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圣裁院(1 / 1)

最快更新,尽在热评文学!rp34.com

哈哈哈,赵有乾还是挺会做的,安排了这样的美色给我享用。”

亚西顿时心情回升了不少,因为自己手下办事不力还连累了他,本来他还要去埃及和美国的行程都报废了,他可不是为了他自己,他是以跟随帕特农神庙女侍的名义跟来的,对外宣称是要正式加入帕特农神庙的骑士殿,现在作为一名实习骑士在进行着考核、实习。

但是实际他是要帮自己的父亲到世界各地,秘密的联系各国的重要人物,因为他父亲的身份比较敏感,不能太过注重权力集中,所以只能让自己的私生子代替自己。

现在他被妖都魔法协会和妖都审判会禁止出境,哪怕他是帕特农神庙的人也没用,他表面上也不过是一个刚刚中阶的实习骑士,别说你违反了一个世界强国的法律,就算只是一个都市,人家要摁你下来,你也没办法反抗。

亚西把门关上,他看着坐在阳台的美女,吧身上的外套往床上一丢,露出了恶心人的笑容。

但是亚西裤子还没开始脱,女子手中的香烟一弹,香烟化作一道白光从亚西的耳朵旁射过,白光直接射穿了墙壁,穿透了整一层的墙壁,从被射穿的窟窿中能看到外面的天空。

这已经超越了认知,超越了常识,为什么人类可以把香烟射成激光一样的攻击?亚西被这一幕吓到腿软,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要对自己做什么!?

张宁,昭华的母亲,昭狼的妻子,一直都是温柔似水,不拘小节,十分开朗的一位人妻少妇。但是现在坐在阳台上的她和平时判若两人。

张宁熟悉的拿起桌子上的香烟盒,熟练的拿起一根女人烟,唇齿咬住烟蒂,用火机点燃,吸了一口后平淡的说道:“你今天派人暗杀我儿子,想掳走我儿媳妇?”

*****,亚西心里面已经各种口吐芬芳,人家都这样说了他哪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要是早让他知道那小子有这等背景,他绝对不会得罪的。

亚西强行镇住自己颤抖的大腿,紧张的说道:“这都是那个帕特农神庙的女侍下的命令,她说,她说那个,令公子拒绝她的好意,难泄心头之恨,所以命令手下做出此等离间叛道之事,我已经劝说过了,只是她一意孤行,我必定把她带回来,必定给令公子赔礼道歉。”

亚西声泪俱下,痛心疾首,演的还真就有那么回事,而且汉语学的有模有样,但是张宁没有理会,抽了一口烟,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亚西看到张宁手中的香烟剩下一半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性命也仅剩下一半,别人根本不会理会谁出的主意,甚至就连早早在机场等飞机的亚莉克也要死。

亚西还真就猜对了,张宁每次杀人前都要抽一根烟,这是她的一个坏习惯。

亚西知道不能再这样等下去说道:“我。我父亲。。我父亲是圣裁院的大判官杜兰克,不知道大人你知不知道。”

张宁继续抽着烟,她很淡定,管你父亲是谁,就算你妈是帕特农神殿的殿母也不行。她是淡定了,但是酒店外有人不淡定啊。

“狼哥!!嫂子!等等,等等!!!”

昭狼坐在他的天鹰上在阳台外面等候,因为张宁说这一次让她来,不许插手所以昭狼只能乖乖的当工具人。而天鹰上还有一个人,妖都审判会的副审判长厉伟泽。

因为张宁和昭狼看到自己儿子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穿了,刚刚他们两个经历了一场战斗,身上还留有土系和暗影系的魔能痕迹在。

所以拍卖会结束后昭狼找到了厉伟泽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结果厉伟泽一查,告诉昭狼和张宁,他们的儿子联系了审判会说被一个中阶法师刺杀,本来以为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小子而已,但是谁能想到他竟然是圣裁院大判官杜兰克的儿子。

圣裁院可是世界八大组织之一,高高在上,它代表着这个魔法世界的法律,全世界魔法师都要遵守由它们制定的法律。

在教科书中,从来不会提到圣裁院与异裁院,这是因为魔法协会的存在,这个全世界所有国家,所有城市都有的这个组织,就是圣裁院的下属组织,遍布世界各地任何一个角落。

圣裁院对外宣称,魔法协会与圣裁院无关,大家互不干涉,圣裁院只是一个管理者,只会监督,巡查,和排除邪恶势力。

但是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那不过是骗人的鬼话,真要发生点什么,谁都知道魔法协会是一定站在圣裁院这边的。

厉伟泽急急忙忙的跳下天鹰,走到阳台上,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根本阻挡不了这两个怪物,急冲冲的走到亚西面前说道:“你说你是杜兰克的儿子,你怎么证明,据我所知大判官杜兰克没有儿子,只有女儿。”

亚西急忙的拿起丢到一旁的外套,看了一眼那根烟,完了,剩下三分之一了,从外套的口袋拿出了一封信递给厉伟泽。

“这是我父亲杜兰克给赵氏大当家的大儿子赵有乾的一封信,里面应该可以证明。”

亚西知道这是绝密的信函,为了防止过安检的时候被检查,这封信没有下任何的魔法,就是很普通的一封信,亚西一直随身携带,本来是明天一早交给赵有乾的。

现在只要能保命,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厉伟泽看了一眼,的确有圣裁院杜兰克的印,而且里面的内容也是符合。

厉伟泽把信放在张宁面前的桌子,他也知道人家不会看,于是说道:“嫂子,你听我说,这封信是真的,信上写着,只要赵氏肯支持杜兰克连任圣裁院的大判官职位,那么杜兰克就支持赵氏当家做下一任世界贸易协会的会长。”

厉伟泽一看,完了,剩下最后一口了。他现在心中后悔不已,他不是后悔自己告诉了昭狼他们这个消息,而是后悔干嘛是自己跟过来啊!审判长呢!!这种可能关系到国家安危的时候你人到哪里去了!!!

“狼哥!!别玩鹰毛了,您也劝一劝吧。”厉伟泽哭了,他当年被英国国府队在世界赛场上吊打的时候都没哭,今天都快三十岁人,竟然哭了。

昭狼收起了笑脸,冷淡的看了一眼厉伟泽,看的他直发慌后说了一句:“不知他人苦,莫劝人大度,要是你儿子被人暗杀,你能放过他?”

厉伟泽知道自己的理由站不住脚,带着一点哭腔的说道:“狼哥啊,你和名字还挂在异裁院的黑名单上啊,嫂子现在还被杀手殿的人满世界的找,你不考虑国际关系,也要考虑一下小华啊,他也准备上大学了,你也不想他被杀手殿的人盯上吧。”

呼,突然,张宁吐出来的烟像是有生命的一样,从亚西的鼻孔转入,亚西全身不停的颤抖着,白烟灌入大脑,亚西双眼泛白,口吐白沫,像是触电一般。

但是就在此时,一道圣光从亚西的体内散发,压制住了白烟。杜兰克可是帕特农出身的,早就在自己儿子体内留下来保护手段。

“你杜兰克站在我面前也没用。”

张宁的气势攀升,圣光根本无法保护亚西,瞬间就被攻破,杜兰克留在亚西身上的手段尽数被破除,完全不是张宁的对手。

“唉,住手吧,你饶他一命,我们妖都审判会的国府选票无条件给你儿子,这样总行了吧。”

厉伟泽这次真的哭了,感动的,因为这是审判长的声音,大佬啊,你可来救场了。