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定川王发难(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另一方,定川王回到府中后,想起白云司白天的所作所为不禁有些蹊跷。

白日,自己害怕他受伤,并未察觉到什么,可他先前分明通知自己赶去沈府解救他,可自己赶到时他的表情惊讶仿佛没有料想到自己会来一般,那时自己便开始生疑。

白云司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他回了府中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起来,便派人偷偷调查。

当他了解到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斜长的剑眉皱着,眼神幽暗深邃,显然是不悦的前兆。

嘭!

他一掌击碎了面前梨木砚台。

桌子瞬间哗啦一声散落一地。

站在面前的侍卫身子也恐惧的抖了抖。

他深知定川王的暴虐脾气,扑通一声连忙跪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恨不得把头埋在地底。

定川王周身环着阴冷的怒气,让人望而却步。

可恶!白云司居然敢骗自己!

定川王心下计谋横生,自己全心全意护着他周全,可他反过来戏耍自己。

他扪心自问自己可有一点对不起他?

自己抬着他做了新帝不成反而要制裁自己。

想来自己也不会吞下这口恶气。

定川王墨色的眸子眯了眯,既然他无情无义就别怪自己手下不留情了!

他声音低沉沙哑,“通知兵营随时做好攻城准备!”

跪在地下的侍卫听到男人发话,声音微颤,“是!”

先前那阵子王爷和新帝还交往甚密,这才半晌的功夫,两人就便要兵戎相见。

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这些事情也不是他可以肖想的。

他擦擦额头上因为刚才紧张流下的汗珠退了出去。

刚出房门,便听见屋内瓷器应声落地的声音。

真是君心难测!

当沈故渊收到探子传来的讯息时,难免讶异一瞬,刚扶持新帝上位,位子还未坐热,这定川王就忍不住想要下手了?

这难免对于自己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白云司若是没了定川王在背后撑腰,垮台指日可待。

他便将此事告知与天政帝。

二人便开始了默默筹划着兵力,趁着定川王攻入城中之际,集结兵力将二人一局困在皇城,到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兵力不仅损失少,这对于天政帝来说未尝不是一次翻盘的机会。

天政帝眉头松开,看着沈故渊说的计策,眼神里透露着赞赏外,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威胁感。

像沈故渊这种人才,若是不顺从于自己,将来对于慕九韶来说又何尝不是如定川王一般的威胁?

两人暗中研究一番,召集了兵马,只要定川王一有动作,便趁机打进皇城。

沈故渊命令探子将消息传给皇城内的慕长欢。

叮嘱她小心这几天皇城内的动向,保护好自己。

慕长欢看着纸上苍劲有力的字体,嘴角不禁勾起了笑意。

可是她也不能呆在皇城里坐以待毙。

慕长欢想着在城中悄无声息的配合沈故渊和天政帝的行动。

她看了眼眸圆溜溜瞪着自己的萧平关幽幽的叹了口气。

他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行动起来若是带着他,定会暴露行踪?

看着他衣角暗红色凝固的血迹,想来也是出逃时染上的。

慕长欢想来怎么安抚这个只有武力没有智力的萧平关。

若是哄骗他,若是过不了许久被发现,凭着他的性子,发现自己不在后,一定会发疯的屠了整个院子的人。

白云司殊不知自己已然大难将至。

他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如翩翩公子般站在与他衣着不符的地牢。

他眼神阴鸷的盯着面前绑在架子上的男人。

监禁冥厺的地方四周潮湿,砖块黑的发绿,上面长着厚厚的青苔,滴答滴答的流着水滴,还有一股腐烂发霉的味道。

“还是什么都没说吗?”白云司嗓音清淡听不出喜怒。

他看着面前身着已经被鞭子抽烂却依旧一言不发昏死的男人,神情有些不悦。

“这人嘴硬的很,一句话也没说过。”站在一旁的侍卫手里握着鞭子说道。

眼神躲闪担心白云司会怪罪与他。

他也很好奇,怎么会有这么嘴硬的男人,折磨了许久连刑具都用了一半,正常人早就受不了,可他竟一句话都没说。

“废物!”白云司冷哼一声。

区区这点小事也办不好,真是养了一群废物,连个人的嘴都敲不开,又不是没有知觉!

“把他弄醒。”白云司示意侍卫弄醒男人。

侍卫舀起一盆水迎面浇过去。

哗啦。

扣在架子上的男人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睛。

他已经没日没夜的被折磨许久,他不知为何突然到了这个地方,这群人对他拳打脚踢,用的刑法让他痛苦不已。

他迷茫的甩甩头上流下的水渍,看着面前陌生清冷一身白衣一尘不染的男人,眼神带着一丝祈求,嘴里却没发出一丝声音。

白云司看着面前的男人,表情如挑衅自己一般,心里不由来的升起一股恶气。

真是诸事不顺!

侍卫看着白云司四周散发的冷气,接着扬起手上的鞭子力度极重的打在冥厺刚结成血痂的伤口处,男人被打的哀嚎了一声,疼痛的感觉顺着伤口布满全身,可仍旧一句话也没说出口。

白云司眯了眯眼睛,他之前还怀疑这男人怕不是真的没有痛觉,可现在看来还不是一如常人一般,嗤笑一声。

接着他扬扬头示意继续。

“冥厺,你为何要遭受这平白的皮肉之苦,早说出来对你,对我都有好处。”白云司神色淡淡的看着男人衣襟被鲜血浸湿滴答滴答的顺着手指脚踝流到地面形成一滩血泊。

男人每被抽打一次,也止不住的闷哼一声,他想说些什么可是长了长嘴,一个声音也发不出,止不住的摇着头。

还是不肯说?

血腥气味让白云司秀气的眉头紧锁,这男人居然死到临头,也不肯说出半句?

男人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着的,他的皮肉外翻着,嘴唇微微的抖动着,没有一丝血色的蠕动几下,嗓子发出嘶哑的声音。

“主上,这……”侍卫收起鞭子,语气欲言又止的说。

早就在白云司来之前,他就已经这么折磨过这个男人了,这一如他料想一般,男人仍旧一言不发。

“换一个。”白云司说着,看着面前就要昏过去的男人,心里不禁有些疑虑起来。

侍卫接着拿起角落碳炉里烧的通红的烙铁,走到男人面前。

男人抬起沉重的眼皮,眼神里早已经没了生的希望。

刺啦!

烙铁贴上男人胸口,接着冒起一股白烟混合着烧焦皮肉的刺鼻味道钻进白云司的口鼻。

他厌恶的捂着鼻子,看着眼前面部痛苦扭曲昏死的冥厺,眼神越发阴冷。

白云司不知道的是,面前这个面对刑具一言不发铁骨铮铮的冥厺早已经不是他认识的冥厺了。

原来早在此之前,天行者就找到妦缈并告诉冥厺已经被白云司抓起来了,并且天行者表示自己可以帮忙营救出冥厺,但在此之后需要答应自己一个条件。

妦缈深知天行者诡计多端,应少与他打交道,可妦缈想到白云司的手段残忍,冥厺现已落到他手中,不知自己是否还能活着见到冥厺。

思及此,妦缈咬咬牙便应允了天行者的条件。

自从妦缈发觉冥厺没有从皇城出来后就一直惴惴不安,直到天行者找到自己时,她才深知事情不妙。

可现在唯有这样才能救冥厺与水火之中。

根据天行者的帮助下,妦缈轻而易举的潜入天牢,根本没人拦着自己,一切顺畅的诡异。

仿佛就等着她来救人一般。

难道天行者早就与白云司心生隔阂?

表面的顺从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

可现在她来不及思考一心只想先把冥厺救出来。

冥厺出来后,天行者早就把抓来的一个聋哑乞丐易容成冥厺的模样,打晕后扔进了天牢。

一切进行的神不知鬼不觉。

如此白云司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冥厺已经被替换了人。

白云司看着衣衫破烂血肉模糊的男人,心底思绪万千。

若是平白放了他,岂不让他活的痛快?

现在只能关着他,加强戒备,若是有人劫狱也方便一网打尽,到时候也不怕冥厺一个字不说了。

总会有人被撬开口的不是吗?

白云司抚了抚雪白花纹的衣袖,头也不回的出了这个令人作呕的天牢。

当唐景瑜找到沈故渊时,险些把沈故渊吓的一惊,这才几日未见,唐景瑜的下眼睑青黑一片,可他的眼神分外明亮。

沈故渊知道这是他医学有所突破时才会露出的表情。

沈故渊抚弄着紫砂茶具,给他斟了一杯。

清冽的茶香瞬间弥漫开来。

唐景瑜看着沈故渊的表情恹恹,似乎自己不说两人便会一直僵持不下。

“你为何不问我因何事找你?”唐景瑜耐不住性子看着坐在茶桌前低啜的男人。

沈故渊抿了一口这才抬眸看向他,神色毫无波澜地问:“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