭祖。

听了这话,沈故渊了然的笑了笑,直说道:“陛下前些日子正好问微臣为大燕立下如此功劳,可有什么想要的,如果公主着急下嫁微臣,微臣今日便可回了陛下,早日履行婚约,迎娶公主殿下。”

“什么下嫁迎娶?胡说八道,我何时……”慕长欢有些嗔怒,可很快她便想起自己刚才话中的歧义。

她重生一次,自是不想在嫁人,只想距离这些狗男人们越远越好,免得丢了性命还丢了慕氏江山,所以才说要进宗祠,那是未出嫁公主最后的落叶之所,然而,出嫁的……

慕长欢咳嗽了一声,低头看看沈故渊仍旧拽着她的手臂冷嗤一句,“右相,你僭越了。”

沈故渊讪讪地收回了手臂,只是看着她脸上嗔怒的表情忍不住有些欢喜。

“公主看在臣有功的份儿上,原谅微臣僭越之罪。”这便是明着借用他的功劳来让自己不跟他计较。

还真是鸡贼!

慕长欢白了他一眼,心知他不是那种无事来撩闲的无聊人,见他松了手,便回到了大殿的主位上,让他坐在一旁。

两人也算多次合作,扮过夫妻,做过兄妹,出生入死,配合默契。

若非有前世的记忆,慕长欢真要觉得沈故渊此刻看着她的深情款款都是真的了。

可她见识了前世他的冷情,就不敢相信眼前人。

即便他的眼神在真挚,慕长欢也只会相信他对自己做了什么。

没办法,她不再是那个好骗的小姑娘了。

“有话直说,本宫当了一天的规矩,累了。”

沈故渊进宫一来是想要看看她是否安好,从白云司那恶魔身边潜伏如此之久,即便是她也会很辛苦,他舍不得所以进来看看。

二来,他是为了英国公府的事儿。

如今英国公府墙倒众人推,所有大臣都尚书要求严惩,就怕自己上书的慢了一点被天政帝误会自己和他有什么联系。一时间,前朝上奏,每每第一段便说。

「英国公无耻狗贼,窃国卖主,忝居高位,无耻之尤,臣某某某上表请奏,赐死全家,狗贼不死不足以平民怨。」

如今城中人人自危,谁提起了英国公,都要骂上一句,「狗贼!」

天政帝自是想要看到大燕如此一致对外,共仇敌忾,然而他为什么迟迟不肯下诏,赐死全家呢?

这便是沈故渊来找慕长欢的理由。

沈故渊让公主逼退了婢女,单独与她在殿内说话,“公主聪慧,知道微臣来此,别有心思,不过微臣所思所想都是为了大燕,为了陛下和公主。”

这话将她抬的抬高,想来,后面要她帮忙做的事情很不容易。

慕长欢懒得拆穿他,只是讪笑了声,“哦?右相这是觉得陛下昏庸分不清忠奸善恶?您这是在指责陛下?”

她这是故意为难,沈故渊也只是叹了口气,“公主,微臣并无此意,公主曲解微臣的心思,微臣只是想……”

慕长欢伸手撑着下巴,纤细的手指上染了豆蔻红,沈故渊正要解释的时候忽然抬头,正撞见了慕长欢一脸玩味儿的笑意。

沈故渊知道,慕长欢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只用一个眼神,他就看出了慕长欢此刻心里的游刃有余,好像将自己的心思全都猜透了。

“右相,陛下已然封了本宫为燕国公主,这次平乱的功劳本宫领了,右相还没有,右相若真有什么想要的,自去求父皇,求本宫怕是没什么用处。

慕长欢确实知道沈故渊来找自己做什么。

因为他进门之前,慕长欢眼前忽然一花,仿若前世他也是如此一身深红色的蟒袍进到殿内,舒朗的笑容,让她醉了好久。

不得不说,那时候她实在是个颜控。

长得好的,在她面前真的很管用。

然而现在,她却知道了对方的心思,因为知道,所以提前拒绝了。

“公主,您确定自己知道魏琛想要说什么?”

慕长欢觉得自己虽然不是十分懂沈故渊这个人,但她至少能懂七八分。

不过前世她就不太懂,沈故渊这人有时候心软的厉害,如今京都人人都在骂英国是狗贼,此刻他一进门,慕长欢心里便觉得。

这人是来给英国公求情的。

“巧了,本宫今日出门瞧见一只乌鸦,甚是晦气,本宫就想本宫今日册封,出门应该见到喜鹊才是,怎么偏偏见了乌鸦,直到右相来了,本宫才知道,原来是右相给本宫找麻烦来了。”

这话怼地沈故渊一时没想好要怎么回话。

只是看她那副娇憨的模样,心下觉得有趣又无奈罢了。

好好一位公主,偏偏长了这么一张不饶人的嘴。

又或者慕长欢只是对自己这般,对其他人好像都挺温和的。

自己不一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