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托付(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但那时她已病入膏肓,所以,仅次于皇贵嫔的左贵妃便是后宫最尊的妃嫔。

德妃得罪了左贵妃,接下来路可想而知,会有多惨。

不过三年时间,德妃便因某些原因,位分一降再降,直到八品答应,最终抑郁而终。

而她可怜的女儿,皇九女,也因失宠而渐渐不受人待见。

那些宫人们也逐渐的开始给她脸色看。

这不,如今一早起床,宫人都懒得早些来准备伺候着了。

可毕竟是皇女,这能如此欺负人家,就因为她性子羸弱?好说话,没脾气?

她宫里的宫人都走了,都觉着跟着她没前途,都另谋高就去。

宫人都走了,她成了孤军一人,那不行,她虽性子软弱好欺负,可也不代表她是傻子。

那些宫人既然跟她没感情,他们要走那边走,反正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心里也不踏实。

她自己是不是也得给自己找条路走?

这宫里的事传得快,这才不到一天的功夫宫里的人都听说了九公主的那事。

次日一早,九公主便起身自己照顾自己洗漱,然后出去了。

九公主去打听了慕长欢今个可否入宫,有宫女瞧见了,便告诉她,说是今个摇光公主去了东宫看望太子和太子妃娘娘。

她去了东宫后,东宫的人便见着九公主来了,急忙上前行礼,又让人去通报。

不一会,这东宫的管事太监便出来迎了。

“九公主,摇光公主与太子妃娘娘正在等您进去。”管事太监躬身一侧,抬手道,“九公主,您仔细着,小心台阶。”

九公主跟随着管事太监进了东宫,一路走到了承坤殿。

此时,承坤殿内,玉漱正在内殿里吩咐着内侍省的宫人负责后宫的差事。

而慕长欢则是坐在外殿,刚端起茶杯要喝口茶便见着九公主进来了。

“大皇姐……”九公主上前行礼,这大礼行的十分庄重,怕是只有大事情时才会行的礼。

慕长欢伸手拦了一把,“都是自家姐妹,何须行此大礼!”

九公主起了身,随着慕长欢坐到了一旁。

“你特地来东宫找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我,我……”

“哦,对了,我听太子妃说了,你宫里的宫人们都去了六皇妹和七皇妹那!”

九公主似有尴尬,低头红着脸,未曾说话。

“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这是,若是搁在我身上,我也不见的能笑脸相迎了。”慕长欢深吸了一口气,叹着,伸手拉过九公主的手,“九皇妹,咱们自幼一起长大的,你的性子我是再了解不过的了,你太温柔了,也太好说话了,底下的宫人说什么,你便应什么,他们的差事调配,那是你说了算的,再不济也是内侍省说了算,何时轮到他们挑三拣四了!”

九公主低头苦笑,“可是,就算是做奴才的也是想着能有个好差事,也不往做了奴才伺候人,谁不想多挣些钱养家糊口啊!”

说着说着,九公主的脸上尴尬的红润,“我这里,已然是没什么希望了,不像六皇姐与七皇姐,一个如今备受太后疼爱,就要嫁给皇祖母祖孙了,另一个伸手父皇喜爱。”

“瞎说,父皇何时疼过七皇妹了。”

刚说完,慕长欢也觉得有些尴尬,是啊,天政帝向来只疼爱她慕长欢一个女儿,其她的皇女,他的确都不怎么重视。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已经让太子妃为你重新安排了宫人伺候,你不必再担心了。”

“其实,其实我今个来,是有件事项要求大皇姐你的。”

“求我?”慕长欢微微蹙眉,“怎么说这么严重的话,什么求不求的,你若是想让我帮你什么忙,你直说便是,不打紧的。”

九公主站起身,往前一跪,慕长欢见势,赶忙唤着,“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有什么事先起来再说。”

“不,大皇姐,你先让我说吧!我一定要这样说完才行。”

慕长欢皱着眉头,她也不明白九皇妹这是怎么了。

“好好,你快说吧。”

“我,我想嫁去西绮,我不想再留在大燕了。”

“什么?”

慕长欢懵了,这旁的皇女都对此避之不及,没有一个愿意去西绮和亲的。

可怎么偏偏九皇妹却要主动请求嫁去西绮。

“阿瞾,你在说什么呢?你怎么,怎么会想要嫁去西绮呢?”

“大皇姐,我在宫里无亲无故的,这宫里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宫人都嫌弃我,我留在这里有何用?”

“阿瞾,大皇姐不是说了吗,已经让太子妃为你安排了新的宫人,你不用担心,这回给你挑选的都是信得过的,不会再出现之前的那些事情了、”

九公主尴尬一笑,“大皇姐,我知道,你是觉得旁人都不愿意去的地方我却想要去,是不是因为在宫里受欺负了,所以,才想要跑远点。”

“这……”

“是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着这个,但是,其实这么想也无可厚非。”九公主苦笑,深吸一口西叹息着,“再过几个月便是妹妹及笄之日,笄礼一过,便该嫁人,像我这种不得宠且又没有生母娘家的势力,到时候只会是草草嫁个官宦家的公子。”

“怎会是草草嫁了,你是父皇的女儿,是天之骄女的公主,父皇若为你选婿,必会是如意郎君。”

“那是为大皇姐选驸马,不是给我们这样不得宠的皇女。”

这话扎心了,慕长欢没有再劝什么,或许,她大概是了解了九公主此时的心情。

留在大燕,她就只是个不得宠的皇女,即便是有了封号,得了食邑之地,怕是没有后盾的皇女,还不如有权有势的世族千金嫁的好。

她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皇女根本不会被重视,所以,她想要远嫁西绮,以尊贵的身份嫁给西绮的皇帝。

“好,这事,容我再想想,我已明白你的心意,但是和亲这种事,亦不是我能说的算的。”

慕长欢说完,伸手搀扶着九公主,“待我去父皇说说,让他明日早朝再定夺此事。”

“谢大皇姐,这份大恩大德,阿瞾永远都不会忘记。”九公主感动流涕,“我知道,这事不同于平时的赐婚,可是但凡是大皇姐你跟父皇提了这事,这事便能有一半的成功机会。”

“好,我知道了,这事,我一定会帮你。”

九公主又在这坐了会,和慕长欢随意聊了聊家长里短。

她离开后,在内殿的玉漱也走了出来。

“你们都退下吧!”玉漱打发走了殿内的宫人。

宫人都退下后,玉漱坐在了一旁,慕长欢伸手为她斟了一杯茶。

“九公主走了?”

慕长欢点点头,“你都听见了?”

“也没听全,就是听她那意思,想要嫁去西绮?”玉漱端起茶杯,抿了口茶,“你答应她了?”

“答应了。”说完,她抬头看看玉漱,“西绮皇帝为人如何?可会欺负我们家阿瞾?”

玉漱掩嘴一笑,“你这话问的怪。”

“哪里怪了?”

“那我问你,太子殿下为人如何?可会欺负我?”

“我的弟弟我最是了解了,他是绝对不会欺负你的。”

“是啊,太子殿下是大皇姐你的皇弟,你自是了解的,可是,我又不是西绮帝什么人,哪里能知道呢!”

玉漱低头笑道,“再说,这深宫之中人心复杂,最会欺负人的不见得便是那最高高在上的皇帝,或许就是哪个妃嫔,又或许是身边的什么宫人。”

这话在理,若是九公主嫁去了西绮,那西绮皇帝可能不会欺负她,但却不敢保证深宫之中没有什么人会想要欺负她,加害她。

“那,我这到底是该答应她还是不答应啊!”

“依我看啊,你答应就答应了,或许,对九公主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那真要是这事成了,我可得亲自给她选些得力的宫人陪嫁。”

“嗯,那倒是。”

慕长欢的心里越发开始觉得玉漱那话说的对,或许对于九皇妹来说,远嫁西绮可能远远比现在在大燕要好的多。

虽然,在深宫之中险象环生,但总比什么都没有的要强。

于其日后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还要寄人篱下过活,倒不如去西绮闯上一闯。

或许,还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来。

次日,慕长欢入宫,前往天政帝的寝宫。

她将举荐九皇妹远嫁西绮的事情一说,天政帝便显得有些为难。

慕长欢知道他父皇为难什么,便苦口婆心的劝着。

“父皇,九皇妹的生母初入宫时便被封为从四品的昭仪,不足一年便一路晋封为正三品德妃,甚得您的宠爱,她的外祖本来官居三品,虽没有什么大的功勋,可也算是为朝廷勤勤恳恳劳碌一生了,只可惜,偏偏太外祖父当时参奏了二皇兄的外祖父,说他举荐官员失误,纵子行凶等罪名,一夜之间得罪了二皇兄与其生母左贵妃。”

天政帝微微蹙眉,想起这段往事,他心里就觉得对德妃有所亏欠。

慕长欢最是了解她的父皇,前世,她的父皇杀伐果断,皇权之中下的一手好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