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传纸条(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虽说不满沈故渊的态度,但心中有喜事,唐景瑜的心里根本藏不住。

还不等他怎么追问,自顾自的便说了出来,

“我在秦青的配合下,昨日便把增强的解药研究出来,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投入使用。”说完,唐景瑜神色颇为愉悦。

自己熬夜也算是又回报的。

“近日到是麻烦于你,想来你可以安心休息了。”

自从蛊毒出来后唐景瑜就没有安心的休息过,一直在为研制解药的事弄得愁眉不展。

他自然也是看在眼里。

正说到休息,唐景瑜接着就配合着打了一个呵欠点点头,“麻烦谈不上,我也是想为国家尽一份绵薄之力,倒是故渊兄你,日夜不思令我着实钦佩。”

沈故渊到是不谦虚的笑笑,“谬赞。”

二人在房间里又聊了许久。

待到唐景瑜走后,沈故渊便通知了皇城的探子告知于慕长欢这一消息。

慕长欢收到消息后心下一喜,想来唐景瑜和秦青果然不负众望,解药研制出后方可与白云司抗衡一番,胜算显然更大一些。

可她眉头又不自然的紧皱在一块。

想来配置出解药确实可缓燃眉之急,可若是让要彻底断绝病情发展,最终还是要杀死林楚楚怀着的那个所谓的圣童。

可圣童一日不死,白云司用蛊毒控制怪物的想法一日不会消停。

慕长欢现在身在皇城,处事多有不便,若是动静闹得太大,白云司便会心生怀疑。

她需要赶紧通知沈故渊,圣童不能留,动作须越快越好。

必须要从根源处解决问题。

可她想到这儿了,却有个实际的问题,如何将消息在传出去,那些人送了消息就没影儿了,现在她想要传出去却没有那么轻松了。

自己也是听到了英国公和白云司的谈话才知道,林楚楚肚子里的那个就是圣童,可是她知道没用,她在皇城里想做什么都做不了,还是要让沈故渊他们知道才行。

着急啊!

吼~

头上忽然响起了一阵熟悉而有威慑力的吼叫声,慕长欢忽然想起,还有萧平关。

旁人进不来的皇城,他进的来。

想必自己出不去的皇城,他也能出去。

只是……他的神智并不清楚。

“萧平关?过来~”

慕长欢对着趴在横梁上,状若大猫的男人招了招手,温柔的喊了声。

吼~

虽然他不曾表露出温柔,尤其他那张可怖的脸上就算是笑也有些渗人,所以她很自然的忽略了萧平关的脸,虽然前世父皇给他们俩赐婚,三分看实力,七分看颜值。

这脸变成这样…

萧平关感觉到了慕长欢目光中的失望,顿时有些受伤的往后挪了挪,似乎有些委屈,有些被抛弃的可怜劲儿。

这个家伙,实在太会装可怜了。

没办法,慕长欢只能摸了摸他的头,安慰地说道:“还不习惯你这个样子,你放心,我会找人治好你的病的,不过现在我能请你帮我一个忙么?”

萧平关蹲在原地,可是对于慕长欢说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叹了口气,慕长欢有些懊恼的想着,“果然自己不该抱有希望,他现在根本听不懂人话。”

吼吼!

萧平关嗓音低吼着,似乎在不甘心的咆哮着。

难道是听懂了?

慕长欢转头去了书房,写了一张纸条,随后说道:“乖,你能不能把这个纸条送给沈故渊,你回来我给你梳毛,不,梳头发好不好?”

慕长欢眨了眨眼睛,一副温柔而美好的样子,可这样并不能让眼前的萧平关听话,反而在他听到沈故渊三个字以后,好像还翻了翻白眼。

这是不愿意?

威逼利诱没有用了?这个家伙果然只能做个狗皮膏药,其他的作用一点都不要想了。

看他不中用,慕长欢只能去想别的办法,刚转头叹了口气,萧平关忽然冲了上来,抓走了她手上的字条,转眼就没影了。

这?难道是傲娇?

慕长欢摇摇头,她倒是不担心这字条被人劫走,只是担心他能不能出去。

现在皇城的戒备可不是他就进来时候的水平了。

还有他会去找沈故渊么?

如今想什么也是无用,只看天意还有围着猫爷的心情吧。

萧平关倒是利落,三两下便翻出了城墙,他只是思维还没有恢复,但不代表他听不懂人言。

慕长欢说的沈故渊,他知道,而且他也不是循着地方去的。

他是循着味道去的。

自从被林楚楚骗着喝下了蛊毒,虽说样子变成现在这般,但他同样也增加了些不一样的功能,比如他这鼻子耳朵可是比之前灵敏多了,就连眼睛也不一样了,他在黑暗中视物和白日一样,这可是非常强悍的一种能力了。

此刻,他并没有什么思考的能力,可他嗅着味道,能够更快的找到沈故渊。

这也是慕长欢想要他来传递消息的原因。

吼!

萧平关冲到沈故渊家的房梁上,可他见到沈故渊可不会和见到慕长欢一样温柔,反而是一副凶神恶煞,活脱脱像是从山上下来的猛虎,随时随地都准备着扑倒沈故渊,咬碎他的喉咙。

沈故渊听说萧平关出了事,可他见到萧平关这副样子,也是有些惊奇的。

他这是?

吼吼!

对方竖起了毛,显然十分抗拒沈故渊的靠近,沈故渊也只是讪讪,门外的擎宇听到了响动闯了进来,可却将他吓了一大跳。

这是什么东西?

新型死士么?

大人危险!

脑子里第一个反应便是拔出刀占到了沈故渊的对面,这一下可是激怒了萧平关,本来只是送信的,现在确实和擎宇生生斗了一场。

之间他飞身一跃上了横梁,居高临下的看着擎宇和沈故渊,威风凛凛。

“大人,您先走,这里交给我。”

呵呵!

沈故渊无奈的摇摇头,擎宇现在未面试草木皆兵了,那是萧平关,即便变了模样他就认不出了,眼力真的不怎么样啊。

“退下去。”

“大人,这可是怪物!”

听到怪物连个字,萧平关对着他嘶吼了一声,熙然对此十分的不满意。

擎宇还要挣扎,可是萧平关却是冷下了声音,“退下,那是萧世子。”

你说谁?

英国公的萧世子?

他怎么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擎宇仔细看了看盘在房梁上的那个人,慢慢确认,这却是就是萧平关,可这更加吓人啊。他不是新帝那一派的人么?

怎么会?

难道新帝过于恼怒,将他也练成了不死战士?

不是说英国公只有他一个宝贝儿子么?

“下去!”

擎宇这次再不敢推迟了,一脸戒备的放下刀,慢慢地退到门口,可是关门前,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大人,您有事儿就喊一声。”

萧平关而已,他能有什么事儿?

多此一举!

好不容易擎宇走了,沈故渊这才对着萧平关招招手说道:“说吧,你来这儿做什么?”

沈故渊可不会相信堂堂英国公世子萧平关会变成这个鬼模样,除非是他自找苦头,可他一向都不是自找苦头的人啊。

吼吼!

沈故渊不是慕长欢,他可不知道这萧平关都在吼什么,等了会儿便觉得不对劲儿了。

难不成这萧平关真的神智全无,如今就剩下了野兽攻击的本能。

他怎么会呢?

忽然想起,之前要细作来报,萧平关当众忤逆新帝被砍断一条手臂,看着萧平关的左臂,沈故渊陷入了深思。

难道白云司这么狠?

他就不害怕英国公造反么?

吼吼!

对方又吼了两声,然而沈故渊只是掏了掏耳朵,他觉得声音很聒噪,这一下,彻底惹恼了萧平关,直接从横梁上跳了下来,一脚踹向沈故渊的胸口。

沈故渊反应也不慢,然而萧平关却是根本没打算跟他缠斗,一脚没踢中,转头狠狠瞪了沈故渊一眼后,直接一个扫堂腿将沈故渊书桌上那些文房四宝全部扫落在地上。

看着紫毫笔,徽州砚台,黄州宣纸,全都散落碎裂一地,沈故渊也是满脸恼怒,再也没法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这些可都是他的宝贝。

然而萧平关可不管他这些,他手指甲很长,直接在这紫檀桌子上留下三道深深的抓痕,下一秒变从窗户跳了出去。

嚎叫一声没影了。

擎宇敲敲门想要问问沈故渊要不要帮忙,他可是听到那些宝贝落地的声音。

然而听到是听到,真的闯进去他又不敢。

只能没什么营养地问着:“大人,您没事儿吧?”

他没事儿,可是他的宝贝有事儿,气死他了,这个萧平关肯定是装疯卖傻,什么变成兽人,都是骗人的鬼话,分明就是借机报复。

给他等着!

这边正想着,忽然看到空荡荡的紫檀木书桌上的正中间,静静躺着一张字条,这纸不是一般的纸张,而是小香纸张,纸上会有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因而得了这个名号,在京都贵族小姐之间十分的流行。

沈故渊记得,摇光公主就很喜欢这种纸张。

难道是她?

想到这里,即刻打开了纸条,看到了慕长欢急于传递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