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四章 发一枚宇宙最逞能人士勋章(1 / 1)

中式陪读 五叶金心 1191 字 1天前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护犊子的慈母战队终究干不过当惯了甩手掌柜的严父派系,只能遵从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忍气吞声地接受了每两周接孩子回一次家的规定。

虾米们接到家长的通知,集体沸腾起来,家长不同的立场造成了教室里的唇枪舌战。

二刘虽说是五虎上将,这回也被群起而攻之,作为典型的“逞能派”代表,他们的爹在群里面的豪言壮语就成了导火索,几乎所有家长都跟自己孩子提了一嘴:“你们班那个刘文武的亲爹坚持不让他俩儿子回家,还提议米老师到暑假结束再放假呢!”

这还得了,不说别人,汤成第一个就不答应,所以他也管不了什么团队精神了,开口就骂:“二刘,你们的爹是不是亲的?干脆给你们找一托幼所养到十八岁再自生自灭算了,干嘛跑来害我们!”

“是啊,汤哥说的对,不是你们爸爸在群里带头支持,米老师也不会那么坚定自己的想法!”周二立跟在汤成后面就说了起来。

大刘撅起嘴解释:“不回家更好,省得一会皮鞭一会拳头对付我俩!”

“周傻,管你屁事呢?多嘴多舌!”二刘连忙把一肚子气出到周二立头上。

周二立赶紧闭了嘴。汤成继续发泄着不满:“你俩不回家我们都想回家啊!你爸凭什么替我们做主?”

高飞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说:“我妈其实是反对的,架不住二刘爸爸接二连三地煽风点火!最后他一个人干翻了所有正义的家长!”

一看高飞站起来抗议了,教室里有脸面的男生也跟着埋怨起来:“刘爸厉害了,得给他颁发一枚‘宇宙最逞能人士’的勋章!”“不不不,应该是‘地球挖坑标兵’才对!”“依我看都不是,必须发给他一个‘全国害人冠军’奖杯!”

大刘气得干瞪眼,二刘立刻忍不住争辩道:“又不是我们两个跑到家长群里支持的,我俩不也是受害者吗?干嘛都来对付我们?”

汤成立刻眼一瞪:“因为那是你们的亲爹!父债子还!”

眼看五虎就要分裂了,熊大熊二急了,连忙跑出来当和事佬。

熊大赶紧伸出双手平胸口往下压了压,说:“大家稍安勿躁,听我说啊!二刘其实也是受害者,跟我们一样的,所以别迁怒于他们了!”

熊二也附和起来:“其实二刘比我们惨多了,你们想想,我们的爸爸妈妈都盼着我们回家,虽说很多家长表面支持米老鼠,但他们是违心的!只有二刘的爸爸是真心真意不让他们回家,所以才在群里极力支持,他们兄弟俩其实就像被抛弃了一样啊!”

本来二刘兄弟没有想那么多,现在被熊二这么一说,两人禁不住悲从中来,脸一沉就红了眼眶,抬起手背就开始拭泪。

这突如其来的局面,把所有人惊得面面相觑,不但集体闭了嘴,还掩饰不住地流露出满满的同情来。

“呵呵,五虎居然会哭哦?”周二立不知死活地调侃了一句,瞬间引来一大波凶狠的眼神,刚才埋怨的人几乎都瞪着周二立,以此作为刚才怒怼二刘的歉疚之情。

这么多双吃人的眼神投向自己,吓得周二立脸上的笑意立刻就僵住了,他赶忙用最快的速度转喜为悲,学着旁边同学的样子,一脸同情地看着二刘兄弟。

汤成也开始维护起五虎团队了,只见他一拳砸到墙上,大吼一声:“不怨家长,都是那个***独裁者!”

“米老鼠不是个东西!”“打倒米老鼠!”“狗屁班主任,滚出实验班!”,教室里一个劲儿地骂了起来。

高飞连忙站起来举起拳头跟着喊:“米老鼠缺德带冒烟!生儿子没屁眼!”

“好了好了!都闭嘴吧,无济于事!”汤成一声令下,教室里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剩下一阵窃窃私语声。

既然改变不了事实,那就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补习班的虾米们都想通了,与其焦虑两周后的远方,还不如先顾着这周五的苟且。

周四下午,胡欢欢在解物理题的时候,思维发散开了,从加速度想到速度,速度想到司机王叔叔开灰机的酷帅。

“周五一定让王叔叔油门踩到底!坐一次真正的地上飞机!”胡欢欢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拿起笔又划拉了几下,突然一个独特的想法从胡欢欢脑子里闪了出来:“为什么不邀请叶帅跟我一起见识这场飞车游戏呢?”

俗话说,思想到达的地方,生命也能到达!有了想法,胡欢欢竟兴奋得笔都握不住了,因为心情太激动。

心动不如行动,胡欢欢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到晚自习结束,胡欢欢的计划还是没有别的办法,所以她只能在教室门口等那个可以无限利用的对象——高飞。

五人小队有说有笑拖拖拉拉地走在最后,叶帅走在四个人前面。

“叶帅”,胡欢欢喊了一声,说:“我晚上有一题物理怎么都做不出来,能不能帮我看看?”

“明天吧,该休息了。”叶帅淡淡地说。

“好的!”胡欢欢点点头,轻轻笑了一笑便向后看去。

高飞这次墨迹到最后一个,胡欢欢在叶汶虎和高罗玉余正好奇的眼神中逮住了高飞。

“胡来小姐,好巧啊!你也放学了!”,还没等她喊,高飞一眼就看见了她,并忍不住友善地打起了招呼。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有点正经事跟你说!”胡欢欢故意抬高声音,一是为了让叶帅知道,自己找高飞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二是为了让高飞赶紧收起那份贼心,不至于误会自己的意思。

高飞脸一放:“啥,啥事?”,对胡欢欢正儿八经提要求这事,高飞是很焦灼的,因为胡欢欢只要是这副样子,那就绝对跟自己无关,十成是因为叶帅!

其他四人站着尴尬地看着他们,叶帅走在前面,脚抬了一半犹豫不决,不知道是直接走还是等高飞一起。

“喂,赶紧说啊胡欢欢,我们还要回去睡觉呢!”高罗玉打着等高飞的幌子停下来等着听胡欢欢说话,他太想知道胡欢欢为什么找高飞了。

“走走走,人家说悄悄话呢,你们都盯着干嘛呀?”高飞连忙抬手就轰人。

叶帅这才头也不回地走了,叶汶虎和余正跟着往三楼走去。

高罗玉看了一眼上楼的三人,又迟疑地瞅了瞅高飞和胡欢欢,脚拿起来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来,直到高飞眼一瞪,他才极不情愿地一毫一毫移着步子。

胡欢欢不耐烦地说:“什么悄悄话,听也没关系,本来就不用把叶帅叫走的!”

这话一说,已经走了两米的高罗玉一转头又跑了回来,说:“我就说嘛,胡欢欢你怎么可能跟高飞有悄悄话说呢!换成叶帅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